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October 16, 2007

愛人的藍眼睛 (番外01)

彼此再度重逢,無聲的擁抱作為開始,最好不過了


  每當我望著大海的時候,總會想起你深邃而湛藍的眼睛。長長的波浪,或許從你那頭遠遠地推行了一個太平洋的距離然後到達我眼前;也或許,我提早仰望著你明日的天空,而你,還著迷於我昨日欣賞過的燦爛星夜。
 
  我們之間恰巧是日與夜的分別,時空與距離真是奇妙的東西。我存在於你的明日,而你則始終歸屬於我的昨夜。
 
  後來,我果然離開出版社的編輯工作,轉而投入CAI的軟體製作。而你,當然沒有來。彼此間的連絡談不上規律,但也未曾間斷,至少,你總是記得我生日,也不忘在聖誕節前寄張卡片給我。
 
  對於你,我總是聯想起海豚在海面飛躍,活潑快樂的樣子。當然,腦海中念念不忘你那回跳水的情景。你說的沒錯,那樣的場面,一輩子真的可能就那麼一次。除了祝福,我們彼此或許也很難給予對方什麼?也許是因為彼此心知肚明,我們從未說破,讓期待始終成為期待,因為沒有有效期限,所以永遠可能兌現。
 
  那年夏天即將開始之時,我27,你28……
 
  當我告知你,我必須到L.A的Dataquest上課,然後再和我老闆會合,隨後與日本Sega洽談合作事宜,緊接著參加E3 show。你在電話中的語氣相當興奮,對於我的行程問得十分仔細,半開玩笑地說:「或許我們可以見面。」
 
  「從東岸飛到西岸?會不會太遠?」
 
  「是有點遠。」你笑著說:「不過Santa Monica很漂亮,你要去住的那家飯店我知道,就在海邊。」
 
  「然後呢?」
 
  「沒,歡迎你來美國。」
 
  「嗯,我到時會打電話給你。」
 
  「方便的話打我手機。」
 
  「我知道。」
 
  
  那是我第一次出國,長途飛行並不是件快樂的事。只覺空氣有點悶,身體有點腫,窗外的景色不是雲、便是一片黑。初始興奮的心情很快便消失不見,艙內大半的乘客都在睡覺。除了與世隔絕的不真實感,我沒有其他特別的情緒。
 
  直到飛機即將降落的那一刻,我從窗外鳥瞰整片宛若棋盤的陸地亮著燈,那種遼闊的感覺令人記憶深刻。只是一個人獨自在飯店,聽見的、看見的都已非原先熟悉的語言及文字,有點落寞,也多了些不羈的自由感,而我也頭一次發現,美國的月亮未必真的比較大,只是天黑的很晚倒是真的。而我所住的飯店,算是位於市郊,總是寧靜地令人難以忍受。不過才第二天,我便開始懷念起台灣擁擠的真實感,以及令人垂涎的小吃。
 
  L.A的天氣舒爽,陽光普照,但卻不像台北那般黏膩,流汗彷彿都是件奢侈的事。
 
  「上課上的如何?」你問。
 
  我一邊搖著頭,「很吃力,還好一天只上四節課。」
 
  「都聽得懂吧?」
 
  「才怪,還好我有帶電子字典。」
 
  你笑著說:「如果我在,就可以幫上忙了。」
 
  「還好啦!反正有厚厚的講義。」
 
  「你一個人會不會很無聊?」
 
  我望著窗外的夜色,都快八點了,天還亮著呢?「是有一點,不過大家通常一起吃完晚飯就休息了。」
 
  「大家?」
 
  「對啊!台灣一共有十一家公司都派人參加研討課,只是彼此都不熟。」
 
  「上完五天課,應該也熟了吧?」
 
  「嗯,或許吧!」
 
  「有空可以四處去看看啊!」
 
  「我又沒交通工具,也不會開車,要去哪逛?」
 
  你訝異地問,「你就每天上完課,然後窩飯店?」
 
  「嗯。」我隨後笑著說:「不過前天深夜,我走了好遠的路,去7-Eleven買三明治。」
 
  「你一個人?膽子真大。」
 
  「我才發現,你們的重量杯是裝咖啡不是裝可樂,不過咖啡好淡好難喝……」
 
  「晚上不要隨便一個人出門。」
 
  我笑著說:「我知道啦!沿路根本沒遇到半個人,就連車子也只有三部經過。」
 
  你憂心地說:「看來你的感覺好像不太好。」
 
  「老實說,我還真有點想家。」
 
  「忍耐一下,上完課,你就可以去Santa Monica,那邊風景滿美的。」
 
  我有點喪氣地說:「還不是一樣在飯店開會,只是換個地方,而且我老闆也會來,這樣有比較好嗎?」
 
  你信心滿滿地說:「絕對會的,我保證。」
 
 
  誠如你所說的,Santa Monica的海岸果然挺美,沙灘好長,海鷗就在天空肆無忌憚地飛著。和日本人開會果真一點也不輕鬆,除了溝通上的障礙,大半的問題還是來自於細節。
 
  回到飯店,我拿了鎖匙遞給我老闆,隨後櫃檯又拿了張紙條給我。
 
  「什麼事?」我老闆問。
 
  我有點忐忑地說:「有人找我。」
 
  「誰?」
 
  「前年在出版社教小朋友英文的Bryan……」
 
  我老闆笑著,但臉上仍有疲態,他有很嚴重的時差問題。「他專程來找你?」
 
  我聳著肩,眼神開始在大廳裡搜尋,笑著說:「應該是吧!」
 
  「那你忙吧!我先上樓休息,吃晚飯的時候再叫我。」
 
  「好。」
 
  於是我懷著既驚又喜的心情,走進飯店大廳附設的吧檯。你的身影倒也沒什麼改變,至少,我還是一眼便認出來了。唯一不同的是,你這回沒穿T-shirt,換上了襯衫,還是踩著休閒拖鞋。
 
  我刻意放輕步伐,走到你身後,用手拍了你的肩,「Bryan!」
 
  你轉頭笑得很燦爛,隨即站起身。
 
  我還是望見了如海般湛藍的眼,以及你如陽光般的髮。你一句話都沒說,隨即給了我一個緊緊的擁抱。
 
  我心裡很高興,但笑容多半有些僵。說也奇怪,人在異鄉,很多原本在意的事,便有了全新的一種心態及體悟。
 
  或許是因為根本沒人認識我吧!害臊的意識降至最低,抱就抱吧!我想也不會有人介意我們抱多久?
 
  三年不見,彼此再度重逢,無聲的擁抱作為開始,最好不過了。
 
 
 
 
 


愛人的藍眼睛 (最終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人的藍眼睛 (番外02)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