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7/17

[轉載] 時論─日修法 走向戰爭或和平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717000497-260109 
何思慎

日本安保法制相關修法是「戰爭法」或「和平維護法」,民意的解讀與安倍內閣的說法南轅北轍。在未說服民意及獲在野陣營的支持下,安倍依然故我,挾自民黨及公明黨在眾議院3分之2多數席位的優勢,將備受爭議的法案送出眾議院,使朝野在《和平及安全整備法案》與《國際和平合作支援法案》的攻防拉到參議院。

富國強兵的安倍路線

 

其實,自、公兩黨在參議院仍占過半席次,此兩項法案在參議院審議應不至出現意外,除非自、公兩黨所屬參議員造反。但屆時在眾議院擁有3分之2多數席次的安倍內閣亦可藉眾議院覆議,完成安保相關修法,向美國交帳,避免《美日防衛合作指針》形同具文。因美、日的「新指針」不是為兩國施加法律義務,而是「遵守各種時候能夠適用的國內法」。為實現「新指針」中所提出的美、日合作,成為其根據的日本國內法必須進行配套修法。

誠然,美國面對攸關其利益的東亞區域中,中國崛起的挑戰及朝核危機,美國僅能選擇日本。因美國在亞太地區結交的新朋友澳洲、越南及老朋友菲律賓仍不足以撐起東亞的半邊天,美國遂行在東亞平衡中國漸趨抬頭之影響力的首選僅有日本,將「東北亞的美日同盟」轉型為「世界中的美日同盟」是「再平衡」戰略的重要路徑,自衛隊亦可望走出東海,航向南海,與美國共同因應南海的變局。

惟如此一來,戰後以來日本堅守的「專守防衛」將形同具文。對此,日本防衛相中谷元於6月1日在眾議院特別委員會中表示,在鬆綁「集體自衛權行使」後,「專守防衛」概念已經改變。2015年版《防衛白皮書》如何自圓其說「集體自衛權行使」與「專守防衛」兩者間的矛盾,值得關注。

安倍順利在《美日防衛合作指針》修訂上達陣,並可望在國會通過安保相關法制修法,完成1996年「美日安保再定義」未盡之事功,階段性實現小泉純一郎以來致力推動的「正常國家」道路,定調「積極和平主義」將是引導日本未來的旗幟。在新指針下,日本將揚棄戰後以來的「富國輕兵」的「吉田路線」,取而代之的乃主張「富國強兵」的「安倍路線」。

誠如白井聰在《永續敗戰論──戰後日本的核心》一書中所言,戰後日本保守派始終無法接受戰敗的事實,懷抱恢復日本榮光的悲願,日本通過「追隨美國」的階段性策略,最終仍將實現「對美自主」的目標。因此,藉擴大美日同盟,在美、日防衛分工架構下,鬆綁日本自衛隊行使集體自衛權,突破日本憲法第九條限制的「脫戰後」對日本保守派而言,非最終「正常國家」的建構,掙脫美國的牽制,能向美國說「不」的日本始能歸位具「大和心」、「大和魂」的日本,擺脫敗戰的陰影。

如何節制日本為核心

因此,日本民意如何因應「新指針」下國際新安全角色所衍生的諸多難題,將是日本重蹈歷史覆轍與否的重要關鍵。此外,美國如何有效節制鬆綁「集體自衛權行使」後的日本,避免右翼復辟,使之能與中、韓琴瑟和鳴更是美國維繫其亞太領導地位的核心。「美日同盟」擴大為美國因應東亞變局的毒藥或良方,端視未來美、日、中三邊關係的發展。(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教授兼副國際教育長暨日本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時報)



[轉載] 爭議聲中 日安保新法強渡關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聯晚/日本安保法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