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0/28

[轉載] 泰國公投新憲 民主倒退影響區域安全


http://news.gpwb.gov.tw/News/145666
 

 古明章

 東南亞的「微笑國度」泰國自2014年軍人政變推翻民選政府後,軍人出身的總理帕拉育表示不論結果如何,將在明年舉行國會大選,還政於民選政府,泰國在今年8月7日舉行新憲法的公投,迎接了自1932年君主立憲84年以來的第20部憲法,每部憲法平均壽命僅4.2年,憲法變動過快,也沒有任何地位,違反民主國家立憲主義的精神;新憲公投在反對派被打壓情況下,以逾5成的投票率,獲得6成以上民意支持,這部100多頁、300多個章節的新憲法,在穩定壓倒民主下過關,泰國也走向「軍人干政合憲化」的道路,

 

泰國公投過關 軍人干政入憲

 新憲法的內容與公投極具爭議性,該國自1932年君主立憲以來,舉行27次選舉、發生25次政變、軍人發動21次;2014年5月,前總理盈拉因為被憲法法院以濫權為由判定解職,政局動盪之際,帕拉育接管政權,實施戒嚴,軍政府上台後,即著手修改憲法,嚴禁政治性集會及反對新憲法草案的遊說活動,約超過100人試圖在社群媒體上發起反對新憲法的活動而被捕入獄,最重將面臨10年的有期徒刑。反對派認為,軍政府為了確保勝利,讓民眾對新憲法的內容一知半解、盲目投票。

 新憲法違反「三權分立」的民主原則的內容約略如下,第一,明年大選結束後至少需有5年的過渡期,參議院由200席增到250席,將由軍方任命,成員有軍事將領與情報安全官員;第二,民選的眾議院維持500席,若出現僵局,可由參眾兩院聯席會議選出總理,即總理可能不是民選議員;第三、參議院可以彈劾任何方式推選的總理,亦即總理與民選結果脫勾;第四,軍政府先前頒布的緊急命令不須議會同意,具等同法律的效力;第五、設置憲法法院,審理涉貪、腐敗的政治人物。

 泰國軍人在政治上舉足輕重,皇家軍隊則與國王有著密切的關係,於6月即位70週年的泰王蒲美蓬,是世界上在位最久的君主。泰國近8成人民是農民;曼谷的精英與北方的農民過去有著一道很難跨越的鴻溝。

 2001年起擔任總理的塔克辛,以政策籠絡成為北方農民的代言人,至2006年被軍事政變推翻前,他與所屬政黨贏得所有的選舉,2007年軍方制定第19部憲法,仍無法阻止塔克辛與他的代理政黨勝選,至2011年塔克辛的妹妹盈拉高票當選,舊權貴與新權貴間的「黃、紅衫軍之爭」在街頭不斷上演,使得國家長期處於分裂狀態。

 泰國軍政府雖宣稱新憲法有助於泰國成為一個廉潔且穩定的民主國家,但其實是為了讓軍政府「合憲」的繼續掌權。

 泰「中」軍事合作 平衡泰美關係

 在冷戰時期,泰國與美國同屬反共盟友,關係密切,軍方2014年接管政權後,美國即凍結對泰國價值470萬美元軍事援助,並取消了一些軍事合作項目。雖然美泰關係緊張,但美國仍邀請泰國參與一年一度的「金色眼鏡蛇」聯合軍事演習,不過演習規模縮小到人道救援和救災的範圍內。

 軍政府轉向中共,中共是泰國第一大貿易合作夥伴,也是泰國橡膠的主要買家,還是這個東協第二大經濟體最大的遊客來源地。「中」泰也舉行軍事演習、泰國也參與中共「一帶一路」,修建昆明到曼谷的泛亞鐵路,且泰國向中共購買3艘價格約10億美元的潛艇。

 泰國也友日,由日本新幹線取得曼谷到清邁的高速鐵路合約,將在2018年動工,泰國亦拉攏與俄羅斯的關係,簽訂反恐合作協議、購買防災直升機等設備,在大國間左右逢源。

 泰國的外交戰略是不會把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傾向於同大國間的關係多樣化。從歷史經驗,泰國會根據自身需求「再調整」外交政策,而非「再平衡」自己的地位,因此泰國始終保持獨立地位,未淪為西方與日本的殖民地。

 泰南分離主義 恐攻影響安定

 泰國在軍政府治理下,雖然紅黃衫軍街頭對峙的情況不復再見,但泰國南部伊斯蘭教分離主義運動方興未艾;泰國是一個佛教國家,且9成以上是佛教徒,雖尊重宗教自由,國家使用佛曆紀元,國旗也有佛教象徵,使得佛教具有準國教的地位,南部在歷史上稱為北大年(Patani Darussalam)具有準獨立國家地位,現況分為五府,即陶公(Narathiwat)、北大年(Pattani)、也拉(Yala)、宋卡(Songkhla)和沙頓(Satun),以前三者最受注目,以馬來人穆斯林居多,是最動盪的地區。

 最著名的分離運動組織為「北大年聯合解放陣線」(Patani United Liberation Organisation,PULO),於1967年成立,與阿拉伯國家有聯繫,在敘利亞設訓練基地。另有「北大年伊斯蘭教聖戰運動」(Gerakan Mujahideen Islam Patani,GMIP)於1995年開始活躍,與印尼的「伊斯蘭教祈禱團」(Jemaah Islamiyah,JI)聯繫,發動武力攻擊。

 1987年政府曾與分離組織達成協議,允許北大年人民享有文化與宗教的自主權,且承諾提供更大的經濟援助,和赦免分離主義分子,唯大部分領導人流亡海外,繼續反抗政府。2003年塔克辛政府支持美國攻打伊拉克,引發泰南穆斯林不滿,2004年起展開武力攻擊。泰南與泰北在此次都反對軍政府公投的新憲法,但兩者間亦不相容。

 在新憲公投後的8月11、12日發生連續近10起爆炸案,造成重大傷亡。回顧2012年3月發生73起暴力事件,當時的盈拉政府無力解決泰南的暴動,失去不少民心,軍政府以安定國家為訴求,也得到不少人支持,但對於泰南分離主義,以武力鎮壓雖可收一時之效,唯從全球反恐經驗,若未根本解決文化、宗教與族群衝突,一切都是空談。

 結論

 泰國公投新憲過關,但軍政府代表的保守派精英階層與塔克辛領導的政治勢力間的階級對立,實際上並未消除,與南部馬來穆斯林分離主義分子的衝突仍持續,泰國內政仍暗潮洶湧,外交上是否因反恐與美國重修舊好,南海問題上與日本合作,對於外交一向靈巧的泰國而言,等距外交仍是生存之道。

(作者為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轉載] 何思慎》和中友日 杜特蒂再下一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胡逢瑛》中菲將成戰略命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