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anuary 7, 2011

如果,不是你 (43.結)

海風鹹暖的氣味未變。而他知道,無論對誰?他勢必都得說謊


  小至結婚那天,段毅剛並未出席。想像總是比事實簡單,遙遙祝福是一回事,儘管真心誠意,若要親身面對,卻仍有股說不出的苦澀,幾經猶豫,最後決定作罷。
 
  部隊晚點名結束,賴以軒沒回寢室,直接去找段毅剛。「你的謝卡。」
 
  段毅剛匆匆瞥了一眼,便收進抽屜裡。「熱鬧嗎?」
 
  「還不錯,我當司機兼招待,累死了。」賴以軒隨後抱怨,「你不是說要去,害我昨天等半天,你連通電話也不打。」
 
  「假沒准我怎麼去?」
 
  「小至要我把手機拿給你,以後你要找他打這個號碼。」賴以軒從口袋裡掏出張紙條,「你們原本網內互打那個門號,他叫你去停掉。」
 
  「好,我知道了。」
 
  「手機我放在你房間桌上,你回去再看吧。」
 
 
 
  開啟手機電源,段毅剛發現自己過去發送給小至的簡訊全都在。心裡有些安慰,過往的一切並未全然空白。卻也明白兩人的關係,比起過去只會少不會多。至少形式上是如此。
 
  「你以後如果要找我,盡量白天打,除非急事……」
  
  「我知道。」段毅剛接著問:「沒去度蜜月嗎?」
 
  「沒啊,賺錢都來不及了,還花錢,以後再說。」小至接著又說:「還有,我以後也沒時間上MSN了,先跟你說一聲。」
 
  自己未婚,對於實際的婚姻狀態不甚了解,只能揣度,盡可能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身邊週遭好友的實例也不多,況且,軍人的家庭和一般家庭應該不盡相同。範圍再擴大,只要是對婚姻懷抱負責任態度的男人,婚姻像是另一個世界,無論幸不幸福?自己的時間總是不多。不再是一個人了,這樣說未必精準,但很多時候不是真正的自在與自由卻是不爭的事實。
 
  聯絡並非不便,但時間點該有考量,頻率勢必減少。很多事情,因為小至的婚姻狀態,很自然地,必須有所調整及改變。彼此算是各退一步。前方的路彷彿已到了盡頭,唯有回頭、轉身,別無選擇。只不過,段毅剛哪兒也不想去。
 
  很多話不便說,說了可能也無濟於事,只會徒增彼此壓力,特別是小至。這樣刪刪減減,一退再退,最後剩下的極其有限。所幸,回憶中的一切大半甜美,足夠慢慢咀嚼一再回味。成為無奈與感傷時,能夠化作支撐心靈平衡的特效藥。
 
  同樣的,段毅剛想不出解決的方法,被迫只能甘之如飴。他相信小至必然比他更煎熬。他不是容易胡思亂想的人,一旦習慣了,很多事其實也沒有太多「好」與「不好」的分別,一併歸諸於現實。
 
 
 
  再見到小至時,賴以軒滿臉錯愕與驚訝。兩人省略客套的招呼,小至雖衝著他微笑,卻十足隱藏著有苦難言、強顏歡笑的神色。
 
  「最近還好嗎?」光看便知應該是不好。小至除了消瘦,彷彿不知累積了多少疲倦。但此時此景,賴以軒實在也不知該從何開口,表達他的關心。
 
  小至微微點頭,然後問道:「想要喝點什麼?」隨後搔著頭,「冰箱好像還有咖啡跟綠茶。」
 
  「不用了,我只是來看一下你,等等要回家。」很多話臨到口,卻還是硬生生嚥了回去。賴以軒不方便以親戚的立場詢問他,眾人皆關心的問題,「何時生小孩?」也不適宜以朋友的立場直搗黃龍,「你們夫妻性生活究竟如何?」更無餘力代為轉達段毅剛的關懷。心裡和眼底盡是擔憂,「你真的還好嗎?」
 
  小至默不作聲,直接走向冰箱。冰箱門開啟的同時,蒼白的燈光襯著他的面容,更顯無奈。直到將咖啡遞給賴以軒時,才平淡地說:「還不是這樣。」
 
  客廳裡點著微亮的橙色燈。窗戶向陽一邊的窗簾縫隙,透著外頭燦爛的陽光,斜斜的一條光影,映在地板上。賴以軒接過飲料,「要不要出去走一走?」或許換個地方,他們可以多聊幾句。
 
  小至搖頭,「我得睡一下,晚點還要送貨。」
 
  對話難以持續,賴以軒望著他,依舊無法啟齒。「那如果有事的話,記得打電話給我。」擱下手上未開的飲料,站起身說:「或是打給阿剛也行。」
 
  小至紋風不動,讓人分不清他是沒聽到還是無所謂。
 
  「那我走了,你去睡一下吧。」
 
  小至陪他走到門口,輕揮著手,連話都省了。賴以軒再轉身時,已不見他的蹤影。步下階梯,走過層層迂迴的下彎小徑。頭頂著大太陽,方才冷肅的感受仍無法擺脫,心沉甸甸的,他很確定,小至過得並不好。除此之外,這趟算是一無所獲。經過港口旁,海風鹹暖的氣味未變。而他知道,無論對誰?他勢必都得說謊。
 
 
 
  聽完賴以軒講述小至的近況。段毅剛欣慰的點頭稱是。總是隔了一個人,也不便多加追問。況且,他自己也明白。現在的他,什麼也無法給。即便給了,可能只會造成不必要的困擾與負擔。就連主動聯絡也是。
 
  「下個月想辦法休假排一起吧。」賴以軒忽然提議。
 
  「幹嘛?」
 
  賴以軒刻意輕描淡寫地說:「我們好久沒一起出門玩了,你不會想去露營嗎?」
 
  段毅剛立即明白,卻顯得舉棋不定,「看看吧,如果請得成就去。」北上找鐘至興碰面,他意願相對濃厚。至於重回小儒子當初背著他和賴以軒露營的地點,早已事過境遷,他無意追尋。況且那麼多年過去了,他既無近鄉情怯的懸念,也不會有絲毫舊地重遊的懷念與回憶。去或不去?其實不重要。
 
  「就當是陪同學吧。」賴以軒訴諸溫情,「我覺你應該跟我去一趟。」
 
  段毅剛不再堅持,「我先把假單寫好,你負責搞定。」
 
  賴以軒面帶微笑,「沒問題。」










如果,不是你 (42.以後)←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