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0/15

政府長照2.0經費「夠用」的秘密

台灣人口老化速度越來越快,關於長照的討論可預見將越來越熱,驚人的是政府對長照制度經費到底「夠不夠用」有兩套看法,衛福部認為,我國的失能人口在2026年超過百萬,2027年我國長照基金將面臨收支不平衡的危機。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則說長照制度與政策推行沒有遇到財源困窘!我覺得行政院說的對,因為長照預算編列與項目有許多問題,長照政策設計的「四包錢」既不大包又不好用,導致各縣市執行率低落還把錢繳回中央,這就產生了行政院覺得「錢夠用」而民眾卻覺得「難用又不夠」的怪異現象,以下我就從「用戶」的角度來分析:

長照有所謂「四包錢」,我母親身為多重身心障礙及失能等級第八級,包括「照顧及專業服務」、「交通接送服務」、「輔具服務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服務」、「喘息服務」都可以用到最高額,而她在第一年就可以申請政府補助上限總額近55萬!55萬聽起來很多,但實際上我目前只申請兩項,而且都沒有「用好用滿」,為什麼呢?

我母親可以申請的金額 翻攝自 中華民國家庭關懷者關懷總會
我母親可以申請的金額 翻攝自 中華民國家庭關懷者關懷總會

先從我母親目前還沒用到的談起:「交通接送服務」、「輔具服務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服務」。

在「交通接送服務」方面,政府補助上限為1,840元/月,每月可以補助8趟,我們每趟最高補助費用210元,趟數的計算不是來回算一趟,而是去回各一趟,也就是去醫院看病回家四次都有補助。由於我媽同時也是多重身心障礙者而持有重度殘障手冊,也可以申請「復康巴士」。「復康巴士」的計費方式是以計程車費率跳表計算,由市府補助三分之二費用,所以這兩種交通方式我們都可以選擇。

目前我媽去看病的頻率約每個月一次,從家到醫院若坐計程車約330元,若乘坐長照系統的「交通接送服務」,自負額大約120元,若乘坐「復康巴士」,自負額大約110元。另外,無論是身障或長照的交通服務,我們都可以七天前就預約,但還是不容易預約到。若我們臨時要用車,這兩種服務又非隨叫隨到,而我們還可以使用敬老愛心卡,除了公車在每個月800點的範圍內可以補助,如果叫的是計程車,在一定金額以下補助36元,之上則補助72元。「復康巴士」屬於身障福利服務,敬老愛心卡屬於老人與身障者福利,所以我們在長照交通這方面的服務就用不到了。

在「輔具服務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服務」方面,A單位個案管理師說我們收到公文後就可以買,當我看到長期照顧給付及支付基準關於輔具的部分,其實本來想「爆買」花政府的錢,但與個案管理師談過之後,他說要價萬元的輪椅坐墊其實沒有想像中好用,我媽又對我自費從網路花一兩百買的痔瘡坐墊沒什麼不滿,我就不讓政府花這一萬元吧。

我本來也想買一個輕量型輪椅,因為目前的輪椅已經用了十五年,而且大概15公斤重,由於不好施力,每次我從一樓二樓搬來搬去都覺得很麻煩,但詢問過之後,個案管理師說我想要的是「超輕量型輪椅」,價格可能高達7000~8000元,而這類輪椅補助上限是3600元。既然我媽只有出門才坐輪椅,那我還是把這筆錢省下來好了。

還有其他許多需要或不必評估的項目,目前我還「想不到」或我媽「不需要」,所以我們在輔具的申請費用也是零。

至於喘息服務,是我覺得最有可能用到的,因為我們很可能會有一段時間需要出去處理事情,要是家裡沒有人看顧母親,剛好喘息服務可以幫上忙。由於我母親極排斥去機構,「居家喘息服務」就成為我認為長照2.0的「德政」。政府目前給失能等級第8級的額度是48,510元,但正如我在「只給家屬『一口氣』的長照喘息服務」的抱怨:居家喘息服務每次一個單位只有短短的三小時,每次服務居服員就要扣掉1,155元的額度,「居家喘息服務」一年內能補助的使用次數更只有42次,區區的126小時!是故,我至今只敢申請一次,深怕以後想用的時候就要自費付全額費用。

長照服務令我「部分肯定」的則是「照顧及專業服務」,目前我們固定使用。這個項目政府補助上限為36,180元/月,我們用的是BA02基本日常照顧與BA07協助沐浴及洗頭,BA02每次195元、BA07每次325元,扣掉週休二日及節日,以我們每月使用20次計算,我們每月使用金額為10,400元。

其實照顧計畫的內容不少,我們也可以「卯起來用到爆」,但正如我在「長照2.0的出路/就像家屬境遇難以期待,沒有希望」一文提到,如果案主一選就太多項,要讓居服員在這「做好做滿」,說不定一弄就好幾個小時,他也不能去投資報酬率更高的地方,而且別人也需要長照,我們能「霸佔」她的服務嗎?因此,目前母親雖然失能等級第八級,我們用到的「照顧及專業服務」也就是週一到週五每天居服員大概來40分鐘而已,剩下的23個小時多仍然是我們照顧,然後一天24小時都要有人在家。

當然,我們還是很感謝居服員的辛勞,但政府有沒有想過為何長照執行率不高的原因?是不是政府設計的制度有很多問題?如果真的要補助重症失能者一年近55萬,那各種預定經費若用不到為何不能「流用」到其他類別?還有為什麼「居家喘息服務」補助經費編的這麼少而服務單價這麼高?

各縣市對長照經費執行率低落當然事出有因,除了我們個人經驗以外,高雄的民進黨市議員郭建盟於2018年質詢指出

「全國的長照2.0經費執行率都不高,以高雄市來說,去年預算沒花完,執行率僅六十三%,繳回五.五五億元給中央,主因是長照2.0存在三大問題。第一,新政策沒人知道,目前聽過長照管理中心的人數只有三成。其次,服務項目不符被照顧者需求,政策主推的居家服務、時段和對象無法指定,加上政府的居家服務核給時數低,不符民眾需求。最後,照護人力缺很大」「長照2.0去年上路,但去年五月,苓雅區一名照顧精障妹妹三十年的哥哥,當街砍掉妹妹頭顱;六月,鳳山區一名貧困男子把中風的媽媽與哥哥餓死家中。兩個案皆符合長照2.0 申請資格,資源卻沒有到位,但詭異的是『長照悲歌唱不完,長照經費竟然也多到花不完』」

這些問題顯然民進黨全面執政的蔡英文政府並沒有聽到,難怪行政院說長照經費沒問題。

新北市去年則批評中央「中央長照政策變變變 給付標準慢半拍 卻怪地方執行不力」,他們提到「民眾對於包裹式支付新制多有疑慮,普遍認為新制增加自負額以及『沒有溫度』,因為照服員係依照服務項目給付,服務完便離開,因此參與意願低,個案服務量少,實務推廣困難,導致成效不佳,執行率自然無法提高。」。而首善之都台北市2017年獲中央補助長照經費6億5500萬元,執行率僅48.4%,就算政府不在乎人民意見,面對地方政府的質疑,中央政府所謂的「滾動式檢討」到底在做什麼?

還有長照2.0所謂的「在地老化」,除了我母親並不太適合去所謂「社區照顧關懷據點」被照顧外,我們家附近也沒有「這種東西」,因為「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的設立必須「由有意願的村里辦公處及民間團體參與設置,邀請當地民眾擔任志工」,新里長上任後就把活動中心大門深鎖至今,「在地老化」已經變成「在宅老死」,政府為什麼又把部分長照任務隨便丟給民選基層里長?

有趣的是,衛福部對廣告比政策內涵更有興趣,我發現最近有到處張貼1966長照2.0的廣告,想必花了大錢印海報,我還看了【衛福部】《聰明使用長照2.0服務》懶人包「教育」我們這些使用者該怎麼「聰明使用」,但長照照顧服務內容不是由A單位的個案管理師幫我們設計「菜單」嗎?就算我們「很笨」,個案管理師「聰明」一點不就得了?

衛福部製作簡報教育民眾 翻攝自《聰明使用長照2.0服務》懶人包
衛福部製作簡報教育民眾 翻攝自《聰明使用長照2.0服務》懶人包
衛福部製作簡報教育民眾 翻攝自《聰明使用長照2.0服務》懶人包
衛福部製作簡報教育民眾 翻攝自《聰明使用長照2.0服務》懶人包

如果讀者有耐性把本文看到這裡,應該已經知道政府說長照經費「夠用」的秘密:正如沈政男醫師所言,台灣目前一年的公共長照支出只有國內生產總值(GDP)的0.2%,可說少得可憐,甚至只做到鄰近的韓國的六分之一。根據他的計算,台灣每年約花500多億元聘雇外籍看護及8萬多安養院住民的花費每年約200多億元支出,皆完全由人民自掏腰包,這就是為什麼「長照2.0」只花400億元的原因!

實際上,400億元雖少,台灣人還花不完呢。

蔡英文政府上台與民進黨完全執政後,為了宣傳政院版長照2.0計畫,衛福部至22縣市辦理長照座談會。2016年8月9日的說明中,民眾對衛福部自估106年需長照與需預防人口共計73.8萬人,等於平均每人每天只能分得77元長照費用表示質疑。衛福部呂寶靜次長對此表示,不能用總金額除以總需求人數來估算,「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會使用長照」。3年後回顧這則新聞,看到8月份「專業長照」的外籍看護的引入人數為256, 763人又再創新高,我不得不佩服衛福部官員的「先見之明」,你們真的很會「設計」我們。

或許,政府有一天會把「滾動式檢討」的目標指向人民:是你們不「吃到飽」,不是我們「給不起」啊!




三千億比九把刀:郭台銘陳崇美分手費要林淑如殺價,九把刀劈腿周亭羽狠甩小內,誰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郭台銘說陳崇美是酒家女的「原因」與郭參加國民黨初選又說迂腐政黨百年世襲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