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23

[個人寫作] 後冷戰時期美國「一個中國政策」之演變(小結)

 小結

分析後冷戰時期美國在兩岸關係中所扮演的角色,美國的兩岸政策並未脫離其維護自身國家利益與安全的一貫立場,而對於我們所切身的台灣在美國與中共之間應怎樣取捨並扮演何種角色以獲取最佳生存利益及長久和平1995年李登輝總統訪美產生第三次台海危機,接著1998年柯林頓訪中宣佈對台「三不」;1999年「特殊兩國論」發表又產生第四次台海危機,導致美、台互信基礎受損。由這兩次危機來看,是否對美國對台政策產生影響與改變?而美方提出「中程協議」是否意在促談以化解兩岸僵局?隨著中國整體國力的逐漸增強,「戰略競爭關係」、「中國威脅論」的看法一一出籠,有些學者預測美、中之間的衝突勢不可免。

九一一事件最大的意義是,美國最大威脅由原先的中共轉變為恐怖主義。未來,美國若因忙於應付國土安全及攻擊伊拉克,需要日本、澳洲在亞太的軍力協助,或者將東亞駐軍他調,這將對台灣造成不利的影響。九一一事件後,美國與台北、北京的關係均有改善,但台海兩岸因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出現的緩和,在兩岸對「一邊一國」存有重大分歧之下而受阻。

九一一事件發生後,中美關係在短期內的確獲得不少改善,惟長期而言,雙方在台灣問題、人權問題、經貿衝突和防止核武擴散問題等仍有基本差異,這些歧見仍將制約美中關係的發展,加上美國重兵深入中亞,就戰略角度而言,中共的國家利益將受損,但若就美中關係長期而言,則呈現既合作又相互防範的關係,美台關係則是在台灣不走向獨立的前提下,美國將防衛台灣的安全,維持台海兩岸和平。

如果說美國的政策調整主要是受到其全盤國際戰略優先順序變化的影響,而中共的調整是受到其高層領導交替後,在決策思維與風格上變化的影響,那麼台灣在美中台三角關係當中的政策則主要受到國內政治格局變化的影響。

台北-北京-華府的三角戰略安全格局為現階段研究美國與兩岸關係互動之基本架構。展望未來,從美中台三邊的架構來思考美國與兩岸關係互動趨勢時,有以下三點值得觀察:

一、兩岸關係在相當程度上受制於美國,未來仍不可能由兩岸自行主導;

二、美中台三邊是實力比重不對等的三邊。美國與中共互動的影響力和比重,大於美國與台灣的互動。而美國與台灣互動的影響力和比重,也將大於台灣與中國的互動,我國應密切注意美國政策的導向與轉變;

三、兩岸對「敵對狀態」的認知分歧,也是影響兩岸互動的根本障礙。最後,有關「台灣地區在國際上與其身分相適應的經濟文化社會活動空間」的談判主張,應是中國對近年來台灣要求尊重「國際活動空間」的正式回應。

北京當局對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與活動的打壓與封殺毫不手軟,使兩岸談判空間極為有限。據筆者統計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國際原能總署(IAEA)國際勞工組織(ILO)、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國際海事組織(IMO)、國際電信組織(ITU)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世界氣象組織(WMO)、世界銀行(World Bank)貿易與發展委員會(UNCTAD)、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旅遊組織(UNWTO)等聯合國相關功能性國際組織,其對台灣名稱約有19種不同的用法。1

處在美、中「兩大之間難為小」的台灣,如何遊走在中國和美國之間,既爭取美國奧援但又不能任其予取予求;既維護台海和平卻又不可成為大陸附庸,期望美國改變「一個中國」政策,台灣必須有更深沉的戰略思考。台灣必須有邁向正常化國家的戰略藍圖,台灣的地理位置是一項戰略資產,台灣的民主自由是與國際主流社會的共同語言,台灣的經濟發展是台灣的命脈,也是台灣對外關係的一項利器。台灣必須釐清與美國在亞洲所要扮演的角色有哪些可以配合協助之處,台灣與美國短中長程的共同利益又為何?期望美國改變一個中國政策,台灣必須要擁有基本的實力,才有可能在國際領域與中國抗衡,爭取到參與國際活動的空間。


 



[個人寫作] 後冷戰時期美國「一個中國政策」之演變(主文)←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