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6/14

約翰‧克里斯朵夫



真正的光明不是永沒有黑暗,而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
真正的英雄不是永沒有卑下的情操,而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


 
正在開心著小屋種了好幾年的大岩桐,
終於開花了!
之前, 只要結了花苞, 就會被蝸牛吃掉.
這回, 美美的開了一朵, 還有三個小花苞等待著綻放.

不消兩日, 花朵不見了, 連花苞嫩葉都不見蹤影.
惱著這可惡的蝸牛時,
看見肇禍者正悠悠的以爬行在一旁剛冒芽的香草上大塊朵頤.

我二話不說, 把它抓起來就想摔破它的脆笛酥.

但拿在手裏, 沈甸甸的它, 讓我想到要長這麼大, 多麼不容易呀....
不行, 不能放過它.

於是找了一個籠子, 監禁它.
讓它吃我允許的植物, 總行了吧!



於是, 它有了牢籠, 有了牢飯,
還有了名字:
約翰‧克里斯朵夫

讓它知道, 個人要生存在社會中, 有多麼大的衝突.

心底其實開心著有了新寵物.

沒想到, 幾天後, 它老兄力氣竟能打開籠門,
逃了~


我把這訊息放在當時還存在的臉書上,
於是天南地北的每個角落裏,
大家都看到了約翰‧克里斯朵夫的踪影.
大家好樂.
可能想考它彈個鋼琴, 來驗明正身.

慢慢的, 就忘了這件事, 這隻蝸牛.

沒想到, 又來了....
沒了葉子東倒西歪的田字草旁邊,
那不是約翰嗎?
它高舉觸手, 好像跟種了可口植物供它享用的我說:
"有了朋友, 生命才顯出它全部的價值."



可惡, 再關你一個無期徒刑.

在今天下著雨, 放風讓它吃吃桑葚和嫩草時,
我想了想這隻蝸牛的一生....



人類佔領了樹林和約翰的食物,
幾乎沒有容身之處的它,
慢慢在狹縫中生存著,
不小心吃了它也不知道是誰種的植物,
就會被狠狠的摔爛踩爆.
變成一灘黏兮兮的糊肉, 消失在世間.
到底誰有資格關了它, 還判它個無期徒刑.

好啦, 好啦, 約翰,
有空再帶你進都蘭山裏,
讓山神好好的照顧你.
你就暫時住在小小的籠子裏,
大山大樹大草原, 就要來了.
 


暗夜哭聲←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