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2/16

從「武漢肺炎」作為污辱性名稱到林韋地「中國人劣根性」,談東南亞華人處境

馬來西亞人林韋地多次主張COVID-19新冠肺炎應稱為「武漢肺炎」,我多篇文章指出這是歧視,林還多次使用「中國人劣根性」全稱用語,我相信他若在醫學期刊絕對無法用中英文武漢肺炎這個詞,美日媒體其實也不用這個詞,我去看新加坡最大中英媒體聯合早報及The Straits Times,不出意料之外,用的是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及Coronavirus,並沒有使用「武漢肺炎」或”Wuhan coronavirus”,這在WHO定調後,林韋地「醫師」的看法「武漢肺炎」無論在醫學上或全球媒體上,只有台灣媒體會附和他。

此外,我也反對他使用「中國人劣根性」這個全稱用語,我多次提到這個例子,我唸書時,室友大談台灣人的行為如何不當,最後來一句「這是中國人劣根性」,那時我覺得很好笑而諷刺的說「好事就是自己,壞事就是別人的劣根性,這是『劣根性』嗎?」


馬來西亞人林韋地多次主張COVID-19新冠肺炎應稱為「武漢肺炎」,林還多次使用「中國人劣根性」全稱用語,這是一種種族歧視行為 翻攝其Umedia文章列表

當時班上也有一個來自馬來西亞的僑生,我問他是「哪一國人」,他說他是馬來西亞人,我當時覺得奇怪,台灣為什麼要給僑生優待讓他們來台灣讀書呢?當年他們可是加分排擠了台灣人上大學的名額呢?

許多台灣人看到陸客在台灣的「旅遊行徑」不佳,也經常以「中國人劣根性」類似言論批評,好像自己多麼「高級」一樣。但我記得很清楚,以前日本人也是這樣被白人譏笑、台灣人更是!台灣走過了這條路之後就可以譏笑別人嗎?事實上,在日本人眼中,台灣人與中國人直到現在還是「半斤八兩」,我在「日本人說台灣人與中國人的差別後,台灣人崩潰了」提到一則新聞,日本人抱怨的說感謝台灣人在大地震時的協助,但「地震後台灣客人沒有禮貌的行為更多了,更自以為是了…」「台灣人的禮貌問題很困擾我們」。對日本人來說,兩岸人民「都差不多一樣,只是中國人的照相機更大台而已,話說100分貝和90分貝在這安靜的咖啡館都一樣令人受不了」。

由於這位日本人比喻生動,我當時引用環保署噪音小百科-定義及簡介,狗狗連續的吠叫聲,音量高達90分貝,會令人感到非常不舒服,內分泌開始變化,情緒會起變化,可能引起焦慮、頭痛等症狀,做事會增加錯誤。至於100分貝的中國人,環保署說電車通過鐵橋的聲音100分貝;電車通過鐵橋的聲音,音量約達 100 分貝,非常吵鬧。

總之,部分兩岸旅客都讓日本人很反感,再加上許多台灣人經常在東京迪士尼竊盜、有人把用了四年的枕頭退貨還有打人的,還有許多台灣人在台灣火車上變身為竊盜集團大偷Kitty枕巾,但不應該用全稱用語,因為這是以偏蓋全!是歧視!

至於林韋地為何愛談台灣政治,林韋地有沒有「資格」評論台灣政治,我認為他當然可以談,問題只在於「正當性」,這也要從他生於馬來西亞,目前在新加坡工作談起。

我看了一些林韋地評論新加坡的言論,他認為是民主,但「新加坡式的民主」在世界上是很獨特的存在,一是選舉制度,二是言論自由,三是「殖民遺續」。

在選舉制度上,2017年,新加坡當選了一位女總統Halimah Yacob,奇妙的是她是一人同額競選,因為「總統選舉委員會」限制參選資格,包含候選人必須是馬來族裔、然後必須經過「總統選舉委員會」審核通過,然後「因確保總統品質」最後只有一人符合資格。還有新加坡的「集選區制度」,一個國會議員的選區的議員由得票高的政黨總票數高者「贏者全拿」,有點像每個選區都是台灣的不分區選舉,然後造就了新加坡獨立至今皆由李光耀創造的政黨獨大至今的現象。

一人競選自動當選,新加坡首位「民選女總統」誕生──「新加坡式的民主」,是不是民主? “這篇文認為「新加坡式的民主」是民主,但與西方式民主的概念差別很大。

在言論自由上,新加坡是不容許「外人」說閒話的,要是膽敢批評李光耀家族政治集團,就要承擔極大後果。2004年,國際知名財經雜誌《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說李顯龍其夫人何晶(Ho Ching)正是新加坡「惡名昭彰地敏感的」(this notoriously sensitive company)國有投資公司淡馬錫控股(Temasek Holdings Private Limited)執行長。這套有如家天下的「新加坡式資本主義」(Capitalism, Singapore style)透過淡馬錫等國有投資公司,將影響力擴展至全世界,這番言論最後被新加坡的「民主」碾壓到消失。

延伸閱讀:【認真看東協】對上李總理的那一年,《經濟學人》撤文賠款加道歉──新加坡的光與影(政治篇)

而且,新加坡的《公共秩序法》(Public Order Act),禁止外國資金贊助,以及非新加坡籍和非永久居留權居民參與政治與類政治活動,新加坡的言論自由「神聖不可侵犯」的部分是李光耀家族,就像你去泰國不能批評泰皇一樣,奇妙的民主國家吧!

新加坡的「殖民遺續」則有很多面,一個是「鞭刑」,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曾在臉書說大概只有鞭刑能對酒駕發揮威嚇作用,另一個是新加坡對同性戀並不十分友善,至今仍保有第377A男同性行為入罪一項規定。

至於林韋地的出生地馬來西亞,華人處境跟以華人為主體執政的新加坡大異其趣,華人基本上被疑慮的很深。有個例子,馬來西亞前副首相安華(安華•伊布拉欣,馬來語:Dato' Seri Anwar bin Ibrahim),據說有華人血統,因此成為原罪,後來被首相馬哈地(敦馬哈地•穆罕默德醫生,馬來語)革職,其理由是因為觸犯「肛交罪」,真是笑死人。

安華的妻子旺阿芝莎也有華人血統,因此被叫囂「擁有華人的你不能擔任首相」,她則說「流華裔血有錯嗎?」

假設安華觸犯「肛交罪」為真,其行為是違反其男性助理性自主而進行「雞姦」,現在竟然被馬哈地又「提拔」回來共同領導馬來西亞,全世界有哪個政治人物曾經犯過違反性自主的犯罪,也就是一般所稱的「強姦罪」,而又能當總統或首相或領導國家的?

只有安華「肛交罪」是「政治陷害」的前提下,安華才有資格「回鍋」執政,如果安華「肛交罪」是真的違反男助理的意願,那他竟然重新執政那就是民主國家的笑話。如果安華是被馬哈地所陷害「肛交罪」,那馬哈地重新執政並拉安華為副手,那馬來西亞的民主還是笑話。

這種民主結構非常詭異,林韋地對台灣政治硬套馬來西亞邏輯,台灣可沒有啥「肛交罪」「政治陷害」政敵,頂多只有民進黨從陳水扁以降不斷說馬英九跟一位名為巧克力的黑人有「光碟」又影射馬英九喜歡男生是GAY罷了。

還有東南亞排華的慘劇,以幾十年前印尼發生了排華的大屠殺最慘,六年前我就曾介紹過一部紀錄片「我是殺人魔The Act of Killing」,當年蘇哈托藉軍事政變殺了50萬人,其中許多華人被當作共產黨員處決,至少有30萬華人在這次屠殺中喪生。馬來西亞沒這麼恐怖,但馬來人對華人既不滿又充滿戒心,李光耀能從馬來西亞獨立成功,馬來西亞寧可不要新加坡,都與「排華」有關,他們怕李光耀有朝一日當上馬來西亞總理。

我是殺人魔The Act of Killing 電影海報

還有,馬來西亞的族群政治十分嚴重,約7成的馬來人希望馬哈地繼續擔任首相。支持安華擔任首相的華人與印度人分別高達58%及62%;相反地,只有13%馬來人支持安華擔任首相。而多數馬來華人為何「中華膠」,因為他們的「未來」在那裡,天下雜誌【理解東南亞】馬哈迪反中?台灣誤會大了提到:

「『中國議題是假議題』,馬來西亞留台同學會一名匿名幹部接受《天下》採訪表示,『簡單講,馬哈迪任內從來不反中,馬來西亞全國都不反中,就連我們留學過台灣的人也不反中,大家不要搞錯了,任誰上台做首相,也都不會反中,這是利之所趨,不親中是傻子。』這名幹部大學在台灣唸,他的兒子現在也在台北醫學院就讀」。

而最好笑的是,林韋地這位「華人」在馬哈地統治下的馬來西亞,根本缺乏台灣人習以為常的「正常政治權利」。根據天下雜誌的報導,馬哈地對內用「內部安全法」拘捕政敵,他的土著團結黨准華人入黨但不具投票權。華人從出生開始,就學、就業、補貼、和經商、參與政府標案、融資等等,都受到限制。馬哈地控制媒體,華文媒體還必須在出刊前把標題翻成馬來文呈給政府過目,若不爽就停掉,一家最大的華文媒體1987年還被馬哈迪強制停刊,媒體已經習慣天天自我審查,有記者對外發表與批評政府的言論,從來都不敢具名。

生活在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林韋地,難怪覺得一黨獨大沒有不好。

台灣可以燒國旗一大堆,但馬來西亞絕對讓你動輒得咎,馬來西亞的華人在那不能抬頭挺胸做人,只能管管台灣閒事,要是「威權下不選擇服從」,那就像歌手黃明志被馬來西亞不斷起訴,聰明的馬來西亞「華人」當然要「選擇服從」啊!

而馬來西亞的神奇還不止於此,我看到大馬巫師伊布拉欣(Ibrahim Mat Zin)兩次前往機場作法「搞飛機」「找飛機」,看到他拿兩個椰子,我更是佩服這個國家,但我也不會像林韋地說啥「劣根性」。

大馬巫師伊布拉欣(Ibrahim Mat Zin)前往機場作法找失蹤的MH370航班飛機

為何這些東南亞華人自己的民主都這麼奇葩了,卻整天「關心」兩岸及台灣民主呢?

這讓我想起一個笑話,蘇聯與美國人爭論,美國人說他們比較民主,因為他可以在美國白宮前面罵美國總統,蘇聯人說他們也可以在克里姆林宮前罵美國總統!

我想,林韋地就像在蘇聯克里姆林宮前大罵美國總統的蘇聯人,怎麼敢談李光耀民主威權家族政治、「新加坡式資本主義」呢?林韋地或其他所有的東南亞華人也不可能像民進黨的前輩施明德等人去衝撞當地政治,因為當地都是原生民族多數統治,怎麼也推翻不了!這些華人只能「移情」到別的地方,他們也不願意為自己的權利去爭取,當「順民」是唯一的選擇,所以他們還是罵罵台灣政治好了。

這就像班乃迪‧安德森(Benedict A nderson)所言「遠距民族主義」(Long- Distance Nationalism)的情懷,他們「整天都在關心別人的國家」,若替林韋地設身處地想一下,他們這些華人即便有馬來西亞國籍,還是被當成「外人」。而即便是林韋地長期批評的「韓粉」,也照樣敢跟蔡英文政府爭權利打官司,但馬來西亞華人敢跟以馬來人為主的政府對抗嗎?

假設一個人有某種血統「劣根性」,即使她/他的後代生長在白人社會,「劣根性」也會代代相傳,這是最可惡的血統論,所以我必須批判林韋地,我不能確定林韋地以全稱痛批所有中國人「劣根性」是否是對自己血統嫌惡的「弒父情節」,但他既然到現在還自稱祖籍中國廣東,那他縱然主觀否認,也不能改變客觀被遺傳「劣根性」!

從這點來看,還是蔡英文厲害,把自己老爸墓碑改為「屏東楓港」,林韋地如果這麼欣賞民進黨,就不要抱著祖籍中國廣東的意識形態,東南亞華人為何被當地民族排斥,跟你們整天「祖籍中國」有莫大關係。況且從「住民自決」的理論來說,不住在台灣的人可以對「台灣前途」講東講西,那全世界包括中國大陸說「台灣前途由中國14億人決定」,那也沒什麼「不合理」。

最後,本文必須再次譴責林韋地所謂血統論的「劣根性」,這類加強刻板印象的行為只有煽動仇恨與歧視,或許林韋地用全稱污辱中國人劣根性可能因為一些因素,但你們東南亞華人處境並不能透過反華或支持台獨或支持中國共產黨而改變,當年印尼對華人大屠殺30萬人時,兩岸都是袖手旁觀的!

認清現實吧,你們東南亞華人只有兩條路,一個是離開,另一個是徹底融入,還死抱著「祖籍中國」,你們永遠會被猜忌啦!

林韋地強調祖籍中國廣東 翻攝其個人自我介紹

延伸閱讀:

COVID-19新冠肺炎為何不該叫做「武漢肺炎」?

台灣不應加入WHO世界衛生組織的幾個理由

blackjack 2020/2/16




鴻海因路透社報導大陸廠區復工訊息威脅媒體保留法律追訴權,但iphone新機不會延後?口罩與哀鳳孰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金溥聰徐巧芯鬥傅崑萁,蔡正元嗆鴻海郭台銘可能最符合金的「買辦」定義,收受郭七千萬元馬英九基金會也是「買辦」衍生性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