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10/25

「零付費」沒有錯:外籍看護的台灣雇主不是弱勢也應該負起責任,從郭台銘陳水扁余天們談起

印尼外籍看護自明年起「零付費」工作,雇主需支付7萬元以上機票與訓練費用,其實「零付費」早在許多國際代工廠商中運作,現有指責「零付費」傷害「弱勢」雇主,但一年至少付得出將近三十萬請外籍看護的人怎會是弱勢?台灣怎能始終自外於國際潮流?

所謂「零付費」(Zero Placement Fee)即「所有勞工不應為了被雇用而支付任何費用,尤其是外籍移工」,這規定避免製造血汗工廠、人口販運,因為勞工不必因為龐大債務被迫工作、加班、失去自由。如果看報導者的這則報導,就可以知道這個政策的來龍去脈,台灣代工企業與下單的跨國大企業對這個政策的出現,其實在某種程度做出了極大「貢獻」,台商因「強迫勞動」屢被國際譴責,2018年,RBA曾點名台灣廠商「放任仲介向移工收取高額仲介費,導致工人前兩年常為了還債而工作」。我們也指出無論是美國勞動部的「強迫勞動製品清單」或美國人口販運問題報告都提到台灣外籍看護與遠洋漁工「受迫於肆無忌憚的仲介與雇主,被迫從事合約規定以外的工作,並處於被剝削的狀態,成為勞動販運的被害人。」

換句話說,此政策若真正實行後,台灣外籍看護來台前要支付的7~10萬元來台機票、護照、體檢、安置、訓練等相關費用,從此都要雇主出,輿論有因此指責政府南向政策或「印尼政府獅子大開口」,或是台灣國際勞工暨雇主和諧促進協會理事長賴昱崧表示「一旦要收費,7萬元至10萬元的費用全由雇主負擔,很多弱勢雇主恐怕也付不起」,如果以勞動部統計調查外籍家庭看護工六月份薪資平均為1萬9947元,包含經常性薪資1萬7550元、加班費2059元來看,一年薪水24萬,每月伙食水電費5000元計算,一年花得起三十萬的長照家庭怎麼會是弱勢?那些使用長照低收入免付費的家庭才真正是弱勢吧!

從台灣現行長照2.0的付費機制來看,政府給申請者的補助上限每月高達3萬6,180元,比外籍看護「薪水」高很多,但即使是失能等級第八級,也沒辦法把這些補助「轉換成」外籍看護「一天24小時/一年365天隨侍在側無微不至的服務」,我們若以聰明使用長照2.0服務居家照顧服務篇(懶人包)的重度失能第八級王阿公作為例子來看,他用好用滿每月額度,一個月付六千左右,根據長期照顧給付及支付基準,以其每個單位都30分鐘計算,11個單位也不過5個半小時,而且一個月只有週一到週五來服務,要是沒有人在其他時間照顧,王阿公怎麼辦?誰負責?一個月剩下的600多個小時還不是要家屬負責!

衛福部舉例重度失能者用滿額度的情況 翻攝自 聰明使用長照2.0服務居家照顧服務篇(懶人包)
衛福部舉例重度失能者用滿額度的情況 翻攝自 聰明使用長照2.0服務居家照顧服務篇(懶人包)
衛福部舉例重度失能者用滿額度的情況 翻攝自 聰明使用長照2.0服務居家照顧服務篇(懶人包)
衛福部舉例重度失能者用滿額度的情況 翻攝自 聰明使用長照2.0服務居家照顧服務篇(懶人包)
長照服務一單位為30分鐘 翻攝 長期照顧給付及支付基準
長照服務一單位為30分鐘 翻攝 長期照顧給付及支付基準

這就是一般有重症家人的民眾,寧可請外籍看護也不願意用長照2.0的原因了,但如前所述,聘僱外籍看護的一年「薪資成本」約30萬台幣,王阿公的家人之所以不請外籍看護而要靠政府,原因當然不是因為「想省錢」而是「沒錢」。

進一步說,如果從外籍看護台灣雇主的「圖像」來看,有錢有勢的台灣人「特別愛用外籍看護,而且經常要她們做分外的事」,舉例來說,目前財產高達69億美金的郭台銘,他孝順母親的方式就包括聘請外籍看護,剛好也是印尼籍看護,社會上並沒有指責他曾為首富卻不給台灣人就業機會,因為外籍看護「好用又24小時待命」,使用過的台灣人也實在太多了。只不過,因為「太好用」,郭台銘太太曾馨瑩被直擊到百貨公司血拚,身旁幫忙提袋的居然是外籍看護,由於外籍看護只能照料受看護者的生活起居,而且顯然這位印尼籍看護拿的東西也不像是幫郭媽買日常生活用品或她個人所需,當時被檢舉後,經台北市政府勞工局約談,只罰郭台銘太太曾馨瑩三萬元。

郭台銘太太曾馨瑩被直擊到百貨公司血拚 翻攝蘋果日報
郭台銘太太曾馨瑩被直擊到百貨公司血拚 翻攝蘋果日報

這類把「印尼看護當外傭 」的行徑,廣泛出現於社會新聞中,例如宋達民帶妻小到大佳河濱公園玩,身旁跟著提著大包小包的外傭,因此被懷疑違法指派家庭看護工從事許可外工作,引發勞工局稽查,此外還有還有要她們拖地、撿狗毛,違法把外籍看護當家傭使用的徐薇、民進黨余天之妻李亞萍等人,立委王榮璋在立院質詢時指出,藝人在電視上討論怎樣聘用長得漂亮、皮膚白的外勞,甚至要外籍看護工去遛狗,與聘用目的不符,「民眾會覺得好像演藝人員待遇好,就可以請外勞。」,節目中還有藝人提到,原本要幫年邁母親聘外籍看護工,但因看護工不會做飯,反要母親下廚。勞委會官員也質疑:「可以做飯給別人吃,為什麼有資格聘外籍看護工?」

最荒謬的是,陶晶瑩老公李李仁與不肖業者勾結,以自己和大姨子陶晶晶需要照顧老母名義,偽造巴氏量表先後聘兩名外籍看護,後來陶晶瑩也親自出面道歉,說當初真的是因為母親和婆婆身體都不好,但其實這些外籍看護在做啥?實際卻都在陶晶瑩家帶小孩。而這類偽造巴氏量表、不符外籍看護工或家庭幫傭工作範圍的案例不勝枚舉,名人因為樹大招風常被檢舉,民眾私底下也有類似行為,勞工局平常會稽查嗎?

有錢有權有勢的人找外國人當看護,似乎已經是台灣常態,前總統陳水扁於2015年2月聘請印尼籍外籍看護,其妻吳淑珍也請外籍看護,如果從2005年的141,752看護工、2,263家庭幫傭到2020年9月的252,100看護工、1,670家庭幫傭人數來看,台灣人已經對外籍看護工的「需求」,正反映出台灣長照制度的崩潰與有能力者的濫用。

高雄市勞工局指陳水扁自2015年申請外籍看護 翻攝自由時報
高雄市勞工局指陳水扁自2015年申請外籍看護 翻攝自由時報

再根據莊博鈞論文《臺灣社福外勞政策之政治經濟分析》的介紹,外籍看護工從1992年的306人,一路變成如今的25萬人,究竟是怎麼回事?情況不是失控了嗎?

台灣社福移工人數統計(只擷取2005年與2020年9月數據)  翻攝勞動部網站
台灣社福移工人數統計(只擷取2005年與2020年9月數據) 翻攝勞動部網站
歷年社福外籍勞工人數 翻攝 莊博鈞,臺灣社福外勞政策之政治經濟分析,中山大學,2016年,56頁
歷年社福外籍勞工人數 翻攝 莊博鈞,臺灣社福外勞政策之政治經濟分析,中山大學,2016年,56頁

我已經寫過相當多關於台灣長照制度量能不足的問題,外籍看護人數從1992年至今暴漲約824倍,儘管歷屆政府都推動相關制度,這麼多的外籍看護需求顯示出一個殘酷的現實,台灣人沒有能力自己照顧自己的老人與失能者。本文的看法是,既然政府解決不了長照問題的需求,又不願意提供25萬以上外籍看護與家庭幫傭真正有受勞基法保障的機會,台灣基於不被世界當成血汗勞工的「基地」與至少稍微人性對待這些已經被法律歧視的「勞工」,難道不應該讓台灣加入「零付費」的行列,減低外籍看護被壓迫的情況!

blackjack 2020/10/25

印尼移工零付費 衝擊27萬家庭
04:102020/10/22 中國時報 林良齊

印尼政府日前片面宣布,明年元月起實施輸出印尼移工「零付費」政策,移工護照簽證、來回機票和訓練費用約7到10萬元,都將轉由台灣雇主負擔,引發我雇主強烈反彈,沒想到印尼政府再度公告,指政策提前於今年11月啟動。台灣國際勞工暨雇主和諧促進協會警告,若印尼方強硬實施,等於陷台灣目前27萬長照家庭於水深火熱中的死亡深淵。


我雇主團體昨天赴印尼駐台辦事處強烈抗議,呼籲勞動部盡速與印方協商。勞動部長許銘春表示,已持續透過外交管道表達我方立場。

據勞動部統計,去年雇主一整年約新引進17萬餘名移工,其中印尼籍達5萬8000餘名,與此次「零付費」相關的社福移工人數高達4萬786人。

增7到10萬 弱勢雇主付不起

該協會理事長賴昱崧表示,如果依照勞動部的態度「雙方協商完成前不能實施」,恐怕造成印尼移工明年無法來台,最後受害還是台灣的雇主。且一旦要收費,7萬元至10萬元的費用全由雇主負擔,很多弱勢雇主恐怕也付不起。

他國恐跟進 勞動部續溝通

協會指出,如果印尼單方強硬實施,其他外籍移工引進國勢必跟進實施,未來台灣雇主申請一位外籍看護費用,以目前仲介告知雇主的價格,至少將調高7至10萬不等,實非一般長照家庭所能負擔,估計台灣目前有27萬長照家庭將受衝擊,陷於水深火熱中的死亡深淵。

「勞動部應該硬起來」,中華民國脊髓損傷者聯合會理事長陳善修呼籲,可以採取強硬作為如凍結、開發其他移工來源國等,逼迫印尼與台灣坐下來談,才可以保障台灣雇主的權益。

民團籲凍結印尼 改聘他國

勞動部長許銘春表示,有關印尼方片面提及訓練費等費用由我國雇主負擔一事,不是只針對台灣,還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等14個國家,但目前透過外交管道瞭解其他國家對此事沒有具體的表達,但勞動部會持續透過外交管道表達我方立場,希望印尼政府的相關規定都能兼顧我國雇主權益還有移工工作機會。

勞動部該硬起來 別遇南向就軟腳

#雇主 #外交管道 #勞動部 #印尼移工 #實施

勞動部該硬起來 別遇南向就軟腳
04:102020/10/22 中國時報 鄭郁蓁 、林良齊、新聞透視

台灣2026年將邁入超高齡社會,每5個人就有一個是老人,國內的長照政策佈建卻總是趕不上國人老化腳步,以致外籍家庭看護工就成了長照政策最後一張安全網,至少讓一個家庭維持經濟活動而不被拖垮。如今面對國內看護最大宗的印尼政府勒索,勞動部應該硬起來,拿出態度爭取,而不是「被綁架」得毫無招架之力。


根據勞動部109年最新統計,外籍移工在台人數達71.9萬人,國籍別以印尼籍27.9萬人居首,其次為越南籍22.1萬人及菲律賓籍 15.9 萬人。社福移工中,則高達99.3%都是看護,擔任看護的移工就有27萬人,以最需要移工協助的台灣70餘萬中重度身心障礙者來看,其中有23萬餘人使用外籍家庭看護工照護,23萬餘人中又以印尼最多人數達19萬餘人。

印尼海外勞工安置暨保護局在今年7月底召開記者會指出,明年起輸出的家庭看護工將採「零付費」,意謂最高可達10萬元的訓練費、機票費等都將由移工輸入國雇主負擔,一直到昨天為止,勞動部僅一再跳針,未收到相關訊息,而不願正面回應拿出態度,不僅讓台灣的雇主十分失望,更恐讓台灣數萬個家庭陷入黑暗。

政府口口聲聲說,目前有長照政策可以協助,但事實上,長照不好用,包括時段不好配合、照服員不固定,品質良莠不齊等問題都讓不少使用者詬病,長照政策難以真正協助我國長照需求者,現階段要完全取代外籍家庭看護工,根本不可能。

諷刺的是,面對印尼政府獅子大開口,勞動部卻像是軟腳蝦,不僅不敢硬起來向印尼表達強硬訴求,為數十萬長照家庭爭取權益,甚至連個辦法也拿不出來。問題是,印尼得逞後,恐也引起其它南向國家跟進,難道這就是蔡政府要的南向政策嗎?

#勞動部 #家庭 #協助 #長照政策 #移工




郭台銘決策讓威斯康辛州工廠不生產任何東西或不賺錢,每年也要繳稅3,000萬美元,有錢就是任性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郭台銘傳下令「徹底擊敗」立訊?為何國際媒體不相信郭台銘「已經不管鴻海的事」?郭台銘的國際信用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