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1

密勒日巴尊者傳


張澄基教授編譯

據我所知,除釋迦文佛外,西藏密勒日巴大師(1052─1135)在古
今中外佛教史中,恐算是第一人了。他的生平像一首動人心弦可歌可泣的史詩,
他的詩歌是至精至要,千古不配的教言。在修持上,他的造詣可謂獨步古今,比
起其他許多佛教的聖哲來總覺有過之無不及。他說的法是人人能懂的,直接了當
的。一般傳記中的佛教聖哲們不是某某佛的化身,就是某某菩薩的示現,密勒日
巴卻痛快了當的說:“我是一個博地凡夫,此生此世因刻苦修行而得成就。”因
此他所說的話和所做的事,總帶著極濃厚的“人情味”,使人感到親切生動。

  密勒日巴尊者可說是西藏“實踐佛法”的代表。“實踐佛法”是對著那些講
玄學的“哲理佛法”與“纏小足”式的“煩瑣佛法”而言的。佛教最初原是重實
踐的,后來才漸漸的趨向理論化與形式化了。這種現象似乎是很普通的,一切宗
教史中都有這種演變﹔這也許是所謂“成、住、壞、空”的必然趨勢。因而在每
一時代中都有新生命、新血液來做繼往開來的工作。此種新活力非恁空生成,卻
是要復活原來教法中的生命和心髓,配合時代的需要綜合產生的。此宗教的心髓
亦惟有從創教人的言行及初期的教法中去搜求,才能得到正確的答案。密勒日巴
所修的宗派和法要是所謂“無上密宗”,但他的作風和精神處處顯示出原始佛教
中的朴實,艱苦,與實踐。他的言行和那 搖鈴打鼓眩人眼目的密宗行者全不相
同。許多地方都有點像似禪宗的行者。他的詩歌中處處說般若,談心性,讀來全
似禪宗的口吻!

  密勒日巴尊者與六祖慧能有甚多相似處,他們二人的傳承弟子中,得到殊勝
成就的也遠駕其他宗派以上。他倆都少談理論,注重實修。說法平直,易為一般
眾生所吸收與了解,所謂普被三根者是也。

  密勒日巴尊者最令人欽佩的地方,便是終生不建廟宇,不集僧眾,做了一個
洒脫自在的游方行者。密勒的成就與教法,在某些方面似較慧能還要“周到”一
些。慧能的禪宗只闡揚法身而鮮及“報”“化”。禪宗雖亦講大機大用,但總嫌
不具體,不夠味兒。西藏密宗在報化的機用上,也許有更多的方便。但話得說回
來,這也許是西藏密宗的“難處”。禪宗不談報化,直趨法身,也正是它獨特的
超勝處!

  密勒日巴尊者對佛法最偉大而不共的貢獻,是以自己的生平來說明大、小、
密三乘的不可分離性。若無小乘的出離和大乘的“發心”為基礎,密宗的妙法無
非是空中樓閣。他現身說法,以實例來說明如何同時實踐并成就三乘教法。這種
貢獻,在佛教史上確是空前的,獨特的!

  我們生在二十世紀這樣一個熱惱的世界里,讀了密勒的傳記和詩歌,使我們
有一種清涼,滋潤和安慰的感覺。能效法他固然最好,不能效法也至少能獲得
“隨喜”和“淨信”的益處!

  密勒大師傅已譯成世界各國文字,足見其文學價值之高。中文譯本有“木訥
記”和另一種譯本,但都殘缺不全,也不是由原文直譯的。我這個譯文也只是原
文的“百分之九十”。第一篇贊揚密勒功德的藏文頌詞,因嫌其太嚕嗦八股,所
以省略了。

  正文前的開場白和朝山僧的密勒大師贊,是我個人所撰,與藏文的原本無關
,這是要向讀者聲明的。

  我曾花了多年的時間將藏文的密勒大師歌集(Mila Grubum)全部譯成了英文
,已經在美國出版,本想將歌集再譯成中文后連同這本傳記,詳加考証及注解后
再一并出版﹔可是這樣一來,要遲很多時間,所以決定將這本傳記提前出版,使
中國的讀者可多一個修行的榜樣,啟發善緣,亦不失為有助於宏揚佛法,愿以這
點功德,回向中國佛教的復興與光大。

一九六五年六月重校付印

張澄基(譯者) 



首頁│ 下一篇→密勒日巴尊者傳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