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05

[轉載] 俄出高招與美較勁:提名捷克人執掌IMF


  列印 E-mail

撰文 Zorawar Daulet Singh   

2007/09/05, 週三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9083&Itemid=47


俄羅斯在上月底做出一個出人意表的決定:提名捷克前總理、前央行行長約瑟夫.托索夫斯基(Josef Tosovsky),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總裁候選人。國際經濟的階級結構自1944年一直保持不變,俄羅斯此舉再次引起了有關結構是否合法的激烈爭論。

俄羅斯財政部聲稱,“我們相信,托索夫斯基先生是適當時候適當位置的適當人選”。俄前總理蓋達爾(Yegor Gaidar)則寫道,“在世界金融政治問題等重要決策上,東歐諸國應該想辦法增強在歐盟內部的影響力。”

莫斯科此舉大概有兩個動機。其一,試圖擴大經濟全球化的範圍,促進國際政治經濟的“平衡管理”;其二,從地緣政治層面考量,它表明莫斯科希望在避免引發一場新冷戰的前提下,尋求恢復其在後蘇聯時代的影響力。

始於1944年的國際貨幣管理體系“布雷頓森林體系”(詳見文末編注),為協調主要工業國之間的商業和金融關係訂立了遊戲規則,這些規則通過世界銀行和IMF兩大國際組織的政策具體反映出來。60年來,兩大組織的領導決策權一直被掌握在美國和西歐手裏。不過近十年來,地緣經濟模式卻令它們再難緊貼當代一些政策問題。

如今,推動世界經濟增長和出口貿易的主要經濟體,都不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成員。自2002起,全球外匯儲備總額以每年20%的速度激增,目前已達5.6萬億美元。從2002到2007年,石油出口累積盈餘,估計約為1.7萬億美元。

再者,現在的外匯儲備大戶大都來自亞洲,僅俄羅斯、中國和印度加起來,就接近2萬億美元。若將估值大概為2.5萬億美元的主權財富基金(編注:Sovereign Wealth Funds,指利用國家外匯存底,投資及運作資金的模式)資產計算在內,由國家控制的外幣資產更多達8萬億美元,相當於全球GDP總值的15%。預計到2010年,主權財富基金還將升至5萬億美元。

國際資金的再分配,造成了這樣一種令人尷尬的局面:全球外匯儲備的金額,比起IMF可利用的資金高出近19倍,使得其在處理國際金融市場危機時,顯得有心無力。

美國經濟學家、曾擔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的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最近評論道,這股“從發展中國家流向工業化世界的資金洪流,對這個國際金融體系(IMF)而言是莫大的諷刺”。

1990年代後期金融危機席捲亞洲,在飽嘗金融政策失誤帶來的種種苦果之後,許多國家開始加強自己的角色,積極處理經濟全球化帶來的衝擊。如此一來,作為幫助美國實現金融目標工具的IMF,也就失去了英雄用武之地。

早在俄羅斯提名托索夫斯基數周前,歐盟內部就達成一致共識,共同提名法國前財長斯特勞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莫斯科突如其來的舉動,令美國和西歐對下任IMF總裁人選的內定問題,變得複雜起來。在誰領導世銀和IMF問題上,美國和西歐的一貫做法是互相支持對方建議的人選──通常是美國提名世銀行長,西歐提名IMF總裁。

對於俄羅斯冷不防的立場表態,《金融時報》表示,“在IMF的未來問題上,俄羅斯的話竟然比歐盟更有道理,這實在令人沮喪”。

同樣,華府也被置於十分尷尬的境地。美財長保爾森指出,“我們期待著與IMF的同僚們合作,挑選一位將繼續推進IMF改革,以及能表現出領導才能的新總裁。”為免授人以柄,保爾森沒有對歐盟的提名表示公開支持。

不管歐盟的提名最終能否成功通過,看來俄羅斯已為自己贏得一些外交得分。通過同歐盟唱對臺戲,莫斯科既向世人表露了充當發展中國家“帶頭大哥”的意圖,又回應了人們廣泛呼籲改變西方壟斷國際經濟組織話語權現狀的訴求。而且,俄羅斯儘管身為八國集團成員,但它作為歐洲和亞洲強國的雙重身份,使得莫斯科順理成章以發展中世界合法代言人的姿態示人。

除了上述軟實力目標外,同歐盟抬槓還能給俄羅斯帶來地緣政治利益。

別忘了,捷克是所謂的“新歐洲”國家(波蘭是另外一個),美國計劃在其境內部署反導彈系統。這不僅僅是出於保持壓倒性核威懾力的需要,美國同“新歐洲”國家私下達成交易,也確保了華府對歐洲事務保持影響力。

兩年來,莫斯科接二連三地繞過歐盟和北約(即繞過美國),個別與“老歐洲”一些國家敲定大手筆的雙邊協議,包括作出能源投資和鋪設管道,這不禁令華府憂心忡忡。簡言之,俄羅斯的策略是,在莫斯科和個別的歐盟成員國之間,建立起長期的相互依賴關係。

莫斯科的能源戰略,在於進一步融入國際經濟一體化進程,地緣政治目標則是讓華府永遠無法使反俄的跨大西洋聯盟死而復生。這兩個目標可謂遙相呼應。

在上回八國集團峰會降下帷幕後,新老歐洲國家在對俄立場上,出現了明顯分歧。以德法意為代表的“老歐洲”,不願意追隨美國、同莫斯科針尖對麥芒;東歐國家則顯得迫不及待要聽華府的話。可見,在擴大了的歐盟內部,一個親美的東歐集團已儼然成形。有人甚至將該集團視為美國在歐洲事務上變相擁有否決權的一張牌。

這勾勒出歐洲地緣政治的發展趨勢:美國試圖使自己在東歐的地位制度化,以便再次達到“美國人進來”、“俄羅斯人滾蛋”的目的。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連老歐洲也要靠邊站。

俄羅斯反對美國在東歐的反導計劃,這個立場並沒有損害莫斯科和老歐洲以務實為本的雙邊關係。莫斯科努力避免自己捲入新冷戰。憑藉自身在地緣經濟範疇擁有的雄厚資本,莫斯科成功挫敗了美國欲把它逼進地區“空殼”的意圖。

綜合以上各方面,可見莫斯科提名一個捷克人接過IMF的大權絕非偶然。它就是要在這個親美的新歐洲陣地,同華府鬥一鬥,就是要給美國的跨大西洋政策增加點難度。

編注:布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是指二戰後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協定。這項協定於1944年7月,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的布雷頓森林簽署,該協定確定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國際貨幣體系,包括各國對貨幣的兌換、國際收支的調節、國際儲備資產的構成等問題,並催生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

本文作者Zorawar Daulet Singh擁有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級國際關係學院的國際關係碩士學位,現駐新德里從事國際關係分析工作。

編譯 寸草心



[轉載] 增幅11.2% 中國推動全球經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美支持史特勞斯卡恩出任國際貨幣基金總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