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9/19

[轉載] 南奧衝突 從來非關南奧


http://mag.udn.com/mag/world/storypage.jsp?f_MAIN_ID=235&f_SUB_ID=3776&f_ART_ID=149030

【聯合報/王麗娟譯】

上次,其實是前三次,南奧塞梯亞宣布脫離喬治亞獨立時,世人不聞不問。連俄羅斯這個北疆好友,也拒挺這項主張。

南奧是一塊多山的土地,人口約7萬。首府茨欣瓦利,是一片搖搖欲墜的公寓樓房,房屋外牆彈孔累累。蘇聯解體後,南奧除了蘋果園及毒品、武器、假百元美鈔的非法交易,毫無經濟可言。

但最近幾周完全改觀。8月初,喬治亞共和國與俄羅斯先後出兵南奧,導致這塊蕞爾之地,淪為俄羅斯槓上西方,一場冷戰形式鬥爭的核心。8月25日,茨欣瓦利居民從城內主要廣場的擴音器聽到來自莫斯科的現場轉播,俄國國會已一致表決支持南奧及喬治亞在黑海沿岸第二個自治區阿布哈茲尋求獨立。

消息傳得很快,民眾從車窗探出頭,揮舞俄國與南奧旗幟,向路人噴灑香檳。

駐紮在茨城外臨時權充「國際新聞中心」的據點,41歲的南奧軍人佛瓦‧巴卡耶夫說:「終於,總算,俄國承認我們的存在,了解我們所受的苦。」

俄國總統麥維德夫8月26日正式承認南奧獨立。但這項行動象徵意義大於實質。西方國家多半誓言支持喬治亞維持領土完整,喬治亞官員也說,俄國片面承認毫無意義。

但茨城毫不氣餒。8月7日喬治亞部隊火力全開,砲轟茨城。但俄國大舉進軍,趕走喬治亞部隊且推進到喬治亞本土。俄軍大半已撤走,但在南奧仍維持強大兵力。

茨城市民說,俄羅斯出兵加上國會表決,不啻為俄國及其盟國永久保護南奧掛保證。

23歲的南奧政府外交部分析人員艾列克西‧沙諾科耶夫,將辦公室的破窗戶以透明塑膠布覆蓋好。他說:「我想繼俄國之後,我們將獲得像南斯拉夫、中國,或許還有敘利亞及白俄羅斯承認。」

他又說:「當然,還有古巴。」

喬治亞在應付兩個尋求分離獨立地區的問題時,一向更重視阿布哈茲。阿布哈茲地處黑海沿岸戰略要津,且是前蘇聯時代深受歡迎的濱海度假勝地。南奧甚至稱不上擁有礫石與混凝土業,但阿布哈茲有。許多長期觀察家預期,阿布哈茲的敵對狀態將升高,該區分離主義領袖堅決要求獨立。

相反的,大多數南奧人渴望成為俄國一部分。南奧人為一個較大族裔的一部分,這個族裔在高加索山脈兩側定居。南奧夢想與北奧塞梯亞人重新結合,以復建祖先塞西亞人的古王國「阿拉尼亞」。

南奧分離主義分子將他們的時間調成莫斯科時間,比喬治亞首都提弗利司早一小時,並以盧布為貨幣。2004年,他們直接請求俄國國會占據他們的土地。8月25日,街頭除了對俄國洋溢感激之情,還對西方國家和喬治亞總統薩哈希維利同仇敵愾。

南奧外交部長穆拉德‧德齊歐耶夫說:「薩哈希維利所作所為,都是受國家指使,茨城每個小孩都知道。西方國家的納稅人應該想想,他們納的稅花到哪裡去了。我們死在西方武器下。」

對茨城許多人而言,誠如佐爾‧庫杜科夫所說,俄國支持獨立,意謂「從喬治亞獲得自由」。

72歲的庫杜科夫說:「他們嘲笑我們。他們說,『你們是奧塞梯亞人,是二等公民。』」他說他18年前戒酒,但那晚會為了慶祝開戒。他說:「我將倒杯酒,高喊『自由萬歲』。」

獨立的南奧塞梯亞會是什麼景況,目前仍不明朗。喬治亞內政部的索塔‧尤提亞希維利估計,分離主義分子2007年的預算,95%靠俄國補貼。

他說:「他們毫無經濟可言。」

政府發言人伊納爾‧普利夫說,有些運轉中的工廠應可讓南奧製造出口商品。他慢條斯里的列舉這些工廠,彷彿屈指可數。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國際政治助理教授林肯‧米契爾說,不靠俄國支援,南奧無法運作。兩周以來,約25%到40%居民永遠逃離該區。

即將出版「美國對喬治亞外交政策」新書的作者米契爾說:「它是塊窮鄉僻壤,即使獨立,還是個貧窮的鄉下地方。談起奧塞梯亞脫離獨立,不必仰賴俄國時,很難不讓人失笑。」

他說南奧對俄國很有用處,可藉此破壞喬治亞的經濟與薩哈希維利的政府。

他說:「我不認為有人真的關切南奧人。這起衝突從來非關南奧。」

(紐時周報)

【2008-09-02/聯合報】



[轉載] 喬治亞掀波 美俄走向新冷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格將發動二次顏色革命 抵禦俄威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