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1/19

從日本媳婦不堪壓力殺害公婆丈夫悲劇談「今日日本,明日台灣」的長照悲歌

聯合報報導一則日本駭人聽聞的長照悲歌:一位71歲婦女岸本政子(註),因身為家中唯一照顧者而不堪壓力,涉嫌在17日清晨,用毛巾連續勒斃70歲丈夫岸本多喜夫、93歲公公佳夫和95歲婆婆信風,她自己也服用大量安眠藥試圖自殺,有位台灣網友對此發表評論「今天的日本,明天的台灣!」。而根據NHK報導,從兩年前岸本政子就要照顧中風的丈夫及公婆,甚至還要工作,這種壓力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日本介護殺人報導 翻攝自 www.fnn.jp 網站日本介護殺人報導 翻攝自 www.fnn.jp 網站

日本的精神科醫師片田珠美對此指出,護理人手短缺和高額費用使「家庭照顧」變成一種幻想。這位其實也已經算老人的日本媳婦岸本政子表示「我厭倦了照料」!片田珠美醫師提到厚生勞動省的2013年國家生活基礎調查,在共同生活的護理人員中,有壓力的比例是69.4%,若以按性別劃分,男性為62.7%,女性為72.4%,她認為主要原因是「晚上多次被喚醒,無法入睡」。另一個原因就是「如果您要撫養孩子,則孩子每天都會長大。但是,就護理而言,我們不知道會持續多久。如果您精疲力盡,則可能希望您的父母或配偶死亡以結束您的照護。」

精神科醫師片田珠美對此事件的分析 翻攝自 biz-journal.jp 網站精神科醫師片田珠美對此事件的分析 翻攝自 biz-journal.jp 網站

這就如同我之前提過的:「照顧父母與照顧兒女的差別在於兒女會成長,你看到的是希望,照顧父母只有絕望,因為老病的父母只會更老更病,一切只有絕望。」,從這個案例來說,若是由一個人照顧三個人,那更是不可想像的「介護地獄」。

片田珠美醫師說沮喪的家庭護理人員甚至會想要自殺,他們常說「只想從早上醒來直到晚上上床睡覺而死」。殺害被照顧者則出於另一想法「如果照顧者死了,這樣很不好,如果先殺害被照顧者,然後照顧者再自殺,這樣就可以死在一起了」,或許這就是介護殺人的主要心態。

儘管如此,進入護理機構也不太可行,主因是經濟負擔、不信任護理設施、「家庭護理」的錯覺。

在進入護理機構的經濟負擔方面,具有護理功能的付費養老院,月費約20~30萬日圓以上,一般家庭難以負擔。沒有護理費用的養老院,多人居住一間的費用8~9萬日圓,單人房費用為12~16萬日圓,這類受歡迎的設施,全日本申請者人數超過50萬。

此外,由於護理機構工作人員虐待老人的次數增加,在《高齢者虐待防止法》施行後,老年人虐待案件數量不斷增加與通報。即使家人精疲力盡,也可能會對進入護理之家猶豫不決。加上殺害護理之家住民及盜取住民現金、虐待等事件,大家對護理之家的不信任就會增加。

護理之家又因為低工資、輪班、較低的社會評價導致人力不足離職率高,因而形成惡性循環。

片田珠美醫師最後談到很多人都沉迷於家庭應該照料的「家庭照顧」幻想,照料者本人或他周圍的家人和親戚若認為「妻子照顧是報答撫育之恩、妻子應該負責照料」也罷了,但經常是「家庭照顧」的壓力迫使人們接受它。

她對此提到,法國家庭人類學家埃曼紐爾•托德(Emmanuel Todd)指出「過分強調家庭會扼殺家庭」,她語重心長地說:「老年人照料也是如此。如果您試圖將所有東西都放在家庭中或保留『家庭』思想的傳統和文化,那將不會奏效。我們應該聽托德的話:『要拯救家庭,我們需要減輕家庭負擔。』」

同樣也是精神科專業的沈政男醫師在「每個照顧者的憤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談到:「每一位照顧者的暴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愛有多深多重,當照顧不了之時,由愛而生的恨意,便有那麼深那麼重」,這讓人思考,家庭照顧是否已經走到盡頭了呢?

同樣受東方傳統孝道「綑綁」的日本,這類介護殺人的「新聞」已屢見不鮮,但「老老照顧」一次殺害三人則是「新型態」,服務量能極低的台灣長照2.0其實建構於家庭照顧者大量時間的付出之上。同樣面臨少子化、高齡化的台灣由於有外籍看護的「犧牲」,類似情況未必如日本嚴重,但若有一天印尼、菲律賓、越南不再提供看護幫台灣人「孝順」了呢?

「今日日本,明日台灣」已在不遠處,我們只能默默等待倒數計時嗎?

註:聯合報將名字誤植為岸本優子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路仁教授要談省籍那就來談:國民黨不分區排名,台南人本省人謝龍介為何要排在高級外省人鄭麗文之後?她憑什麼?←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與復康巴士司機及居服員聊「安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