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11/23

十一月打翻調色盤九州之旅

文章 楊泰聲老師



    坐上特急由布院之森列車,這已是第二天了,二個小時,咻一下就過了,熱鬧滾滾,三十位分坐三個車廂,可到處串門子。沿途山景,有黃、有綠、有紅,有狀似圓丘連綿不絕,有戴紳士帽;最上層可能是草黃、再到楓紅、銀杏黃、褐色土、中有杉樹綠;河流則波光粼粼,很有優勝美地的FU。

    上回北海道,忽略了他們的房屋建築:日式家園、庭院造景,與森林、河階,渾然一體,即使邊角一隅,都不覺突兀。
    由布岳是典型四層色,山下金鱗湖:陽光、楓紅、綠樹,映照滿眼跳躍波紋,湖面光芒,千點、萬點,上天成就了打翻調色盤的油畫。
 




    
    早上五時醒來,別府的星月晨光: 月微笑,遠處燈火璀璨;加上漁火點點,這是旭日序曲。七時四十分,日頭雲中傾瀉而下,一派聖潔。江城兄:感動啊!
 


                              
    鶴見山纜車緩緩而上,七彩染料正不足噴灑。山頭俯視,雲海對我們好似源遠不缺!望眼所及,層層堆疊,當我們再下纜車竟神奇消逝無踪。
 



   九重夢天空步道,日本第一大吊橋,往下可欣賞九醉溪360度美景。調色盤再度幾翻,這是台灣終年常綠難以想像。這座橋是當地青年為失學學子築夢,他的鍥而不捨,終使全日本動容,我們才得以目睹。
    杖立觀光溫泉,坐落幽谷,房間下便是濺起白色湍流,加上深潭岩壁,美已不知如何說起。遺憾的是只住宿未能飽覽溪谷風光。
 


       
    卡拉ok之夜,今晚包場平均年齡約六十,號稱千歲團,歌喉就不說,電臀可不輸國標舞者,大伙可真玩瘋了。
       



 
    
坐上萌熊電車,短短九分鐘,一秒都不能浪費,車上每個熊畫面,動作都要學到位,相機啪、啪響不停。導遊說:這一團讓我笑到肚子痛,幸好只剩一天,否則法令紋不知要夾死多少蒼蠅。
     

  
    走過大宰府,光明寺,便是瘋採購。我就不用說,遊覽車上工商服務時,為了”浮萍專案”,便已耗盡子彈:直到免稅店,藥妝店,購買完女兒交代的物品,便只能當觀眾。木星更慘,手頭雖有五六萬,不知從何下手,卻問千鳥饅頭哪裡才能買到。我們都是”儉腸虐肚”好幾年才得出國一趟,看著大伙手推推車,好似東西都不用錢,相準便拿;買完晚上再攻電器行。回家了先在機場商店買”小花”,進機場免稅店再買相機;回桃園機場再買;買不夠回家再揪團買益生菌。
   欲知”浮萍專案”,得請教郭董,小花就須問偉晃了。
 


   好笑的日子眨眼即過,回顧首日,出機場正十二時,台北十一時,認賠一小時。吃完自煮拉麵,隨即前往門司港。
   
 
  車行一路綠,跟上回北海道,紅黃白不同,倒與台灣同色,不同的是,山是圓滑走過,似貓弓起背,輕盈彈跳,咱們多是崎巖丈谷,野性似頸鹿高舉,不與天妥協。
   門司港的美景,是不含雜質,天一掃灰濛,海藍的純粹,青楓已現蕭瑟,登上三十一樓展望台,飽覽山海,過橋便是本州,再俯視”小倫敦橋”的開關,昏紅遍從山外揮灑,賞完再嚐河豚,僅止淺嚐,生平第一次,意猶未盡。
   
 


快樂過新年音樂分享←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