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5/17

[轉載] 社論:歐洲冷和式對抗 牽動「中」日戰略角色


http://news.gpwb.gov.tw/news.aspx?ydn=w2u5S9CJZGAXB%2fzPg%2fq7ahBURwZ%2fxCkoH%2bRnvuMETFxP%2fWzP19BvqqjK5Chp%2bALZ7c3LybLXSjFzdqeXVDJWLwxvupMEh3Domf%2fCqYNOQ2M%3d近期以來,俄羅斯一方面以舉辦大閱兵、戰機低空飛掠美軍戰艦等方式,宣示性地向北約展現硬實力;一方面則在東方與日本、中共等國家強化交往,加強既有戰略力量,已形成歐洲新一輪「冷和式」的對抗。相關舉動不但將擴大「中」日的安全戰略角色,也將催生一個新形態的多極世界。

 回顧冷戰的終結,不僅消除東、西方美、蘇強權對抗,更埋下前蘇聯解體的因子,讓世界戰略情勢走向以美國為首的歐盟、俄羅斯、日本與中共的多元體系。近年來,在亞太地區,美國開始以中共為首要威脅,建構「中國威脅論」,透過「重返亞太」戰略,聯結印度洋、南海到西太平洋,建立「印太戰略」,再一次圍堵中共於歐亞大陸。在歐洲地區,美國則鼓勵前東歐國家民主化、自由化,在經濟上紛紛加入「歐洲聯盟」;在安全上,由美國主導的北約組織也展開結構上的「深化」與成員國方面的「擴大」,讓前東、南歐國家,加入以俄羅斯為主要安全威脅的集體軍事防衛組織。

 此外,為鞏固在歐洲地區的勢力,華盛頓從前總統小布希,到現任總統歐巴馬主政時期,分別在歐洲組建飛彈防禦系統,尤其是部署在俄羅斯與歐洲接壤地區,包括波蘭、烏克蘭、羅馬尼亞等國家。探究此種部署於歐洲地區的飛彈防禦機制,確實有「劍指俄羅斯」的意味,一方面削弱俄羅斯戰術性核武的嚇阻力量;同時也可增加北約對抗莫斯科的戰略防衛縱深,增加東、南歐北約盟國的安全感。

 相對之下,俄羅斯雖承繼前蘇聯大部疆域,但經濟發展結構已經改變。冷戰時期的計畫經濟遺緒,依然影響當今俄羅斯的經濟發展;但「軍工複合體」已不復以往。目前主要國家外匯來源,是原物料外銷,且以石油、天然氣為大宗,也受到國際經濟環境的影響。自2014年以來,莫斯科通過軍事力量,驅使友俄的克里米亞,以公民投票方式,併入俄羅斯聯邦共和國;再加上莫斯科介入烏克蘭東、西版圖的內戰紛爭,支持東部省份反抗烏克蘭政府的軍事行動,改變黑海戰略態勢,終究啓動了美國與歐盟國家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

 同時間,多年的全球經濟發展遲滯,也讓俄羅斯屋漏偏逢連夜雨。其間例如中共停止連續多年高經濟成長率,開始進行「軟著陸」,實施經濟結構的調整,轉向「一帶一路」倡議,但目前尚未有具體的成效,自然衝擊與中共有關的區域經濟發展。另美國大量開採頁岩油、頁岩氣,也壓低國際油價;加上「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成員國之間,對於石油增產與減產並沒有一致的共識,以及伊斯蘭國(IS) 在其佔領區盜賣石油事件層出不窮,使得國際油價持續疲軟至今。兩大國際經濟與安全戰略情勢發展,讓俄羅斯面臨內、外困境,迫使普丁在某種程度上,必須持續強人政治,以鞏固民心,並採取相對強硬對外政策,期達攘外安內的目的。如2012年以來的敘利亞內戰問題,由於政府軍疑似使用化武攻擊民兵,觸動華盛頓底線,引發是否派兵進入敘利亞的討論。當時普丁即強硬表示,美國必須拿出證據,否則會遭遇無法想像的阻力。此種支持敘利亞現任總統阿賽德對抗反對派民兵的作法,造成敘利亞難民流離失所,以至於爆發二戰以來,歐洲最大規模的難民潮。

 如今美國與歐盟並未取消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烏克蘭問題依舊無解。某種程度上,美、俄在歐洲地區形成戰略僵局。是以,俄羅斯持續每年的紅場大閱兵,形式上係紀念前蘇聯在1945年擊敗納粹德國,以及二戰期間遇難的2600萬蘇聯士兵和民眾,但顯然有振奮民心、鼓舞士氣的意義。另近期亦發生多起俄羅斯軍機低空飛越美國軍艦的狀況,顯示俄羅斯除以實際行動保衛其在歐洲地區的領空與領海安全,也挑戰北約組織在此地區的軍事戰略部署。

 換言之,莫斯科一方面透過「硬實力」,展現其抗拒北約盟國的軍事部署;一方面則發展與其他重要盟國的安全與經濟關係,例如與日本展開北方四島歸屬談判,日方並附帶提出相關經濟合作方案。在與中共交往方面,後者為俄羅斯高鐵及液化天然氣項目,提供多宗約180億美元的貸款援助;為建設俄羅斯首條莫斯科至喀山的高鐵,提供價值4000億盧布(約60億美元)的貸款。總之,受到美國與歐盟針對俄羅斯的安全與經濟,展開全面圍堵戰略的刺激,莫斯科正強力反制,多方互動的結果,將使國際安全情勢更加複雜化。



[轉載] 俄羅斯從敘利亞撤軍原因分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俄國會大選出口民調:蒲亭陣營明顯獲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