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9/21

臺灣人的史觀問題不在於不教三國,在於繼承蔣介石的納粹中華民國史觀

108年課綱的國二歷史第一章「從商周到隋唐的國家與社會」共四頁,2,400年的歷史只有1,600字的篇幅,最近被輿論痛批,所謂「武王伐紂、春秋五霸、戰國七雄、三國鼎立、貞觀之治」全跳過,外界常有「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的痛心,現在問題是「亡哪一國」。

我向來對於臺灣教不教文言文、中國歷史持放任態度,臺灣人為什麼一定要學這些東西呢?甚至中文也未必一定要學,臺灣人不能直接放棄中文學英文嗎?要有犧牲一整代人文化的態度,才能破釜沉舟與英語國家接軌。

正如我在三年前「台灣要文化獨立,必須先滅文言文再廢除中文教育!這是讓台灣人不被大陸洗腦的最後機會!」曾經引用過唐德剛在《胡適雜憶》的意見:

我們有了方塊字教育愈普及,則民族愈團結;民族愈團結,則政治統一便愈容易推動。政治、文字、教育有其一致性,它也就限制了方言的過份發展。如今世界,四個人之中,便有一個是『炎黃子孫』,豈偶然哉?文藝復興以後的歐洲便適得其反。他們教育愈發達,則方言愈流行;方言愈流行,則政治愈分裂。這就是今日白鬼種族繁多之所以然也。這也就是兩種不同文字『偶然』的發展,在人類社會發展史上所發生不同的『必然』後果!」(193頁,from wiki 廢除漢字論)

就算目前兩岸有繁簡體字之別,臺灣人看得懂簡體字的人還是很多,在看陸劇的人更多,行政院長蘇貞昌就曾以「延禧攻略」批侯友宜心機多,如果連民進黨大員都有時間看中國劇,臺灣人受漢文化「潛移默化」的機率還會低嗎?

這些問題的根源還在於,蔡英文政府「接收」蔣介石中華民國史觀的問題。

蔡英文與民進黨的中華民國史觀十分錯亂,一方面說要對國民黨去納粹化,說蔣介石是希特勒,不認為孫文是「國父」,如果徹頭徹尾把蔣介石當「殖民者、外來政權」乃至「外國人」,因為蔣介石而出現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怎能硬要臺灣人接受?

很簡單的道理,如果某強盜搶了甲,又跑到乙家住到死,還把自己當成乙的祖先,乙家等強盜死了後,應該要把甲家財產歸還甲,並把強盜從家譜刪去才對。

但乙認賊作父,還強佔甲的財產,那乙就是強盜繼承人與共犯,這就是民進黨給臺灣的錯亂。

建立「國族認同」未必跟歷史學問豐不豐富絕對相關,日本侵略中國時,中國有多少人不知道秦皇漢武,甚至一些將領連大字也不認識一個,而臺灣的辜顯榮曾隨進士學過漢學,但座右銘「寧作太平犬,不作亂世人」的辜引日軍進台北城,後來成為第一位出身臺灣的日本貴族院議員,誰說學問如何就一定會如何?

臺灣的問題不在於臺灣人的「中國歷史知識歷史水準」到哪裡,而在於臺灣人要不要繼續認納粹做父,如果民進黨要認定蔣介石是納粹希特勒,那就應該把臺灣與這個癌細胞割除,以癌細胞建立的「國家」,終究是納粹的徒子徒孫,早晚被人看破手腳的。

延伸閱讀:希特勒的孩子:中華民國臺灣是蔣介石的孩子,民進黨繼承並尊蔣介石為國父

台灣民主紀念館銅像大廳的「民主開門 自由風吹」展 筆者攝

blackjack 2020/9/21




蔡英文撐香港之後,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卻「告洋狀」希望美國政府協助香港青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臺灣的國軍精神錯亂來自蔣介石歷史觀:以蔡英文、賴清德、最狂女軍官王翊的「中華民國發言」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