首頁 »
2008/08/21

密勒日巴尊者傳1


在喜馬拉雅雪山近西藏雅魯藏布江上游處,有一所小小的村落。村民以農牧
為生,過著簡單淳朴的生活,快樂無憂。他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除了務農游牧
之外,就是崇奉佛法和恣情歌舞了。
  這兒,人人都會唱歌,人人都會祈禱。無論在牧場上,在農田里,或在佛寺
中,隨時都能聽見那高昂悲朗的歌聲。因為在這一塊廣闊的自由天地中,人和大
地自然已經融成一片。他們沒有甚么可顧忌的,也沒有甚么可約束的了。與之所
至,就在一望無涯的大草原上,放聲高歌﹔在高高的雪山頂上,引吭長嘯﹔在潺
潺的流水旁邊,低回沉吟了。
  一個秋天的晚上,牧童們已從山上放牛歸來﹔女人們都喂完了小牛,擠完了
牛奶﹔男人們已經把馬群趕上了山。大家都做完了一天的工作,都高高興興的來
參加晚間的集會。
  在村庄的盡頭處,有一片大草原,蒼郁雄勁的古松,像座屏風似的沿著草坪
的東邊整齊地排列著。松樹下一堆熊熊的烈火正旺熾地燃燒著,溫暖了每一個圍
火與會的人。歌聲,笑聲,和孩子們興奮的喊叫聲混雜著,充溢了草坪的每個角
落。
  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從村中慢步的走向前來,他的身旁跟著一位來自異鄉
的朝山僧,漸漸地走近了那正在歡笑喧嚷的人群。老者的來臨,給草坪上帶來了
一陣肅靜。
  老人走到眾人中間,向大家說道:“今晚的慶祝會,恰巧是八月十日蓮師
節。我們村上,來了一位善歌的遠方朝山僧,我特地請他來參加我們的晚會,為
我們唱一些他的家鄉歌曲,想來你們都很歡喜聽吧!”
  “好!好!歡迎!歡迎!”大家都拍手贊成。於是那位朝山僧放下了他手里
拿著的書,向大眾合掌致敬,然后就站在古樹下,火堆之旁,高聲歌唱起來:
  “浪濤云海,在廣闊的高原上,飛奔浩蕩﹔”
  飛絮般的白云,在萬里雪山的懷抱里,
  繚繞飛揚﹔
  這是人間的淨土,佛國西藏!
  我聽見密勒的詩歌,在牧場上﹔
  我聽見密勒的詩歌,在道路傍﹔
  我聽見密勒的詩歌,在巍巍的佛寺里﹔
  我聽見密勒的詩歌,響澈了那高聳的山崗!
  尊者的苦行,令我痛哭﹔
  尊者的遭遇,令我心傷﹔
  尊者的幽默,令我微笑﹔
  尊者的成就,令我向住。
  你的胸襟,如恆沙法界的廣大!
  你的境界,如華嚴大海的汪洋!
  你的訓示,如慈母叮嚀的悲切﹔
  你的詩詞,是圓滿佛陀,聖者的歌唱!
  哦!你是萬千眾生的依怙!
  塵沙世界無比的法王!”
  朝山僧雄壯沉郁的歌喉,優雅的詞韻,啟發了每一個人的幽思,扣聲著每一
個人的心弦。半響,人們方由沉醉中復  過來,一致求朝山僧再唱一曲。
  但是這位僧人,向大家望了一望,嚴肅的說道:“這是密勒日巴尊者的后學
所作的一個歌贊罷了,密勒日巴尊者,他老人家自己的歌詞和傳記,才是真正的
偉大。尊者的詩歌,雖然在西藏到處流傳,但尊者一生的事跡,恐怕你們都還不
清楚吧!我想把尊者的傳記念一遍給你們聽,這比再唱一個歌要有意義得多﹔一
面也可為今晚的盛會助興,同時也可以答謝各位施主的盛意。這部“至尊密勒
傳”是由一個無姓名來歷但即有神跡的似癲非癲的人所寫作,人們稱他為“西藏
瘋行者”,他畢生只寫了這部著作。”邊說,一邊就坐下來,拿起他的書,藉著
熊熊的火光,對著寂靜無嘩的聽眾,郎聲誦讀:
  敬禮至尊密勒日巴。
  如是我聞(“如是我聞”句以前皆為譯者所撰,此句以上方為原文。),一
時至尊密勒日巴喜笑金剛(“喜笑金剛”為密勒日巴尊者之法名。),在鴨隆地
方的中腹崖窟中,宣講大乘妙法。法會中有他的大弟子匿瓊巴,寂光惹巴,雁總
惹巴,佛護日巴等登地以上的菩薩,和來賽辦,仙多瑪等女弟子,以及許許多多
的男女施主信士﹔此外還有長壽王空行母,以及証得虹光成就的許多空行母(“
空行母”─梵文Dakini,藏文譯為Mkhai hGro-ma(空行女)原指女性修無上密宗
而得成就者,后來此名詞應用漸廣,凡是女性密宗行者,皆可稱為空行母。空行
母在密宗中占極重要的地位,詮表智慧為一切諸佛之母,亦表事業,為一切諸佛
護法及承辦事業。)和瑜珈行者。
  在那日前一天晚上,惹瓊巴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他似乎到了烏金空行淨土
(烏金─是蓮花生大師的“西方”淨土,但此處卻有“東方”的不動如來說法
(見下段)。)。那是一個多寶琉璃筑成的大城,城內全是穿著美麗的天衣,佩
著瓔珞的人們和珠寶嚴飾的男女空行。他們雖都向惹瓊巴微笑頷首,但卻無一人
與他說話。忽然一個穿紅色衣服的女郎親熱地向他招呼道:“師弟,你甚么時候
來的?歡迎!歡迎!”惹瓊巴舉目一看,原來是從前在尼泊爾第布巴上師處一同
學法的巴熱瑪。
  “你來得真巧,不動如來(不動如來─為五方佛中之東方佛。)現在正在此
說法,如果你愿意聽講,我可以替你去向佛請求。”
  惹瓊巴興奮的說道:“我多年以來就想朝見不動如來,今天能夠聽他親自說
法,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請你務必替我請求一下。”    巴熱瑪請惹瓊巴吃
了一席丰美的酒筵。他倆就一起往法會走來。那是一所宏大壯麗的宮殿。不動如
來坐在中央的的寶座上,相好庄嚴,非人類所能想象。法會中聽法的神人大眾,
如大海一樣的無量無邊。惹瓊巴從未見過這樣廣大殊勝的法會,他看見這種景
象,心中真是說不出的快樂和興奮。巴熱瑪對惹瓊巴說道:“師弟!請你等一
等,讓我先去替你向世尊請求吧!”過了一會兒,不動如來慈悲地望著惹瓊巴微
笑──惹瓊巴知道已經得到了許可,就向如來頂禮,在會中坐下來聽法。
  那天,不動如來講的是過去諸佛菩薩的事業和傳記,都是些動人心弦可歌可
泣的故事。最后,不動如來又宣講諦落巴,那若馬,和馬爾巴三位上師的生平事
跡,惹瓊巴從未聽過如此詳盡與動人的講述。
  要散會的時候,不動如來對大家說道:“一切傳記中最稀有最偉大和最動人
的,要算是密勒日巴的傳記,明天你們再來聽我繼續講吧!”
  惹瓊巴聽見几個人私自在談論:“如果還有比這些傳記更稀有更偉大的話,
那真是不可思議了!”另一個人說道:“今天我們聽的這些佛菩薩的傳記,他們
都是多生多劫以來集資修行的結果﹔可是密勒日巴卻在一生一世中成就了與這些
佛菩薩相等的功德,所以更為希有啊!”又有一個人說:“像這樣希有的傳記,
如果埋沒了,豈不可惜?如果不為眾生的利益來請求世尊講說,豈不是我們做弟
子的罪過嗎?所以我們一定要懇切祈禱,請求上師如來講說尊者的傳記才是!”
  “尊者密勒日巴現在在什么地方啊?”那第一個人問。“密勒尊者嗎?他不
在現喜淨土(現喜淨土──藏文?????.a??為東方不動佛之淨土。),
就在常寂光土(常寂光土──藏文???.??? 原意“非下”指普賢王如來
之不思議報身淨土,嚴格講,此為一密乘名詞,但其所指及含義與常寂光土極相
似,故引用之。)吧。”另一個人說。
  惹瓊巴聽了心中想道:“尊者現在明明是在西藏,為什么說在常寂光土呢?
但無論如何,他們這些話分明是對我說的,我應該向尊者請求講說尊者的自傳才
對。”正想到這兒,熱巴瑪親熱地拉著他的手輕輕的搖著說道:“師弟,你懂得
了嗎”這時,惹瓊巴心中更為明白,卻猛然由夢中驚醒了。那時天已快亮,惹瓊
巴心里十分歡喜,想道:“到烏金剎土去聽不動如來說法,雖為可貴,但是與上
師在一起,乃更為可貴,更為希有。這次,到烏金剎土去聽法,是上師加持的力
量。那里的人說尊者在常寂光土或現喜淨土,我們卻以為尊者是在西藏。其實,
上師的身,口,意,與十方諸佛等無差別,功德事業,不可思議。我一向以為尊
者只在西藏,與我們沒有什么不同,一樣的過著人的生活﹔那里知道尊者早已成
佛,法身遍滿宇宙,報化身變化更是不可思議。我們自己的業障深重,所以見聖
人亦如見凡人,真是誣蔑了聖者!昨晚的夢,不是一個尋常的夢,是巴熱瑪和其
他空行叫我向尊者請法的暗示,我一定要向上師請求!”想到這里,心中生起了
無比的信心,就合掌當胸,至誠的祈求上師。
  忽然間,光明一現,烏金剎土的庄嚴景象又呈現在目前。几個美麗絕頂,衣
飾華麗的空行母,鮮明耀目的走到惹瓊巴的面前。其中一個空行母說道:“明天
要講密勒日巴傳了,我們一同去聽吧!”“請法的人是那一個呢?”又一個空行
母問。
  另一個空行母一面睇視向惹瓊巴微笑示意,一面說道:“那當然是尊者的大
弟子啦!”
  其他几個空行母也都向惹瓊巴凝睇微笑,她們都說:
  “請求尊者說自傳,是自利利他的事。我們不但十分想聽尊者的傳記,同時
也要幫著祈求尊者,請他垂賜慈悲講述給我們聽﹔以后我們還要守護宏揚這個經
傳,利益未來的有情!”說完她們便消逝不見了。
  惹瓊巴再醒來時,天已大亮。他想:“這明明是長壽王空行母鼓勵我去向尊
者請求的表示啊!”因此這天惹瓊巴便欣喜地來到至尊密勒日巴上師的面前,參
加法會,於頂禮問安完畢后,跪在尊者的前面,合掌當胸,向尊者請求道:
  “上師老人家啊!過去無量諸佛,為度眾生的原故,示現十二種事業,以種
種不可思議的方便廣度眾生,。他們的希有的傳記,流傳于世,令一切有情蒙
益,佛法增盛。現在的諦落巴,那諾巴,馬爾巴等具大成就的上師,也都自說傳
記,廣利有情,使徒眾們都能成就無上佛道。現在也請上師您老人家慈悲,為我
們徒眾及未來有情,講一講您的身世和一生經過的事跡吧。”
  密勒日巴尊者聽了,安祥地說道:
  “惹瓊巴,我的事情你已經知道得很多了﹔但你既然問我,我就回答你。
  “我的祖系是瓊波,宗性是覺賽,我最初習黑業,后來行白業(‘黑業’既
惡業或惡的行為,‘白業’即善業或善的行為。),現在,白業黑業都不做了﹔
一切有為的作業已盡,將來什么事也不做了。這些事情,如果詳細說來,有許多
是要令人痛哭的,也有許多是令人歡笑的。說來話太長,可以不必講了吧!讓我
這個老頭子閑散地休息休息。”


密勒日巴尊者傳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密勒日巴尊者傳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