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October 28, 2007

愛人的藍眼睛 (番外04)

棕櫚樹的身影映著暗藍色的天空,星辰稀疏


  你走回來時,臉上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我納悶地望著你,「你買了什麼?」
 
  你神秘兮兮地笑著,略顯靦腆地從褲袋裡摸出一個紙盒。我匆匆瞥了一眼,卻不知道應該笑還是哭:「特地去買保險套?」
 
  你點頭,同時解釋:「晚點可能會用到。」說完對著我微笑:「萬一需要的時候沒有怎麼辦?」
 
  我一笑置之,隨著你走向停車場。棕櫚樹的身影映著暗藍色的天空,星辰稀疏,但卻異常明亮,週遭的一切給人空曠而靜謐的感受。
 
  你坐上駕駛座後,隨即幫我開了車門,接著發動引擎,接著半立起身子,又從褲袋裡摸出東西遞給我,曖昧地笑著:「這個送你。」
 
  我仔細一看,是副撲克牌,封面圖案是個一絲不掛的壯男。我搖頭苦笑:「你買這送我幹嘛?我帶回去要藏哪?」
 
  你憨憨地傻笑著:「只是覺得好玩,而且我想你可能沒看過,所以就買了。」
 
  「我旁邊就有活生生的人可以看,我幹嘛看撲克牌?」說完便把撲克牌丟向你座位,你吃驚地望著我。
 
  我半開玩笑地說:「你自己收好,這禮物我拒收。」
 
  你握著方向盤,然後轉頭往車尾的方向瞥了一眼,同時倒車:「那我呢?收不收?」
 
  「你連保險套都準備好了,還問?」
 
  你朝我眨著眼,順手掐了我一下臉頰,甜蜜地笑著。
 
 
  我把炒飯拿去了給我老闆,隨後走回房間。看見你時,你下半身圍著浴巾。「我一直覺得你這樣最性感……」接著又說:「還有你睡著時的樣子很可愛。」
 
  你沒答話,直接給了我一個吻。走到Mini Bar的地方拎了兩個高腳杯,還有一瓶香檳,然後推著我走向浴室。
 
  你喜孜孜地笑著,將斟了七分滿的酒杯遞給我。「I love you。」說完時,左手同時伸出三根手指的手勢。
 
  我望著你,沒答話。使勁點著頭,左手貼著胸口,比了四根手指。
 
  浴缸雖然不小,但空間仍不足以讓我們面對面坐著。你擁著我,吻著我臉頰。
 
  「你是希望我來美國?還是你去台灣?」
 
  「我沒意見。」你語氣平和而坦誠。「我去台灣會比較方便,除非你打算繼續讀書。」
 
  「怎麼說?」
 
  「你很黏你家人啊!像是你爺爺或是你媽,感覺你們關係很親密。」
 
  我帶著疑問的口吻:「你和你家人關係不好嗎?」
 
  「不是不好,概念上來說不太一樣。」
 
  我忽然想起我爺爺,「我爺爺對你印象倒是不錯。」
 
  你笑著說:「因為那天晚上我們的行徑很像小偷嗎?」
 
  我搖頭。「可能因為你感覺還滿好相處,雖然是外國人。」
 
  「你喜歡就好了,其他的,我不是很在乎。」
 
  我思索片刻之後:「這些問題你都想過了?」
 
  「三年前就想過了,回到美國之後也想過,只是何時實現的問題。」
 
  我有些心虛地問:「你那麼肯定?」
 
  「當然。」你笑著說:「至少,覺得你合適,我也沒再遇到別人……」
 
  「只是這樣?」
 
  「這樣還不夠嗎?」你開玩笑似地說:「因為我沒刮胸毛嗎?」
 
  「不是啦!」我接著說:「以後別再提這事,你要不要刮,你自己決定。」
 
  你點頭笑著:「我知道,我只是開玩笑。就因為你沒強迫我,所以我才聽你的。」
 
  沉默許久之後,我充滿感激地說:「Thank you。」
 
 
  我的頭枕在你臂上,望著你的湛藍眼眸。「你不會累嗎?」
 
  「不會。」你笑著問:「你累了嗎?」
 
  「有一點,不過也差不多該睡了。」
 
  「你不是睡前都要吃點東西?」
 
  我尷尬地笑著:「你還記得?」
 
  「當然,走吧!」
 
  「我們走路去好不好?」
 
  「好。」你隨即起身套上短褲和T-shirt。「只是我記得附近的7-Eleven好像有點遠。」
 
  「那就當散步吧!我們在美國的第一次散步。」離開飯店一段距離之後,路上沒有半個人,也沒有車子,宛若空城。我大膽直接地牽著你的手,你訝異地望著我,像是說:「我的行徑判若兩人。」
 
  我淡淡笑著說:「反正沒人認識我,這樣散步的機會以後也不多。」
 
  你點頭,「那我們慢慢走。」我不時回頭注視著我們身後的影子,還有你臉上恬淡的笑。幸福如同深夜一般深。
 
 
  趁著送走老闆搭機返台,而老板的小舅子傍晚才到的空檔。你算過時間,應該足夠我們去一趟環球影城。馬不停蹄的駛著車,L.A的陽光燦爛,雨天很少。
 
  除了電影「浴火赤子情」的場景令我驚豔,其他的我覺還好。和你並肩走著,一邊開心地吃著冰淇淋,其他的,其實我也不在意。
 
  你總是像個大孩子般容易興奮。抑或外國人的本性大半如此?「水世界」的表演,除了爆破、水花,以及那一大塊的水泥牆藍天佈景,讓我感到詫異的同時也有些失望。「眼見為憑」這句話,有些時候未必是真的。
 
  「你在想什麼?」
 
  「我覺得你跳水還比這表演精采。」我發自內心的感嘆。
 
  你望著我,拍著我的肩,在我耳畔說:「今年你生日的時候應該可以再跳一次,你回去台灣之後,盡快找個房子,我們住一起吧!」
 
  「Ok,我知道了。」
 
 
  我們去接老闆的小舅子時,你一副認真思索的模樣。
 
  「他是李華安,這是Bryan,你們以前都見過。」
 
  你伸出手,然後同華安握手,臉上笑著。
 
  華安爽朗地笑著說:「他怎麼還是那麼帥,一點都沒變。」
 
  我納悶地問:「你還記得他啊!」
 
  「當然。」華安像是開玩笑也像打探地說:「鄧先生說你們都住同一間房,還好吧?」
 
  「你要是想跟他擠,就叫他跟你睡一間吧!我沒差。」
 
  華安立即推辭:「除了我老婆,我不習慣跟男生擠。」
 
  你偶爾從後照鏡瞥著我。我知道你很想知道我們究竟在聊些什麼?
 
  華安說:「有他在,我們就不怕外國人說的話聽不懂了。」
 
  我點頭:「你帶一個那麼大的空行李箱幹嘛?」
 
  「你沒說我都忘了。」華安接著說:「還不是我老婆,說美國的保養品和維他命便宜,要我多買一點。」
 
  「那你記得提醒我,我們去超市買齊吧!」
 
  「你待在美國這麼多天,還習慣吧?」
 
  我點頭,「有Bryan在,還不錯啊!」
 
  你聽見時,直接伸出三根手指比了個手勢。
 
  華安問:「Bryan那手勢是什麼意思?」
 
  我急忙說:「他的意思是 You're welcome。」
 
 
 
 


愛人的藍眼睛 (番外03)←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人的藍眼睛 (番外05)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