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10/14

蔣介石1949年12月7日「總統令」中華民國政府「遷台」?當時李宗仁是代總統,蔣介石是下野平民!

中華民國政府於1949年12月7日從成都遷台,總統令為「政府遷設臺北,並在西昌設大本營,統率陸海空軍在大陸指揮作戰。此令」,但如同臺灣戒嚴,都未有代總統李宗仁簽署宣告,下野成為平民的蔣介石又無權下令,我們就從臺灣民聲日報1949年12月8日的報導來研究:

出刊日期: 1949/12/08 星期: 四 主要報刊別:臺灣民聲日報

我們先看第一篇中央社七日報導「總統昨日頒佈命令,中央政府遷設臺北,在西昌設大本營指軍作戰」,最末尾就是這個「總統令」。

1949/12/08臺灣民聲日報 引自http://das.nlpi.edu.tw/
1949/12/08臺灣民聲日報 引自http://das.nlpi.edu.tw/

當時有總統職權的人不是已經下野的蔣介石,而是代總統李宗仁,他當時在美國就醫,7日當天去舊金山的唐人街,要如何頒佈總統令?

1949/12/08臺灣民聲日報 引自http://das.nlpi.edu.tw/
1949/12/08臺灣民聲日報 引自http://das.nlpi.edu.tw/

我們再看蔣介石當時被中央社稱做什麼:

1949/12/08臺灣民聲日報 引自http://das.nlpi.edu.tw/
1949/12/08臺灣民聲日報 引自http://das.nlpi.edu.tw/

請注意,蔣介石當時被中央社稱為「蔣總裁」,是國民黨「總裁」而沒有官職,那中華民國政府於1949年12月7日從成都遷台的「總統令」,究竟是誰簽署宣告的?中華民國是不是不戰而逃?

我手上有一本唐德剛寫的《李宗仁回憶錄》(曉園出版社,1993年一版二刷), 2009/10/31傳出唐德剛於廿六日過世的時候,我寫了一篇唐德剛與《李宗仁回憶錄》紀念他,現在就引用此書來看蔣介石如何拖垮李宗仁。

唐德剛 udn資料照片/曾慧燕攝影
唐德剛 udn資料照片/曾慧燕攝影

我們先看李宗仁對蔣介石放棄中華民國長江以南半壁江山給中國共產黨的描述:

李宗仁指出蔣介石的陰謀:

蔣先生在決定引退之時,即已準備放棄大陸,退保臺灣,以貫徹其改造黨政軍成為三位一體的心願,維持一個清一色的小朝廷。他更深信大陸放棄之後,國際情勢必益惡化,第三次大戰亦必隨之爆發,即可因人成事,回大陸重溫接收政權的美夢。為佈置這一退路,蔣先生於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突然命令孫科的行政院任命陳誠為臺灣省省主席。」(曉園版,621頁)

蔣介石密令黃金運台,李宗仁要求黃金運回,陳誠拒絕!

陳誠上任後,蔣先生便密令將國庫所存全部銀元、黃金、美鈔運台。因自三十七年八月”金圓券“發行之後,民間所藏的銀元、黃金、美鈔為政府一網打盡。據當時監察院財政委員會秘密會議報告,國庫庫存金鈔共值三億三千五百萬美元。此數字還是依據中國公開市場的價格計算的;若照海外比值,尚不止此數。庫存全部黃金為三百九十萬盎司,外匯七千萬美元和價值七千萬美元的白銀。各項總計約在美金五億上下。」(曉園版,621頁以下)

蔣介石又下令匯一千萬美金給毛邦初,讓李宗仁無軍餉可用!

蔣先生在下野的同日,又手令提取中國銀行所存的美金一千萬,匯交當時在美國的空軍購料委員會主任毛邦初。囑毛將該款以及毛氏手上的餘款悉數自紐約中國銀行提出,改以毛氏私人名義存入美國銀行。…因此在我就任代總統之日,手頭一文不名。」(曉園版,622頁以下)

這位蔣介石重用的毛邦初,據悉貪污了600萬至2000萬美元之間。

李宗仁亦指出,蔣介石下野前,共軍軍力有200萬,國軍軍力有350萬,蔣介石卻要放棄長江以南的中國,並到主權歸屬有問題的臺灣,我們看李怎麼說:

一月五日,時距蔣先生正式下野尚有十餘天,司徒大使遣其私人顧問傅涇波來見我說,美駐華軍事代表團長巴大維將軍聞悉蔣氏有計劃地放棄大陸,經營臺灣,甚為詫異。因自平、津、濟南失守,及徐州會戰失利後,共軍雖已增至二百萬人以上,但國軍亦立即調整補充,兵力仍號稱三百五十萬,雖裝備奇缺,唯尚有半數可戰之兵。且西北地方和長江以南省份依然完整,在此時期即做放棄大陸的準備,無乃太早。巴大維將軍並認為臺灣系美軍從日本手中解放出來的,雖開羅會議時有歸還中國的協定,但在對日和約尚未簽訂之前,其主權誰屬,究未有法律的根據。今蔣總統即欲據為己有,作為撤退海軍、空軍的基地,似有僭越之嫌。巴大維將軍擬請司徒大使向蔣總統提出口頭的抗議,但是司徒大使尚未決定採取任何行動,故特遣傅君先來問問我的意見。

我只好對傅君說,我對蔣先生這項計畫一無所知,未便作任何表示。傅君始怏怏而去。

事後種種跡象證明巴大維的消息是正確的。蔣先生確已作放棄大陸的決定。他要我出來,不過暫作他的擋箭牌,好讓他從容佈置。佈置好了,他就要促使我早日垮臺,再由他自己來和共產黨唱對臺戲。我如果真在南京勵精圖治,作防堵共軍渡江的有效措施,即有違于蔣先生的腹案。他必然要用盡方法,破壞我的計畫,使我不能以半壁河山與中共分庭抗禮

蔣先生既有這項決定,則我不論為和為戰是如何地努力,皆是徒然。因為軍國大權仍完全操在他手,我在京形同俘虜,只有聽任他的擺佈。」(曉園版,623頁以下)

李宗仁還提到,蔣介石處處阻擾他的施政,蔣愛怎麼做,李宗仁還要看報才知道:

…蔣先生對各項軍政大事控制的嚴密,實與退休之前無異。但是所有我對他的要求,如釋放張學良、楊虎城和自臺北提運金鈔回京等事,蔣先生卻又推託說,下野之人,不干預軍國大事,把責任推到陳誠頭上。但是我給陳誠的命令,蔣又授意陳誠置之不理。…

蔣先生幕後違法控制最明顯的例子,便是浙江省政府主席陳儀被撤職逮捕一事。三十八年二月底,京滬衛戍總司令湯恩伯忽親赴杭州,將陳儀拘押撤職。遺缺由湯部第七十五軍軍長周碞接替。

此事的發生殊出人意外,我身為元首,對近在咫尺的浙江省省主席的撤換拘押,直等報紙刊出才知道。時任行政院院長的孫科亦不知此事。」(曉園版,624頁)

李宗仁也談到被臺灣「神話」在上海「打老虎」的蔣經國,剛好證明蔣介石如何劫掠黃金到臺灣:

三十七年八月政府發行”金圓券“以吸收民財之時,蔣經國奉命去滬監督兌換民間白銀、黃金、美鈔。蔣經國為此特在上海組織了一個”青年救國團“約數千人,分頭逼迫人民兌換,並藉故查究商人販賣奢侈品。拘人、槍斃民命、查封商鋪,日有所聞。不肖之徒,乘機勒索,尤不勝枚舉。不到三個月,金圓券的幣值已不能維持,人心惶惶,舉國鼎沸,輿論尤嘖有煩言。蔣先生見搜刮民財的目的已達,為平民憤起見,乃下令撤銷蔣經國的兌換機構,並飭其率領”青年救國團“赴杭州候命。不久,蔣先生即引退下野。」(曉園版,625頁)

最後來談「莫名其妙被遷都、被變成復興基地的臺灣」。

1949年12月9日的民聲日報報導,省參議會議長黃朝琴表示全台七百萬人一致擁護歡迎政府遷台,剛好旁邊就是「『二二八』人犯獲得寬赦」的新聞。

1949/12/9民聲日報 引自http://das.nlpi.edu.tw/
1949/12/9民聲日報 引自http://das.nlpi.edu.tw/

臺灣人真的「真心歡迎」中華民國「遷台」嗎?

在歐素瑛,臺灣省參議會與中華民國政府遷臺,《臺灣學研究》第13期, 2012年6月,140-141頁,歐素瑛寫到:

至於臺灣人對臺灣前途之看法,尚多分歧,或託管、或獨立,或先託管再獨立,各不相同。大多數臺灣人對政府敗退之速均感到驚異,對臺灣前途更是憂心忡忡,因而高唱託管論,擬議由林獻堂為主席,嚴家淦掌財政,孫立人掌軍政,黃朝琴掌外交,李萬居掌民政,游彌堅掌經濟,黃及時掌貿易,劉啟光、林忠為無任所部長。主張獨立者亦不少,臺灣獨立黨洪耀甸等向麥帥提出陳情書,希望臺灣能如菲律賓,受美國保護而獨立,但美國最高國防會議決定不以武力干涉臺灣而未採納其陳情。而長期致力於臺灣民族運動的林獻堂,在京滬接連失守後,認為臺灣必成為中華民國的最後基地,並因此付出極大代價,其謂:「國內共黨變亂,南京、杭州等處失守,上海被包圍,不日亦將放棄,共軍別動隊侵入福建,不日將影響於閩南一帶,將來欲克復中原,非以臺灣為基地不可,而所受之犧牲,不僅區區之三七五減租而已,願諸君須有一番之大覺悟也。」其前往美國領事館與美方唔談時,除表達無意再受日本統治及對現在政府不信任外,希望臺灣人自主、臺灣實行自治。

臺灣「被變成復興基地」,其實不少臺灣人覺得「很不妙」,但在「二二八」的「餘威」下,全臺灣人還能有自由意志說「不」嗎?

現在一些還抱殘守缺大談中華民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人,就是那些當年強迫臺灣人支持蔣介石的幽靈,而如今仍把中華民國與臺灣連結的蔡英文及「臺灣已是獨立的國家,他的名字叫中華民國」的「務實台獨派」、把故宮當成「國寶」的臺灣政府…

還要被這個來路不明的「總統令」耍的團團轉嗎?

Blackjack 2020/10/14




李登輝前總統的墓誌銘有必要這樣寫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吳怡農竟是渣男?100分部長馮世寬痛斥吳怡農「那個渣男,不要聽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