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November 16, 2007

愛人的藍眼睛 (番外最終篇)

我同樣回你四根手指的手勢。曖昧又甜蜜至極的遊戲,但卻百玩不膩


  「等等吃過早餐,我們要去哪閒逛?總不能一直待在飯店吧?」華安說完,拿起杯子,喝完最後一口咖啡。
 
  你望了望我。事情果然如同我們所預期,我那一刻才徹底明白,當電燈泡存在時,有時的確諸事不便。如果華安不在,我們或許可以哪都不去,就待在飯店渡過這最後共處的幾個鐘頭,只是現在不可能了。「等等上去換衣服,Bryan說要載我們去比佛利山莊逛逛,看看明星的豪宅,晚點,再找個shopping mall,我們也得買點東西,總不能空手回去。」
 
  跟飯店櫃檯再次確認,我們把退房的時間往後延。回到房間,我們駐足在陽台前好久,望著蔚藍的天空,慵懶的浮雲。時間寧靜地流逝,卻始終帶不走心底離別的感受。我們什麼話都沒說,偶爾相互凝望,然後微笑,或許,這樣最好,既不會覺得尷尬,也不會過於哀傷。
 
 
  你熱絡地介紹著幾個著名景點,只是有些名人,我也不認識,所以除了翻譯有時也會發問。「你怎會知道這麼多?」
 
  你笑了笑,然後拿起座位旁的書,朝我晃了一下。我立即便懂了:「原來你是看書。」不過心底也對你的細心及周詳,感到佩服。
 
  車子在蜿蜒的山坡上頻頻往上爬,眼睛所見的都是各自獨立的別墅,造型各有特色,同時彼此距離都有些遙遠。門外大都植有修剪整齊的花草,很多的樹木作為遮掩,有些甚至連房舍都沒能看見。
 
  「地方是知道了,問題是有些房子根本就看不見。」華安有點喪氣地說。
 
  「你就當你是一般觀光客吧!就算看到房子,也沒什麼不一樣吧?你想幹嘛?」
 
  「這樣還真的沒什麼意思。」
 
  我不禁笑了:「不然你想闖進去嗎?」我接著又說:「你可別忘了,老外很多家裡都有槍……別開玩笑。」
 
  華安讚嘆似地說:「不過住這樣的房子感覺還不錯。」
 
  「那叫你姐夫來美國開個分公司,你就可以搬過來啦!」
 
  華安急忙搖頭說:「還是台灣好,三更半夜也不怕沒地方去,我覺得美國好無聊,東西又難吃。」
 
  我點頭表示同意,然後故意徵詢似地問你:「Bryan會想搬去台灣住嗎?」
 
  你轉頭望著我,刻意眨著左眼說:「當然會。」然後燦然一笑。你也沒放過機會。「我如果去了,你要照顧我喔!」
 
  我帶著笑,隨後點頭。
 
  華安立刻插嘴:「你跟他說,下次他來台灣,我一定請他去吃好吃的。」
 
  
  回到飯店,推著行李時,別離在即的序幕正式拉起。我們在離開房間前,在門後擁吻。那一刻感覺很甜蜜,卻很短暫。
 
  走進電梯時,我還是忍不住問了:「你真的會來嗎?」
 
  你專注地瞧著我:「當然,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了。」隨後趁機掐了我臉頰:「在你生日之前,所以你回台灣要趕快找房子……」
 
  「可是我不知道你喜歡怎樣的?」
 
  「兩個人可以住就好了,最好附近有公園,不要太吵就行了。」
 
  「嗯,我知道了。」
 
  你望著我,忽然問:「那副撲克牌你真的不要嗎?」
 
  「要啊!等你來台灣時再給我吧!」我笑著說:「那是通行證,你要是沒帶的話,我可不帶你回家。」
 
  「我順便把那隻熊也帶去台灣好了。」你停了一下,接著又問:「你的還在嗎?」
 
  「在啊!就擺在櫃子裡……」
 
  你滿足地笑著說:「那到時他們也可以永遠在一起了,我們也是。」
 
 
  機場裡的人潮洶湧,儼然一副忙碌而急促的模樣。你幫著我和華安將行李託關,然後我和華安喝著不怎麼好喝的咖啡,你喝著水,就坐在椅子上,伴著時間分分秒秒流逝。
 
  天色尚未全暗,機場裡頭的燈卻已點亮。我和你到商店逛了一下,其實也沒什麼好買,只不過是藉機享受一下最後相處的歡愉,儘管平靜,但氣氛依舊喜悅。
 
  「等等登機的時候,擁抱過後,就不要叫我名字了。」
 
  「為什麼?」
 
  「我怕我會哭……」
 
  你撫著我的頭,開玩笑似地說:「那就哭啊!我好像沒看過。」
 
  我白了你一眼:「這玩笑不好笑。」
 
  「知道啦!我逗你玩的。」
 
 
  跟華安道別之後,你趨前走了過去,想給他一個擁抱。但華安卻笑著示意免了。我倒一點也不避嫌,擁著你緊緊的。跟上一次一樣,你在我耳畔輕輕說出那三個字,於是我回你四個字。
 
  登機前,我轉身望向你,你依然動也沒動,只是朝我比著三根手指的手勢。
 
  我同樣回你四根手指的手勢。曖昧又甜蜜至極的遊戲,但卻百玩不膩。
 
 
  那年夏天即將開始之時,我27,你28……
 
  今年春天即將來臨之時,我33,你34,我們依然還在一起。






愛人的藍眼睛 (番外07)←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