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5, 2007

愛,暗湧 (028)

期望少一點,將來即使失望也不會太難過

  這一個下坡夠長,宇誠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便直達住所樓下。他用雙腳撐住地面,笑著說:「真好玩,下車吧!」   繼康也點頭笑著:「好刺激!速度好快。」隨後站直身子。   宇誠拿起置物籃裡的東西,對著繼康說:「你真的要上去嗎?」   繼康肯定地點頭。   兩人慢慢一階一階走著,「我看你以後就爬樓梯好了,復健也不必去了。」   繼康勉強擠出笑容,爬樓梯確實吃力,走沒幾步,已經全身發熱,「對啊!應該很有效。」   宇誠看著他似乎十分疼痛,「我背你啦!」   「怕你被我壓垮。」繼康搖頭。   宇誠彎低身體,也不避諱直接便說:「又不是沒被壓過,快啦!」   「真的可以嗎?」繼康擔心宇誠不堪負荷。   「快啦!你很龜毛耶!」宇誠不耐地催促著。   繼康將身體貼近宇誠,雙手環著他頸子。宇誠使勁挺起身,「哇咧!真的很重。」   繼康拍著他的頭,然後撫著他臉頰。心中充滿感激與甜蜜,恬笑著說:「等我好了,換我背你!」   宇誠心底竊喜,不過沒答話,他只想趕快爬上四樓,因為繼康真的不是普通重,他覺得頗吃力。抵達四樓時,果然氣喘如牛,宇誠慢慢彎下身,直到繼康站穩之後,才大口喘著氣。   拿出鎖匙開了鐵門,兩人慢慢走向房間。又開了一次門,眼前的空間一眼便可望到盡頭。   『真的很小!連自己房間的五分之一都不到。』繼康心裡想著。   宇誠望著他,「是不是很小?」   繼康點頭,然後在床沿坐下。宇誠則提著塑膠袋走向浴室,洗了臉之後,順便將盥洗用具依序歸位,最末擰乾了濕毛巾回到房間。攤開毛巾後,直接罩向繼康臉上,然後輕輕擦著。繼康呆呆笑著。   「你現在是病人沒辦法,不要以為我以後都會這樣幫你服務!」宇誠急忙聲明。   繼康望著宇誠,覺得好氣又好笑,「我又沒講什麼?」說完掀起上衣說:「可以順便擦一下身體嗎?」   宇誠沒有答話,直接彎下身,將毛巾探進繼康上身擦拭著。   「你身體轉一下,背也擦一擦。」宇誠接著說。   繼康往旁移動身軀。宇誠擦拭完之後,到浴室晾上毛巾,才又返回臥室。   「你什麼時候要回家?」宇誠問。   「幹嘛?你趕我啊?」   宇誠搖頭,「我是在想要先去買便當,還是先睡覺?」   繼康才想起宇誠昨晚可能沒怎麼睡,「你不會沒吃早餐吧?」   宇誠點頭,「我不餓啦!不過有點想睡覺。」   「那就先睡覺啊!」   「那你呢?」宇誠問。   「我陪你睡啊!」   宇誠思索著,「我覺得你回家吃午飯比較好…」   繼康約莫也懂宇誠意思,「然後順便跟我媽說是嗎?」   「說不說隨便你,你自己決定。」   繼康點頭,「那你睡覺吧!你在這等我。」   宇誠突然想起來,「忘了買預付卡,我現在去買,你慢慢走下去,我順便打一份鎖匙給你。」   繼康點頭,然後站起身。   宇誠望著繼康,心裡很想問,『你下午真的會來嗎?』不過最後還是沒說。   「那走吧!你可以騎腳踏車。」繼康說。   宇誠笑著,「那你慢慢走,樓下等喔!」說完便直接走出臥室。   下樓比上樓輕鬆,繼康一邊走著,一邊想著回家要怎麼對若雲說?如果都不提直接離家,他怕他媽媽傷心難過,更怕把事情鬧大,屆時可能後果不堪設想。直接說出事實表明態度,也許他媽可以諒解也說不定?無論如何,繼康覺得面對自己母親要比跟父親溝通來得容易多了,這一點他深信不疑。   走到一樓時,他又已滿頭大汗。站在門口等沒多久,便看見宇誠身影。   他將塑膠袋遞給繼康,接著說:「鎖匙跟預付卡都在裡面,我手機號碼抄在門號申請書背面,你的號碼我輸入了,別掉了喔!」   繼康接過之後點頭笑著,「那晚點見,我會來跟你一起吃晚飯。」   宇誠點頭,「你如果真要過來,行李不要帶太多,地方很小,擺不下!」   「我知道啦!多帶點錢比較實在。」繼康笑著說。   「我要是去上課,你就自己一個人打電動好了,記得把你的寶貝帶出來。」   「我的獨家精選也要帶嗎?」繼康開玩笑地問。   宇誠哭笑不得地說:「隨便你!」然後走向馬路,準備攔車,突然想起,於是轉頭看著繼康,「你身上有錢吧?」   繼康掏出口袋裡唯一紙鈔,笑著說:「有啦!我有留五百。」   宇誠攔了計程車,繼康依舊笑容滿面,彷彿未來一片光明,隔著車窗對他燦笑。宇誠自己則不樂觀,望著計程車逐漸駛遠,心情又莫名沉重起來。望著藍天,深深呼了一口氣,隨後爬上樓,返回臥室。   拿出手機擺在床頭,決定不想了。繼康來也好,沒來也沒關係,總之改變不了自己目前的處境。有人作伴當然比較好,不過這不在他掌控之內。期望少一點,將來即使失望也不會太難過。今天可以再見到繼康,他已經十分滿足。如果晚一點繼康真的實現承諾再次出現在這,宇誠傾向把它當成意外的驚喜。這樣想,合情也合理,而且比較沒負擔。趁著睡意,他決定先睡覺再說。   繼康下了車,跟警衛揮了手。吃力地回到房間,隨後拿出大背包,反覆思考著應該帶些什麼?能帶的有限,衣服、鞋子、遊戲軟體?他掙扎著比例與數量。最後決定以娛樂為主,其他東西,反正有錢就可以買;現階段,他比較多的時間是獨處,一來行動不便,再則,他最怕無聊。   吃過午飯,他一直站在若雲房間門口,憂慮著要如何開口?   王嫂看見他舉動,只覺奇怪,在樓下對著他笑,然後猛搖頭,最後才回自己臥室睡午覺。   深呼吸之後,他伸出手敲門,「漂亮媽媽,你在忙嗎?」   若雲開了門,「沒啊!什麼事?」   「我有話跟你說。」繼康開始緊張。   若雲雖然納悶,但還是淡笑著,「進來啊!」隨後想起,「你站著可能比較舒服。」說完便望著繼康,等待著他開口。   「我…」   若雲看著他,眨著眼,不明白他為何吞吞吐吐?   「我…」   若雲忍不住笑了,「你怎樣?」   繼康勉強說出口,「我是gay!」   若雲只覺好笑,「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繼康再次加強語氣,搖著頭說:「我是說真的,我是Gay,我喜歡宇誠。」   若雲笑容僵住了,睜大眼睛望著繼康。



愛,暗湧 (027)←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暗湧 (029)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