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2/07

從《82年生的金智英》論武漢台商包機爭議「陸配不算台灣人?」

首批武漢台商包機的247人中出現多名陸配,因她/他持著中國籍護照入境而有「陸配不算台灣人?」爭議。有網友就在社群網站上質疑「為什麼陸配不能算台灣人?」,這讓筆者想到一部引起很多討論的韓國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或許我們可以從「台韓女性面臨共同的性別困境」進一步思考到「陸配面臨共同的性別困境」。

如果看過《82年生的金智英》,應該知道這部電影的兩個主軸,一是韓國對女性的性別刻板印象的壓迫,這是絕大多數人會談的,另一是韓國社會對精神疾病的污名化。就像許多《小丑》的影評一樣,筆者一直覺得她/他們應該做的第一件事是去就醫,但大家卻偏離議題東拉西扯,看來這個社會對精神疾病仍然非常「恐懼」也諱疾忌醫。總之,這部片相當引起台灣人共鳴的部分是:

家長重男輕女,在過年要媳婦做牛做馬做家事,卻「捨不得」女兒幫忙。

在電影中呈現一個有趣又辛酸的橋段是:金智英在婆家時突然「親家母附身」說妳媳婦也是我女兒的一席話,相信身為媳婦的台灣女性觀眾都會感同身受,而她們的另一半及婆婆多少也會「反省」。

奇怪的是,當台灣觀眾看了《82年生的金智英》出現「反省」的態度時,怎麼對象變成陸籍配偶就「恨在瘟疫蔓延時」?

最荒謬而欠缺同理心的評論莫過於指責包機「夾帶」陸籍配偶是「中國人劣根性」的批評,大陸籍配偶一向被台灣人歧視也被差別待遇,一般外籍配偶要四年取得身份證,批評「中國人劣根性」的人知道台灣人怎麼限制陸籍配偶嗎?

早年民進黨執政,限制大陸籍配偶必須等八年才能取得身份證,比一般外籍配偶多兩倍時間才能取得台灣身份證,如果陸籍配偶因為家暴離婚,往往還不能留在台灣,就算生了小孩,拆散親子的天倫悲劇也必須不斷上演,這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態度才是「劣根性」吧!?

最荒謬的是,歧視陸籍配偶最甚的也是蔡英文,她過去擔任陸委會主委時,曾推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法,當時陸委會以「生活從寬,身分從嚴」為主軸,打算將陸配取得身分證期限從八年延長為十一年,但引起抗議,最後並未通過。2016年,蔡英文當選總統,她任命的陸委會主委張小月表示「陸配與外配都是台灣的新住民,盼能打造一個環境,讓他們感覺到台灣是新故鄉,可以安心生活,所以希望兩者取得的條件應是相同的。…」,在民進黨集體憤怒之後,張小月所謂的「新故鄉、安心生活、平等」全然泡湯,四年之後連陸籍配偶因為疫情回台灣也要被罵劣根性,真是情何以堪。

事實上,中央社介紹的日本共同社報導指出,日本政府安排的第四架包機於6日8時30分左右從東京羽田機場起飛,將前往武漢載回僑民及僑民的中國籍配偶等共約200人。日本人可以連同僑民的中國籍配偶一起撤僑,台灣人卻要恨的牙癢癢的?

金智英在電影中受到許多性別不平等,也略微提到韓國盛行的「偷拍」、歧視家庭主婦為「媽蟲」,還有因為結婚在職場就被歧視的金智英,被婆婆質疑錢賺的比孔劉少而不允許孔劉請育嬰假然後被痛罵的金智英!

金智英被囚禁在以「家」為名的牢籠,大家知道這些有很多是陸籍配偶的「日常」嗎?

筆者曾強烈批評台灣社會對陸籍配偶的態度,例如取得身份證差別待遇對其子女的歧視、移民署對女性外籍配偶的「賣淫嫌疑犯」推定,無論陸配們原本接受的教育程度有多高,沒有身份證的陸配還能找什麼工作?「只能當媽蟲」難道是陸配的「志願」嗎?

當孔劉要幫金智英洗碗時,婆婆酸言酸語讓金智英十分驚恐,那大家知道許多台灣人怎麼對待女性外籍配偶嗎?除了常有人問「多少錢買的」之類鄙視言論,家庭一聚會就有人叫外籍配偶去洗碗打掃…,這不是污辱,什麼是?

不明白大家對《82年生的金智英》可以義憤填膺加上感嘆社會不公,那為何又對台灣社會「大規模的歧視」如此無動於衷?

最後要補充的是,這些關於陸配及外籍配偶的評論也常出現刻板印象,諸如一律把她/他們當成「生孩子的媽」!根據內政部戶政司提供2004~2017年的數據統計,如果把所有外籍配偶男女人數加總計算,外籍配偶男女比例約為1:4,並非所有人都是女性,在此一併說明。

歷年國人與非本國籍結婚登記人數 翻攝內政部網站
歷年國人與非本國籍結婚登記人數 翻攝內政部網站

blackjack 2020/2/7 




習近平該聽2019冠狀病毒吹哨者烈士李文亮的遺言: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富士康旗下工業富聯在深圳龍華園區試產口罩日產能200萬片,共產黨應國進民退徵用郭台銘富士康做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