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9/12

從林萬億到丁允恭,談台灣對#MeToo的完全無知

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被揭發利用高雄市新聞局長任內,多次與女記者在辦公室發生性關係,若女記者懷孕,丁就以政治前途以為由要求墮胎,事件爆發後他請辭獲准。除當事人的應對以外,相關人等的發言充分展現出台灣#MeToo運動的失敗,以下一一介紹:

圖/Pixabay
圖/Pixabay

行政院長蘇貞昌對丁允恭請辭的意見是「丁是很有才華,也很珍惜其才能跟努力,這次因私領域的事情影響政府跟機關,也為此負責請辭,雖覺得好可惜,不過年輕人有些行為要多警惕」。同樣是蘇貞昌,他也曾經對他在台北縣政府及行政院的下屬林萬億發生外遇女助理事件,表達過類似的發言,他當時說「感情的事情很難說啦」,顯然蘇貞昌完全把「這類事件」定位為私領域的問題。

蘇貞昌,他也曾經對他在台北縣政府及行政院的下屬林萬億發生外遇女助理事件,表達過類似的發言 翻攝youtube
蘇貞昌也曾經對他在台北縣政府及行政院的下屬林萬億發生外遇女助理事件,表達過類似的發言 翻攝youtube

在丁允恭事件中,同樣引人注目的是范雲立委的發言,因為她一向被認為對女權相當注重,大概她被問煩了,她在臉書發表了800多字的文章。文中表示,沒有在第一時間點回應的原因是,她過去一向不公開評論個人情感,這原則是不分黨派的!但實際上,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在2011年9月3日被捉姦的新聞暴露之後,范雲只隔了兩天就在中國時報投稿「抓姦政治學 可以休矣」的文章,也不過9年前的事情,妳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范雲立委的發言 翻攝 范雲臉書
范雲立委的發言 翻攝 范雲臉書

無論林萬億和丁允恭,這都不是簡單的性騷擾,也不只是私領域的問題,理由很簡單,因為這牽涉到教學倫理、職場倫理、新聞倫理的範疇。在權力不對等的關係下,經常會出現一些表面出於自由意識的交往,但現實上卻是不對等關係的性騷擾乃至於性侵害。而#MeToo這個起源於2006年的草根運動,其風潮始終沒有真正吹到台灣來,身為女性的范雲與回應的賴品妤立委,她們竟然導向為「性教育很重要」!!當男教授對女學生助理提出過分的要求,或是發言人對需要新聞來源的記者以威脅利誘的方式,這些女性還有選擇餘地可言嗎?

因為受害女性墮胎而大談性教育,又把避孕的問題全部要求女性承擔,台灣的女權主義者如果是這樣的表現,真把台灣帶回保險套發明以前的年代了!

身為女性的范雲與回應的賴品妤立委,對此事導向為「性教育很重要」 翻攝 范雲臉書
身為女性的范雲與回應的賴品妤立委,對此事導向為「性教育很重要」 翻攝 范雲臉書

這次事件的發展,又讓我們想起幾年前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他多次性騷擾的事件,當初他決定出來參選之後,突然召開記者會承認以前曾經性騷擾,他的勇氣獲得許多人讚賞,但那是事實真相的一半,因為他早在就讀於建國中學的時候,就曾經對捷運女乘客下手,而他累犯的情形並沒有完整揭露,聲稱陳為廷「沒有司法問題」的人,有沒有考慮當初檢察官對他性騷擾緩起訴是基於他是「初犯」?而檢察官並不知道他的「犯罪黑數」!?

批踢踢八卦版有網友po文指稱好姐妹高中時在捷運上被襲胸,當時賞了色狼一巴掌,並留下學生證當作證據,學生證疑為陳為廷就讀建中時的學生證。(翻攝自PTT)陳為廷爆第3起性騷擾 高中就襲胸 被呼巴掌 翻攝中時網站
批踢踢八卦版有網友po文指稱好姐妹高中時在捷運上被襲胸,當時賞了色狼一巴掌,並留下學生證當作證據,學生證疑為陳為廷就讀建中時的學生證。(翻攝自PTT)陳為廷爆第3起性騷擾 高中就襲胸 被呼巴掌 翻攝中時網站

那時為他辯護的人,像六四民運領袖王丹表示「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 ,女權團體得多肯定他勇於認錯,還期待他未來能為民喉舌,最重要也最荒謬的發言就是現在的蔡英文總統,她說「年輕人嘛,不要讓他的傷痕太深」「人生都會起起伏伏好幾次」

蔡英文並未聲援受害者,反而對加害人陳為廷說「年輕人嘛,不要讓他的傷痕太深」「人生都會起起伏伏好幾次」 翻攝youtube
蔡英文並未聲援受害者,反而對加害人陳為廷說「年輕人嘛,不要讓他的傷痕太深」「人生都會起起伏伏好幾次」 翻攝youtube

換句話說,這些檯面上的女權運動者和女性政治人物,乃至於當時主張「這是林萬億的私事,系上不回應」的台大女性系主任,完全沒有思考到與林共事多年的老師說「林與學生互動很融洽,師生戀傳聞沒斷過」,還有 丁允恭「大家都知道」連民進黨黨部有些女生也不放過這些事還都只是「私領域」??

性騷擾的被害人她們勇於揭露加害人要多麼大的勇氣,當社會質疑這些加害人的時候,政黨主席不是說不要讓他們傷痕太深,就是認為這只是單純的私領域,完全沒有思考到,這類普遍存在於台灣社會的這種現象,他們的行為顯然是台灣政治沙文文化的一環。就像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曾經「沒上過酒家的不是男人。」,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曾經說他的「三不」原則「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穿裙子的不能當三軍統帥!這樣帶領台灣文化發展的民進黨,總算於2016年推出了一個女性的總統並且當選,但無論是蔡英文的表現,或是出身婦運的范雲教授,她們對於這種一脈相傳貶低女性的劣質文化,卻完全沒有改變的意願及態度!?

蔣渭水寫過一篇〈送王君入監獄序〉,由於這篇文章曾經被列為高中選文,其中有一段話「嫖來又嫖去,肉林而酒池」引起許多爭議,有教師表示,這是反諷諷刺親日的台灣人踩著自己同胞、送同胞進監獄,然後自己過著非常舒適的生活,但這也反證出台灣文化非常陰暗的一面。我們曾經提過,臺灣過去有將養女推入火坑的惡習,還有日本統治臺灣的強徵慰安婦、國民黨時期的「軍中樂園」,固然日本與國民黨要為這些軍隊性奴隸制度負責,但要負最大責任的當然是臺灣人民!因為,正如我參觀《安妮與阿嬤相遇:看見女孩的力量》展看到1944年5月3日的日記那段話:

….我並不贊同大人們說的為戰爭負責的僅僅是那些政治家和資本家們。哦,絕對不是那樣,普通人也同樣有罪,不然的話,全世界的人們為什麼不站起來反抗呢?

就是臺灣文化的特殊土壤,才會讓養女被狠心的臺灣父母「賣入妓女戶」!才會讓無辜女性變成日本與國民黨的軍隊性奴隸!

從當年媒體報導可知臺灣文化不認為慰安婦、軍中樂園違反人權 筆者攝
從當年媒體報導可知臺灣文化不認為慰安婦、軍中樂園違反人權 筆者攝

這次事件最令人絕望的還不是蔡英文總統她對「發言人」劣行的沉默,而是曾投入反雛妓行動、擔任勵馨基金會執行長長達22年的監委紀惠容主動以有辱官箴申請調查,因為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07年所公布之資料,台灣雛妓人口數約有十萬名 ,那時的紀惠容並沒有強烈譴責民進黨政府與陳水扁總統,這幾年因為新南向頻傳的外籍女性來台從事性工作,這樣大規模涉及人口販運的事件,紀惠容也沒有表達對蔡英文總統的批判,現在的紀惠容是被蔡英文提名的監委,我們還能期待他對丁允恭「即使動搖國本也要查到底」嗎?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07年所公布之資料,台灣雛妓人口數約有十萬名,那時的紀惠容並沒有強烈譴責民進黨政府與陳水扁總統 翻攝自刑事警察局網站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07年所公布之資料,台灣雛妓人口數約有十萬名,那時的紀惠容並沒有強烈譴責民進黨政府與陳水扁總統 翻攝自刑事警察局網站

本文必須強調,用社會輿論的力量公審丁允恭完全毫無意義,重要的是,不能讓這類利用權勢、違反倫理的性騷擾不斷上演,這是屬於台灣文化相當劣質的一部分,正如我在「反思台灣金權政治、政媒勾結!從日劇TOP LEAGUE看起」所提到:

「臺灣記者與政客深入的『交往』並無界線可言,除了許多政客是記者出身外,甚至記者本身就屢屢與政客們傳出桃色緋聞,除了官員性好漁色,記者沒有掌握分際或用不正當手段掌握『獨家』,都是戕害新聞媒體作為第四權公正性的元兇!更奇怪的是,政客與記者結婚後,記者持續在媒體工作,這樣的媒體還會有公正性可言嗎?」

最後,我們引用【新一代兒童週報】對#MeToo運動的一段介紹,希望對臺灣不良社會風氣的改善能有正面的幫助:

「生活中,你和家人、師長及朋友之間各自維持一段情誼,如何在這些情誼裡保有『尊重』,至關重要。所謂『尊重』指的是,我們在乎他人的感受與權益。『尊重』也指合意,也就是說,情誼建立在『彼此同意』的基礎上。

人與人之間,親密行為或親近的身體接觸是很特別的事,應只發生在真心相愛與彼此信任的人之間。除非你同意,否則沒有人可以摸你,不管這個人是誰。

雖然人與人之間有相似之處,但每一個人仍然是獨特的,你會的事情,別人不一定會。能有這樣的體認,表示你肯定自我價值,你清楚知道,沒有必要去取悅、討好每個人。」




力抗中國卻加大對中出口,蔡英文對不起李登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蔡英文「臺灣撐香港」是謊言,香港青年應該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