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2/28

[轉載] 【新闻分析】朴槿惠案: 118次庭审、14万页证据与检方的“有期徒刑30年”结论


http://china.hani.co.kr/arti/politics/4646.html
 

登录 : 2018.02.28 11:09修改 : 2018.02.28 13:54

检方表示“为幕后实权人物将权力私有化,

与经济权力者在密室里的政经勾结,
声称政治报复,歪曲事实真相”

 

图为10月10日上午,为出席首尔瑞草区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举行的续行(继续进行)公审,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正在步入法庭。(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韩国前总统朴槿惠(66岁)“干政案”的一审庭审在检方30年有期徒刑的求刑下暂时告一段落。检方认为,作为由“政经勾结”犯罪造成的干政事件最终责任人,朴槿惠必须受到严惩,该观点将不会受国家法律援助律师为前任总统争取的宽大处理和舆论攻势的摆布。

 

检方强调严厉处罚

 

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刑事22部(审判长金世润)2月27日进行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案的最终辩论中,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第三次长检察官韩东勋、负责维持上诉的特搜四部部长检察官金昌珍,以及大田地方检察厅部长检察官全俊喆等9名检察官悉数出庭。当天下午,检方在24分钟的最终辩论中根据118次庭审、130余次询问证人和14万页的证据记录,逐条指出了能够证明前总统朴槿惠犯下了包括受贿及索贿592亿韩元等在内的18项罪名的证据。随后检方举出了必须严惩的理由,包括前总统朴槿惠破坏宪法价值、进行政经勾结、将民间企业私有化,实行文化和艺术界两极化,以及不负责任的态度等。

 

全俊喆部长检察官批评称,“被告人被选为总统却为了幕后实权人物的利益将国民委任的权限私有化,垄断国家政治并破坏宪法价值”,“成为韩国宪政史上首位遭到弹劾而被罢免的总统,给大韩民国宪政史留下无法抹去的污点”。其随后还指出,“作为韩国国内最高政治权力者,被告人在密室中秘密会见最高经济权力者,要求对方提供经济利益,并承诺将对与经营权直接相关问题予以支持的行为属于典型的政经勾结”。全俊喆部长检察官表示审判部门还应该考虑到被告人有关“设定‘政治报复’框架,掩盖干政事件真相并歪曲事实真相,以及批评检方、特别检察官乃至司法部”的行为。在此基础上,检方要求判处前总统朴槿惠有期徒刑30年并处罚金1185亿韩元,该金额是其所收受贿赂592亿韩元的两倍。

 

国家法律援助律师的感人辩护

 

前总统朴槿惠此前拒绝出席庭审并辞退了律师团。对此,审判部门在去年10月25日选定了赵显权、南贤祐、姜哲求、金惠英和朴昇吉(均为音译)律师为国家法律援助律师。前总统朴槿惠从未接见过这些律师,但他们在包括休庭在内的4小时16分钟内,直到最后一刻都在为被告人的利益进行辩护。

 

检方求刑后,第一个开始最终辩论的朴昇吉律师表示,“Mir和K体育财团捐款属于官民合作的事例,并非所谓胁迫或受贿”,并在陈述的最后留下了眼泪。朴昇吉律师回顾了自己观看平昌冬季奥运会开幕式的一个瞬间,其哭诉道“我知道前总统朴槿惠曾为奥运会准备了数年的时间,那一刻我在心里为正在被关押中的前总统朴槿惠送上了掌声。虽然犯下了错误,但请看在她作为总统曾夜以继日地付出过的努力,以及并没有为自己谋私利的做法上,对其予以宽大处理”。针对事关私营企业问题上的滥用职权、妨碍权力行使及胁迫等嫌疑进行辩护的金惠英律师也强调称,“没有事先阻拦亲信的错误行为,应当受到政治及道义上的批评,但是无法断定被告人确实做出了为没有血缘关系的崔顺实牟利的行为”。

 

主张三星受贿嫌疑无罪的姜哲求律师表示,“被告人如果在场,或许也会发表以下言论”,然后朗读了前总统朴槿惠在去年10月16日最后一次出庭时做出的包括“以法治为名的政治报复,希望能在我这里划上句号”等内容的发言。最后一个站起来的赵显权律师呼诉称,“在没有得到充分证明的情况下,即使怀疑被告人有罪,判决也应当考虑到被告人的利益。为了在日后的历史评价中能够得到不受舆论影响作出了明智判断的评价,请审判部门进行仔细审查”。

 

在所难免的“40年知己”的同款重刑

 

但是审判部门的判决或将与国家法律援助律师的期望大相径庭。审判部门已经认定与前总统朴槿惠同为“干政事件责任人”的崔顺实涉嫌收受了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约73亿韩元的贿赂等,判处其有期徒刑20年。此外,青瓦台前秘书官郑虎成(音)也因涉嫌泄露青瓦台文件被判处一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因此不少观测认为,前总统朴槿惠不可能会成为唯一的例外。

 

金敏京(音)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833973.html



[轉載] 韓檢方提請判朴槿惠有期徒刑30年罰款1185億韓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直播朴槿惠一審“違悖無罪推定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