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8/02

[轉載] 瞭望之窗》希拉蕊Vs. 川普:誰能讓美國和世界更好?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781004希拉蕊若真的要擊敗川普,成就通往白宮總統寶座的最後一哩路,當務之急是先要坦誠面對自己,才能將新的真實自我介紹給選民,也才能真正讓選民和全球關心美國大選的人們相信,她不只會是美國首位女性總統,更會是一位讓美國真的更好、也讓世界變得更好的領導人。

托克維爾

熟悉美國總統選舉的人都很清楚,通往白宮是一條漫長、艱辛、還得靠些機運的路。經過一年多黨內初選的廝殺,美國共和黨與民主黨分別於7月底的全國黨代表大會,正式提名川普(Donald Trump)和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為總統候選人。這場「政治素人」和「政壇老鳥」之爭,摻雜著選民「反體制」情緒的深化以及美國會否產出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的歷史激情,對未來美國在世界的領導角色更有嚴肅的意涵。

傳統上兩大政黨的提名大會就是政治味十足的嘉年華秀,唯一目的就是形塑團內團結、貶低對手士氣、營造勝選氣勢。然而今年與眾不同之處在於,川普和希拉蕊的出線,在各自政黨支持者心中,都出現強烈的反對聲浪。

對照民調對兩人信任度與喜好度的不利評比,很有可能11月8日美國人民將選出一位不受多數人民喜愛和信任的新總統。

美國共和黨與民主黨分別於7月底的全國黨代表大會,正式提名川普和希拉蕊為總統候選人。(AP)

也因此,共和黨全代外「反川普」(Never Trump)與「甩掉川普」(Dump Trump)的呼聲不絕於耳。甚至與川普在初選戰到最後才認輸的德州議員克魯茲(Ted Cruz)上台演說時,竟然呼籲選民要「依自己的良心投票」,被川普的「鐵粉」轟出場。而包括共和黨兩位老、小布希前總統和兩位前總統選人麥肯(John McCain)和羅姆尼(Mitt Romnety)在內的多位重量級人士也都缺席,拒絕替川普背書,讓川普的提名大會像是自家人和公司員工辦的尾牙,只能靠貌美的老婆和女兒撐收視率。

希拉蕊也不遑多讓,表面上看似水到渠成、眾星拱月,上至歐巴馬總統(Barack Obama)、第一夫人蜜雪兒(Michelle Obama)、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副手凱恩(Tim Kaine),乃至無黨無派的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和好萊塢巨星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等大咖都來站台助陣。

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在全代會上發表演說,力挺希拉蕊。(Bloomberg)

老公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更是動之以情,搬出倆人初相識的陳年戀情來軟化希拉蕊給人的既定剛硬形象。已經當媽媽的「前第一女兒」雀兒喜(Chelsea Clinton)更大打溫情牌和女性牌,但是大會舉行前,「維基解密」揭發民主黨黨務高層暗助希拉蕊的數千封電郵,讓會場外大批希拉蕊初選對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者也抗議不斷。即使桑德斯很有風度地表態力挺這位前第一夫人,希拉蕊在未來4個月選戰能否成功收服桑德斯的支持者仍在未定之天。

因此,可以這麼說,兩黨提名大會塵埃落定後,這場大選選戰儼然才要從新開始。

即使美國主流意見領袖和媒體對川普的言論恨得牙癢癢,這位從初選迄今維持語不驚人死不休風格的房地產大亨,竟然在多份民調中拉近、甚至超前希拉蕊,這大概是最令選舉觀察家難以理解之處。也因為「川普熱」出乎意外地延燒至今,跌破眾人眼鏡,再也沒有人敢說希拉蕊最終一定能夠贏得白宮寶座。

而希拉蕊在發表接受提名的重要演說中,毫不意外地鎖定川普為頭號攻擊目標,強調美國並不像川普形容地那麼衰弱,美國已經很好,但還要更好。她宣示要提供美國選民機會、改善工作、提高薪資、打破歧視、減少恐懼、強化美國國際領導。

希拉蕊的「鎖定聽眾」(targeted audience)當然不是川普的「鐵粉」,而是諸如賓州、俄亥俄、維吉尼亞、佛羅里達等「關鍵搖擺州」的選民,訴求他們對川普的不信任感和不確定感。但希拉蕊陣營不能輕忽的是,這種選戰打法在共和黨黨內初選證明對川普無效。

就像2008年歐巴馬用一句「改變,我們做得到!」創造美國首位非洲裔總統的歷史,川普也如法炮製,想要靠著一句「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入主白宮,然後挑起美國社會在族裔、移民、治安、反恐以及世界角色等敏感議題的神經,將對政府體制不信任的選票否決,轉化為對自己的選票支持。

希拉蕊在發表接受提名的重要演說中,毫不意外地鎖定川普為頭號攻擊目標,強調美國並不像川普形容地那麼衰弱,美國已經很好,但還要更好。(AFP)

問題在於,美國多數選民是否接受這麼簡單訴求?

目前民調數字的呈現,又是否真實反映美國多數民意?如果川普的言行有煽動和民粹的因子,但那頂多是政客為求勝選的必要手段與負面選戰策略而已,那民主黨和歐巴馬又該如解釋近來美國境內不斷發生的「孤狼式」恐怖攻擊?黑人槍手與白人警察之間的族裔對立?以及經濟成長和就業率數字看似改善,但民眾薪資所得卻持續停滯這些事實呢?

外交議題也是如此。甚至包括共和黨內部主流派都加入民主黨陣營,強烈抨擊川普趨近「孤立主義」與一廂情願的外交思維。例如,他要求日本和韓國等美國亞太安全盟邦自己付保護費,還說北約(NATO)國家必須自己善盡義務才能獲得美國的防禦。他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批評得一文不值,還和俄羅斯總統普亭眉來眼去,要俄國介入調查希拉蕊的「電郵門」案。

這些觀點看似可笑至極,但普羅大眾選民對美國擔任「世界警察」的想法是否全盤與川普背道而馳?否則為何有些人就是欣賞川普的直白和誠實,讚揚他能說出市井小民平敢於咒罵政府的話?對照不少選民對希拉蕊的惡劣印象,就是來自她的虛假和不誠實,以至於投射到川普身上。

普羅大眾選民對美國擔任「世界警察」的想法是否全盤與川普背道而馳?否則為何有些人就是欣賞川普的直白和誠實,讚揚他能說出市井小民平敢於咒罵政府的話?(AP)

如果從正常投票行為模式分析,希拉蕊有行政經歷、富外交戰略、具國會經驗,應該比起川普更獲民心。但正是因為這張政壇老面孔和其背後的包袱,讓希拉蕊的總統夢一路走來跌跌撞撞,2008年和歐巴馬競爭黨內提名慘遭滑鐵盧就是教訓。面對不按牌理出牌的川普,如果希拉蕊和民主黨依然執著於傳統的選戰策略,過度偏重於攻擊川普的性格缺失與不適任,藉以突顯自己的成熟穩重和承接歐巴馬政府政績,可能將冒低估美國社會底層選民真正想法的風險。

反觀希拉蕊若真的要擊敗川普,成就通往白宮總統寶座的最後一哩路,當務之急是先要坦誠面對自己,才能將新的真實自我介紹給選民,也才能真正讓選民和全球關心美國大選的人們相信,她不只會是美國首位女性總統,更會是一位讓美國真的更好、也讓世界變得更好的領導人。



[轉載] 川普政見 顛覆共和黨經濟主張←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特朗普會成為共和黨的棄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