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0/03

外籍漁工之死:南方澳大橋崩塌還壓垮了台灣的人權假象

宜蘭南方澳大橋崩塌造成3艘漁船壓沈、6名外籍漁工罹難,死亡的漁工全為外籍並非偶然,因為台灣漁業固然需要「外來勞動力」來填補,但對待他們比「外人」更不如。或許台灣人應該捫心自問,大家究竟把他們當成「漁民朋友」還是「漁工奴隸」?

台灣「虐待」外籍漁工「歷史悠久」且「聞名於世」,筆者早在14年前談到外籍移工問題時就略為談到「大陸漁工」與「海上船屋」的問題,海上船屋的漁工不准其登上台灣土地外,生活環境差也發生燒死人的意外。就在17年前,高雄漁工船“元勝二號” 進入高雄港尋求避風,失火而導致128名大陸籍和5名越南籍漁工受難的新聞仍高掛在人民網上,他們引此指責台灣的「非人道待遇」,對照台大教授石之瑜批評發明海上旅館這種貧民窟給大陸漁工的,就是台灣人,讓他們捕魚,不讓上岸。90年代以後,屢次發生海上喋血,台灣老闆針對下手的就專門是大陸漁工,他們像排泄物一樣disposable。碰到颱風,不能進港避難的也是大陸漁船,因為張博雅說,政府最擔心的,就是他們排泄物會污染台灣近海。」,不知台灣人作何感想?

大陸指控台灣對大陸漁工非人道待遇 翻攝自人民網大陸指控台灣對大陸漁工非人道待遇 翻攝自人民網

台灣人不止對大陸漁工權益漠視,對外籍漁工權益也是「一視同仁」的踐踏,在2016年監察委員王美玉針對外籍漁工勞動人權發言就提到

近十年來我國籍漁船船長因被虐、失蹤或發生海上喋血案件計23件。在我國及外籍漁工因語言、生活習慣差異及管理爭議下,我國船長致死(傷)或外籍漁工間衝突事件時有所聞。行政院及相關機關長期漠視境外聘僱外籍漁工勞動條件,坐視此類案件發生。

境外聘僱外籍漁工處於高危險的惡劣工作環境,卻不適用我國法令,無法受保障。外籍漁工因勞動條件差,常發生超時工作、伙食醫療差、甚至遭到剝削及涉及人口販運虐待,國際媒體報導並以『奴工』、『奴隸』形容此類漁工。我國是人權國家,且為遠洋漁獲大國,行政院及相關機關應予正視境外聘僱外籍漁工權益。

監察委員王美玉針對外籍漁工勞動人權發言 翻攝自監察院網站監察委員王美玉針對外籍漁工勞動人權發言 翻攝自監察院網站

根據監察院糾正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及所屬漁業署、高雄市政府及該府海洋局的新聞稿,接受調查的81名外籍漁工有遭「不當剋扣薪資作為逃跑保證金」、「薪資交由仲介公司處理致每月只領到50元美金」、「工時普遍過長」、「護照及船員證遭扣押」、「工作時曾遭毆打」,以及「禁止對外通訊」等違反權益情事, 且外籍漁工岸置所,居住空間通風不良、日照不足、無逃生避難設備,不符合建築物使用類別及公共安全之規定,而且外籍漁工須席地而睡,密集擁擠,致漁工之生活空間最擁擠僅0.49坪,遠低於受刑人0.7坪之最低標準。還有今年的監察院調查報告,「福甡拾壹號」漁船涉嫌違反2017年生效之漁業工作公約(第188號)而成為遭國際拘留的第1艘漁船。該漁船經南非政府檢查員發現涉有救生圈破損已不堪使用、船錨已無法正常操作、沒有船員名單、提不出船員與雇主的工作契約、船上食物不足、住宿條件、安全與衛生條件極差等情事。

原來,台灣人虐待外籍漁工,世界都在看!

台灣勞動部始終認為漁船於境外僱用之外籍漁工不適用《勞動基準法》,其實就算是境內,台灣也能把實際勞動的漁工剝奪其權利,徒法不足以自行!

即使發生外籍漁工死亡事件,台灣司法機關的態度也令人心寒,監察委員王美玉指出,在福賜群號漁船印尼籍漁工SUPRIYANTO死亡事件中,屏東地檢判定死亡漁工SUPRIYANTO係曬衣服時失足跌傷,因傷口感染,死亡方式為「意外」。但同船外籍漁工以手機拍攝3段影片指稱SUPRIYANTO遭人毆打虐待,而屏東地檢署因通譯人員未諳「中爪哇語」,忽略死者遭毆打與虐待情事,未考量相關罪嫌即將本案行政簽結云云。

換句話說,如果地檢署「聽不懂」你講的話,「故意」就成為「意外」?「聽不懂」就直接「跳過」??

屏東地檢署因通譯人員未諳「中爪哇語」,忽略死者遭毆打與虐待情事,未考量相關罪嫌即將本案行政簽結 翻攝自監察院報告

如果台灣人仍然不在乎國際觀感,或許我們可以看看美國怎麼看待台灣虐待外籍移工、外籍看護、外籍漁工:

一、外籍看護、勞工、漁工「受迫於肆無忌憚的仲介與雇主」

「有一大部分外籍工人,主要來自越南、泰國和菲律賓,是合法招募而來,在台灣營建、捕魚或製造業從事低技術工作或擔任家務幫傭,卻在抵達台灣後,被人力仲介公司或雇主迫使從事強制性勞動或非自願勞役。這些契約移民工人許多來自貧困鄉下地區,為到台灣工作不得不支付最高達8,000~14,000美元,給招募仲介商或掮客,以致背負沉重債務,人力仲介公司及/或雇主就利用這做為非自願勞役的工具。台灣外籍勞工,其中有半數是在私人住宅做看護工而不受台灣勞基法保護,所有這些勞工的招募及安排雇主過程缺乏管理監督,因此可能導致非自願勞役狀況」。報告還提到許多這類外籍勞工「受迫於肆無忌憚的仲介與雇主,被迫從事合約規定以外的工作,並處於被剝削的狀態,成為勞動販運的被害人」。有些家庭傭工或家庭看護的雇主,禁止勞工在休假時間以外離開住所,讓這些勞工極易成為勞動販運和其他虐待的受害者,而且無法向外求助。

以上報告內容分別引自美國2006~2019年人口販運問題報告「台灣部分」的報告。

二、關於外籍漁工部分

2016年報告指出「來自中國大陸、印尼、和越南等地在台灣漁船上工作的外籍勞工,無論是否登記在案,許多都有遭到販運的跡象,如僱主未給薪或薪資給付不足、工時過長、身體虐待、供餐不足、及生活條件惡劣」。2017年報告指出「雖然台灣當局符合最低標準,法官對許多案件的判刑對於所犯罪行而言過輕,難以嚇阻犯罪,同時也削弱檢警的相關努力。當局有時視勞動販運的案件為勞資糾紛,因此未將發生在台灣籍漁船上的外籍漁工剝削案定罪。」,2018年報告提到「雖然台灣當局符合最低標準,然而遠洋船隊台灣籍漁船以及台灣船東擁有的權宜船勞力剝削問題層出不窮,勞動部與漁業署囿於權責劃分,一直無法有效解決漁工剝削問題。當局有時並未對涉嫌剝削外籍漁工的台籍人士採取適當的法律行動。因為缺乏意識與司法體系中不利的績效評估制度,人口販運者持續獲得輕判…觀察人士指出,漁業署與勞動部之間的權責劃分持續明顯阻礙著當局在打擊漁業人口販運方面的努力,而漁業署欠缺對於遠洋漁業的監管機制,則很可能縱容強迫勞動與其他虐待。」

2019年報告的指控則最為強烈:

「自中國、印尼、菲律賓、越南等地至台灣籍漁船或台灣權宜船工作的漁工,無論是否登記在案,許多都捲入複雜的多國仲介網絡且債台高築,甚至可能遭受未給薪或給付不足、工時過長、身體虐待、缺乏食物或醫療、不允許睡眠休息,以及生活條件惡劣。漁民移工表示,高級船員會採用強制手段,如身體暴力、毆打、不發給食物或水,或扣除薪資等,藉此留住外勞爲其勞動。這類虐待行為在台灣的遠洋船隊尤為普遍,包括 2000 多艘台灣權宜船和台灣籍漁船」。

正由於2018年高雄籍漁船「福甡拾壹號」因漁工權益問題被扣留在南非,成為世界第1艘因違反2007年國際漁業工作公約的漁船,美國 2019 年人口販運問題報告 – 台灣部分花了很大篇幅在討論台灣虐待漁工的問題,這次針對南方澳斷橋罹難的外籍移工,交通部長林佳龍表示罹難者每人將獲賠五百萬元,不知是不是想改善台灣長期虐待漁工的惡劣形象。但無論如何,除了對個案賠償之外,當美國在台協會公布的報告中除了指責台灣「一直無法有效解決漁工剝削問題。當局展開拘留及調查行動,部分情況下甚至起訴先前外國政府正式指定為被迫犯罪的被害人」外,其13項「優先要務的建議」竟有10項與外籍漁工相關!

台灣既然自稱民主自由,台灣政府與民間,對於外籍移工(看護、漁工、勞工)的低人權對待,難道不該好好反省嗎?

美國在台協會公布的報告中其13項「優先要務的建議」有10項與外籍漁工有關 翻攝自 AIT網站


郭台銘說中華民國瀕臨破產,當總統要請孫正義管理退撫基金投資:孫正義搞的獨角獸大賠錢,郭董沒選,台灣逃過一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史上最強小三終結者:郭台銘是也!從陳崇美強制未遂被郭台銘搞到收押19天還唸唸不忘郭董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