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07

[轉載] 美國在環保糧價問題上拿中印當替罪羊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49747&Itemid=110

列印

E-mail

撰文 Sreeram Chaulia   
2008/05/06, 週二

紐約 --- 美國總統布什最近發表的兩則聲明表明,華盛頓有把全球面臨的緊迫問題推到中國和印度身上的傾向,以達到轉移世人注意力的目的,因為造成這些問題的根源在西方。4月17日,布什拒絕給予中國和印度特殊的環境債務減免,因為它們“排放的溫室氣體數量與日俱增,這對全球的整個氣候造成嚴重影響”。

5月3日,這位美國總統發表講話說,印度急劇增長的中產階級“要求獲得更好的營養和食物……因此導致糧食價格上漲。”美國國務卿賴斯早前詳細說明了印度和中國人的飲食明顯改善以及隨後的穀物出口管制是造成當前全球食品危機的部分起因。
 
布什說中國和印度與全球變暖和食品短缺問題難脫干係,言下之意就是這兩個國家的崛起有問題。布什總統在4月17日發表評論時說,中印兩國經濟發展“對它們自己國家以及全世界的人民都有利”,但同時卻破壞了環境。布什在5月3日發表講話時說,“發展中世界經濟繁榮是好事”,不過他立即話鋒一轉,詳細說明美國所謂的發展經濟對食品供應造成的負面影響。
 
布什的話反映了一種根深蒂固的思想:與更樂善好施、更寬宏大量的西方國家相比,亞洲正在崛起的國家不負責任。布什的指責掩飾了全球環境和經濟中更深層次的結構問題。這些問題的根源在於西方對資源的過度消費和開發。
 
美國和歐盟一再說,作為全球第二和第四大溫室氣體排放國,中國和印度卻通過要求區別對待來逃避責任。它們沒有特別強調的是以國家和人均為單位計算污染物排放之間的差異。由於中印的人口佔了全球的30%以上,從單位總量來看,兩國似乎確實算得上有毒氣體排放大國。去年底,國際原子能機構(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等調查組織收集到的數據表明,中國已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
 
不過,如果按照人均排放量計算,加拿大、俄羅斯、德國、英國、日本和意大利在污染物排行榜上遙遙領先於中國和印度,儘管這些國家的人口相對較少。不管是以國家還是人均為單位計算污染物排放量,美國都位於全世界之首。
 
以國家為單位計算,溫室氣體排放量全球排名前10位的國家分別是:美國、中國、俄羅斯、印度、日本、德國、巴西、加拿大、英國和意大利;如果以人均計算(人均每年排放的溫室氣體以噸位計算),排名前10位的國家分別是:美國(人均6.6噸)、加拿大(人均6.3噸)、俄羅斯聯邦(人均3.6噸)、德國(人均3.2噸)、英國(人均3.1噸)、日本(人均2.9噸)、意大利(人均2.5噸)、巴西(人均1.3噸)、中國(人均1.1噸)和印度(人均0.5噸)。上述數據源自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US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2005年的調查。
 
要瞭解總體情況,人們只需看看人均溫室氣體排放量居於前十位的國家的生活水平的差異。與人均污染物排放居於前幾位的國家相比,中國和印度是最窮的。過去的污染、現在的污染與人民的經濟水平提高之間有顯著的聯繫。由於沒有更環保的技術和可供選擇的發展榜樣,上表中人均溫室氣體排量間接說明,氣體排放量越多,國家經濟就越發達,人民的物質條件就越好。西方殖民帝國和工業發展依靠的是對第三世界以及全世界人民的大規模掠奪這一醜陋的現實。
 
布什政府拒絕接受當前的氣候變化機制,這實際上是因為它危及到美國的工業和就業,這些領域面臨來自中國和印度的激烈競爭。說白了,華盛頓害怕如果中國和印度在溫室氣體排放問題上“逃脫懲罰”,對溫室氣體排放居於前列的西方國家有利的繁榮差距(按人均計算)就會縮小。
 
由於通過發展工業進入並保持“現代化”是所謂“發展”的主要衡量標準,美國和歐盟希望繼續領先追趕它們的中國和印度。在2007年巴厘島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華盛頓威脅對未達到指定減排標準的發展中國家徵收“環保稅”或實施貿易制裁。把貿易與環境或勞動標準之間扯上聯繫表明,華盛頓想玩弄政治,讓中國和印度當替罪羊。要知道,從長遠來看,中印兩國是美國稱霸世界的挑戰者。
 
布什政府在食品價格問題上含沙射影地指責中國和印度,這也是一種誤導。印度人和中國人的人均穀物消耗量並不大。食品消耗統計數據明顯表明,西方人攝入的營養和卡路里佔全世界最多。印度、越南和巴西限制食品出口不是為了安撫這些新興國家急劇增長的中產階級,而是為了給它們的大多數窮人提供安全保障。布什認為,採取這些保護性措施是為了滿足中產階級越來越高的營養要求,這種看法完全是誤導人。
 
調查還表明,西方工業化國家的食品浪費最嚴重。據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研究人員透露,美國40—50%的可食用食品從來都沒人吃。估計美國每年有價值430億美元的可食用食品被扔掉。眾所周知,美國還是“油老虎”。浪費食品不僅是導致穀物和豆類價格不斷上漲的一大因素,而且還關係到溫室氣體排放。
 
在英國,環保分子展開運動大力宣傳,聲稱減少食品浪費每年至少可以減排1500萬噸的二氧化碳。消費主義思想根深蒂固的西方人和西方政府在自以為是地談論食品和能源消耗大國---中國和印度的同時很少自我反省。經濟學家加爾佈雷斯(J K Galbraith)說消費主義是一種“自滿文化”。
 
如今人們公認燃料市場的通脹與食品短缺有關。由於石油、汽油、柴油、煤油和肥料的輸入成本增加,全球的單位食品生產成本都提高了。美國破壞中東的穩定,尤其是發動伊拉克戰爭對油價的上漲起了多大推動作用?美國在乙醇等影響食品供應的生物燃料方面的投入了多少資金?華盛頓對這些重要問題閉口不談,美國總是找藉口把每一個重要的國際問題歸因於中國和印度。
 
當經濟衰退、燃料價格飛漲、食品價格大幅上揚、環境惡化問題一起出現時,預計各個國家就會為自己辯白。當供應短缺以及各種矛盾和危機像一場集體瘟疫一樣聚集起來,人們很自然就會想到找替罪羊。
 
美國尤其如此。華盛頓一貫喜歡塑造一個心胸狹窄又自私的敵人,並將它跟例外主義的美國進行對比。心理學家山姆•金恩(Sam Keen)就冷戰的結束說了一句名言:“我們(美國人)正拼命尋找新的敵人。”
 
蘇聯挑戰的消失之後華盛頓又找了一系列新替罪羊,從日本、“邪惡軸心國”、“伊斯蘭法西斯主義”,到正被舉國一致視為敵人的中國和印度。華盛頓明顯是想把這場瘟疫歸咎於中國和印度。把重點轉移到華盛頓的新對手-中印身上,這表明美國戰略界已經意識到新的競爭者來自亞洲。
 
對人類來說很悲哀的是,這種食品、燃料和適於居住的溫度之類的生存必需品政治化繼續分散了人們對“問題真相”的注意。
 
本文作者Sreeram Chaulia是紐約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馬克斯韋爾學院(Maxwell School of Citizenship國際事務研究員。
 
譯者:楊柳


[轉載] 魯斯:印度崛起和美中印三角關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制衡中國 美售印度核燃料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