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2/20

孩子不欠父母,為何國家還要幫父母養小孩?育兒津貼、教育補助補助解決少子化問題,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

鳴人選書介紹《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不談義務,不是責任,我們依然可以選擇好好愛父母》,寫了一堆但不符臺灣法律,因臺灣規定子女有扶養父母義務,但若以子女無義務回饋父母的角度看,零到六歲國家養與育兒津貼制度就極其荒謬,簡直是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以下說明之:

鳴人選書介紹《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不談義務,不是責任,我們依然可以選擇好好愛父母》
鳴人選書介紹《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不談義務,不是責任,我們依然可以選擇好好愛父母》

芭芭拉.布萊許(Barbara Bleisch)寫的這本《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不談義務,不是責任,我們依然可以選擇好好愛父母》,簡介了幾點:認為父母子女間債務人與債權人的比喻錯誤、享受服務後的付款內容並不明確而沒有「孩子有能力償還債務,並且在某個時候結清和父母的帳」之類的契約關係、雙方缺少協議、「只因為他們是某人子女就欠父母的債,這種想法也不能成立」、「孩子成年後對父母有所虧欠的觀念是錯誤的」等,我沒有看過該書,但這幾點應該已經很能說明作者的看法了。

同理可證:把親子關係類比到國家與人民,這些孩子是這些人民自己要交配繁殖的,國家也沒有抓人來配種,為什麼國家應該「幫忙養小孩」?

這些小孩如果從小有「接受國家栽培」例如育兒津貼、教育補助乃至國民教育,難道長大以後就「有義務回饋國家」,如果回饋的kpi指標不夠怎麼辦?例如A與B,一個長大後成為整天鬼扯蛋的名嘴,另一個是一個勤勤懇懇的勞工,難道國家可以強迫名嘴服勞役「回饋社會」??

如同此書的概念,接受「接受國家栽培」例如育兒津貼、教育補助乃至國民教育的人,根本也沒有必要如同子女對父母的陳舊觀念如「長大後要孝順父母」,「長大後也未必要怎麼報答國家」,不是嗎?

用另一個說法,如果某臺灣人從小吃國民黨的奶水、黨國栽培、中華民國的庇佑,難道這個臺灣人長大後就不能搞台獨推翻中華民國或是移民嗎?

另一方面,我們對照台灣大學教授薛承泰「誰來和國家一起養?」一文,他提到行政院公布「零至六歲國家一起養規畫報告」,宣稱為落實蔡總統政策,推出「平價教保續擴大」、「育兒津貼達加倍」及「就學費用再降低」等新措施。但最新統計出爐,元月出生數九六○一人,生不如死達六七三一人,雙雙破了單月紀錄。按此,今年恐怕連十六萬嬰兒都保不住囉!

其言下之意顯然認為政府「做的還不夠」,但臺灣人要不要交配繁殖下一代是自己的事,這些下一代臺灣人也未必能對臺灣有什麼天大貢獻,這樣灑錢,有必要嗎?

臺灣有非常多人如同蔡英文呂秀蓮陳菊一樣選擇不婚不生的人,貢獻有沒有比生很多的人多我不知道,但她們與選擇單身或不育的人都為自己的選擇負責,這些生育的人如今期待政府編列各種預算補助「零至六歲國家養」,這是搞什麼鬼,我為什麼要幫他她們的選擇買單?

單身者為何要幫忙已婚生育或未婚生育者養小孩?關我們屁事?

這些小孩難道長大後會照顧未來年老的我們?別笑死人了,她/他們連自己的父母都未必想養了,套《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一書的邏輯,不是嗎?

薛承泰「誰來和國家一起養?」提到一個「願景」,我其實很期待,他說:

二一○○年台灣大概只剩六百萬人,不用擔心土地負荷與能源不足,打開窗外一遍青山綠水,就是看不到小孩奔跑,聽不到嬰兒哭聲…」

這不是很好嗎?

臺灣人一定要少子化,大家努力完成這個目標!

Link:少子化有益於台灣?「0到6歲國家養」是有害台灣的政策?

Blackjack 2021/2/20

薛承泰/誰來和國家一起養?

2021-02-19 03:43 聯合報 / 薛承泰

行政院公布「零至六歲國家一起養規畫報告」,宣稱為落實蔡總統政策,推出「平價教保續擴大」、「育兒津貼達加倍」及「就學費用再降低」等新措施。不巧,最新統計出爐,元月出生數九六○一人,生不如死達六七三一人,雙雙破了單月紀錄。按此,今年恐怕連十六萬嬰兒都保不住囉!

蔡總統第二任過了近九個月,行政院落實總統政策還分階段,想必是預算吃緊。例如,育兒津貼選舉政見,只能從今年八月先調升至三千五百元,明年八月再提高至五千元。別忘了,明年是虎年,即使調升到每月五千元,年輕人有感也來不及生啊!

蔡總統開支票時,對狀況了解並精算過嗎?一樣情形發生在五年前大選喊出的廿萬社會住宅,如今只得東拼西湊來做進度;政府宣稱,第一階段八萬戶「部分是由地方政府主導」,且去年已達標。好像縣市長選舉時,候選人都已經和蔡總統商量好了,一起來兌現支票?

筆者認為,不論是育兒津貼或社會住宅,不能只是大方地花納稅錢當政績,如果加碼是為鼓勵生育,目標就不應停留在「減輕家庭育兒負擔」,因過去四年多來就已如此標榜,不是嗎?政府應先檢討目前措施,為何會出現連續四年生育往下掉現象?是因為父母負擔未減輕不敢生?是年輕人不敢結婚,遑論生育?還是領導人自己的態度呢?

此外,這次加碼會較有效嗎?起碼要做點精算或推計,並設定具體目標才算對納稅人負責。例如,在二○二四年前生育率提升至一點二人,或每年新生兒達十八萬人;居住正義方面,要讓年輕人居住負擔減少卅%,或讓六成夫婦四十歲前有一個家。做得到嗎?

「少子化是國安危機」,提高津貼補助當然會減輕育兒負擔,可是不必然提升生育率;經濟誘因只是必要條件,須配合觀念與生活型態調整,才可能讓生育率回升。

學者最喜歡參考中北歐國家,生育率能維持在一點六至二間,除了大批年輕移民貢獻生育,更重要地,鼓勵生育時間點,通常生育率在一點三至一點六間,因為生活型態與觀念未凝著,生育率尚有提升的彈性。我國自一九九八年以來移民也貢獻五十萬以上孩子,可是錯過鼓勵時間點,二○○三年以來生育率就低於一點三。總之,除政策內容,政策推出時間點,才能反映決策者對狀況與趨勢的掌握度。

近年生育與結婚快速雙降,當前廿五至卅四歲共三百廿萬人口中,有偶者只有八十八萬人,占廿七點五%,從這數字即可估出未來五年生育量了。作為決策者,若不提倡婚姻,就想辦法學歐洲創造婚外生育機會吧!

換個角度論,在科技發展下,生育率下降與人口負成長真是問題嗎?即使到二○四○年,老人占三成又何妨,反正有AI與機器人投入長照。若持續目前生育趨勢,二一○○年台灣大概只剩六百萬人,不用擔心土地負荷與能源不足,打開窗外一遍青山綠水,就是看不到小孩奔跑,聽不到嬰兒哭聲;當然,不論小學或大學,數量只要目前四分之一就夠!這樣一個「又老又小」的台灣,若要有競爭力,只有祈禱其他國家生育也都要像台灣!

(作者為台灣大學教授)




從《獵女犯》論轉型正義:臺籍日本兵與戰俘監視員幫日本屠殺平民小孩強姦婦女至死無悔,是高貴情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鳳梨被大陸禁止風暴:不要再說銷往全世界了,看藍綠政客對農業的無知,根本無意解決冷藏與運送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