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0/21

從「瑪莉亞的控訴」看「台灣製造」的現代奴隸制度

公視18日播放紀錄片「瑪莉亞的控訴」,內容談「外籍幫傭-現代奴隸制度」,本片於3年前出品2年前首播,首先本片片名翻譯「瑪莉亞」有歧視嫌疑,原始英文片名也根本沒有這個詞,公視重播此片應該與時俱進修改,以下就是我的感想。

瑪莉亞的控訴 Maids:Docile and Invisible, A Story on Domestic Worker 翻攝自公視網站

片中與談人是曾寫下相關著作「跨國灰姑娘:當東南亞幫傭遇上台灣新富家庭」的台灣大學社會學系藍佩嘉教授,由於本片係重播,她提到的許多資訊需要加以修正,她說1998年台灣的移工約有廿幾萬人,「現在」有六十幾萬人。但根據勞委會最新產業及社福外籍勞工人數統計,截至2019年8月底,台灣聘請的外籍移工共有711,001人,已經比雲林縣人口還多了。

本片主要談到兩個部分,分別是黎巴嫩乃至中東許多國家的卡法拉制度(kafala system)及香港大量僱用家庭幫傭所附隨的社會現象。卡法拉制度主要指灣區國家規定,外籍勞工工作須由當地人、雇主擔任保證人後始能入境,離境也須保證人同意。仲介費債務、護照被雇主沒收及低薪,都嚴重侵害移工人權。

另一部份是本片介紹香港仲介到菲律賓「挑選」家庭幫傭的過程,不能太聰明、太胖、太有意見,還有到香港後許多家庭幫傭受到性侵、虐待,她們抗爭與奮鬥的過程。我在看的時候,覺得此情此景根本是台灣的縮影,很值得大家省思。

台灣與本片直接相關的是家庭幫傭與看護工,台灣的家庭幫傭人數較少,共有1,826人,看護工則高達256,763人,香港則是以幫傭人數較多,根據香港入境事務處二零一七年年報,到該年年底,香港約有37萬名外籍家庭傭工,當中來自菲律賓及印尼的人數分別約佔54%及43%。香港當局說法是「准許外籍家庭傭工以受僱兩年的合約形式來港工作,以減輕本港許多家庭的家務負擔」,去年香港就有一部溫情片《淪落人》相當正向的描述這種關係。

電影《淪落人》海報 引自 wiki

《淪落人》中,黃秋生飾演一位因工傷半身不遂,失婚妻離子散而必須接受照顧的人,後因與「菲傭」相濡以沫而重新振作,但事實並不如電影中「美好」,香港的外籍家庭傭工必須與雇主同住,藍佩嘉教授直接指出,這種與雇主同住的工作型態,就意味沒有下班時間!

藍佩嘉教授的發言 翻攝自公視網站藍佩嘉教授的發言 翻攝自公視網站

一場在香港抗議的活動中,外籍家庭傭工就因此高喊「我們不是奴隸!」

外籍幫傭在香港的抗議 翻攝自公視網站外籍幫傭在香港的抗議 翻攝自公視網站

在介紹菲律賓家庭傭工訓練學校時,老師說「不管有沒有支薪都得做、不管有沒有錯也要道歉然後保持沉默」,這種「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的「工作」型態,除了這些家庭傭工們的未來遭遇,只有在不當管教的台灣軍隊看得到。

菲律賓家庭傭工訓練學校的「職前訓練」 翻攝自公視網站

我十多年前曾根據個人經驗談到台灣雇主如何對待外籍勞工,也批評台灣對待外籍看護就是奴工制度,近期則陸續寫下關於外籍漁工外籍看護工受到台灣人給予非人道待遇的文章,我覺得這部紀錄片針對黎巴嫩政府卡法拉制度的批評也可以適用於台灣。

紀錄片針對黎巴嫩政府卡法拉制度的批評 翻攝自公視網站紀錄片針對黎巴嫩政府卡法拉制度的批評 翻攝自公視網站

是的,同樣建立這個奴役制度的台灣政府也犯罪了!

外籍移工在返國後的座談會,談論被迫害的情況,其中一位受害於台灣的雇主 翻攝自公視網站

在此,我再次質問:

為什麼幾十年來台灣始終不讓外籍看護工納入勞基法?

是為了方便讓雇主可以讓她們「沒有下班時間」以連續工作24小時365天嗎?

是為了讓雇主可以繼續廉價剝削他們嗎?

當香港外籍家庭傭工還有辦法去串連抗議時,台灣的外籍看護工有辦法在「民主、自由、人權」的此地表達自己被雇主剝削嗎?

不只台灣政府犯罪了,人民才是主謀!

最後,我不知公視為何把發生地點之一香港譯為中國,畢竟聘僱外籍家庭傭工在整個中國並不普遍,下一次重播的時候應該更正,並予敘明。

畫面為香港五一勞動節的抗議,片中均將發生地點香港稱為中國 翻攝自公視網站


黃年說郭台銘柯文哲發動「換瑜」,放出「經濟藍知識藍」名詞切割藍軍,那郭台銘的定位是分裂藍軍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公義使邦國高舉,蔡英文政權拒收陳同佳是台灣的羞辱:預言「殺人觀光客」陳同佳們將以台灣為屠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