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8/19

挺邁婦產科名醫鄭丞傑加入韓國瑜國政顧問團,說「蔡英文難以期待,在韓的團隊才有實現想法的空間」

韓國瑜國政顧問團名單醫療與長照組赫見婦產科名醫鄭丞傑,由於鄭曾出席陳其邁記者會打臉韓「200美元治療乳癌」政見,各界嘩然。他說「賴被做掉了,實在無法含淚投蔡、我是被其他醫師逼去的,不過陳其邁是好人,我只討厭蔡英文而已」,這實在太妙了。

我看過因為韓國瑜出線就揚言若郭台銘不出來選就要投蔡英文的人,還沒看過因為賴清德被做掉就要支持韓國瑜的人,看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是真的喔。

鄭丞傑說「蔡英文難以期待,在韓的團隊才有實現想法的空間」,而且加入的是醫療與長照組部分,究竟蔡英文醫療與長照組哪邊不足?其實長照從時數制改成「長照2.0」「按項目計價制」有許多討論,建議鄭丞傑多多發揮所長,看能不能改變現況吧!

Blackjack 2019/8/19

婦產科名醫加入韓國瑜國政顧問團 鄭丞傑:我不是韓粉
2019-08-18 16:50聯合報 記者蔡容喬╱即時報導

鄭丞傑(左三)去年9月曾參加陳其邁記者會,批對手韓國瑜的「200美元治乳癌」之說是賤賣台灣重症醫療。圖/本報資料照片韓國瑜國政顧問團名單昨天公布,醫療與長照組部分,赫見曾任高醫附院副院長的婦產科名醫鄭丞傑,不過鄭在去年9月高雄市長選舉時,曾出席韓國瑜當時的競爭對手陳其邁記者會,打臉韓「200美元治療乳癌」政見,指韓不該將台灣重症醫療賤賣。外界對鄭丞傑「由綠轉藍」議論紛紛,更有一名自稱是鄭學生的醫師姜冠宇,在臉書要鄭丞傑「老師,請你醒一醒,回頭是岸」。

鄭丞傑今天則回應,自己沒有藍綠意識形態,也希望外界不要用太政治化的眼光看這件事,他只想在國際醫療和少子化問題上提供專業意見及作法,以目前政治現實,「蔡英文難以期待,在韓的團隊才有實現想法的空間」。

常在電視談話性節目中現身的鄭丞傑是婦產科名醫,投身國際醫療多年,對兩岸及其他國家醫療情況嫻熟。鄭丞傑表示,自己沒有加入政黨,是因為韓國瑜的國政顧問團總召張善政找他,個人僅提供醫療相關意見,與意識形態無關;至於去年為何參加陳其邁記者會批韓?鄭坦言「我是被其他醫師逼去的,不過陳其邁是好人,我只討厭蔡英文而已」。

鄭丞傑說,對國際醫療和少子化議題有很多想法,但唯有實現才能幫助到民眾。他先前看好賴清德,不過「賴被做掉了,實在無法含淚投蔡」,鄭表示,先前政府在南部規畫醫療產業園區,是高醫受委託進行,計畫做好了卻束之高閣,讓期待推動國際醫療的人「心很痛」,反觀民進黨目前對手各有其長處,他加入韓的顧問團,是希望台灣國際醫療能做大做強,在世界上站穩腳步。
婦產科名醫鄭丞傑曾任高醫附設醫院副院長,投身國際醫療多年,現成為韓國瑜國政顧問團成員,他強調沒有藍綠,只希望自己想法有實現的空間,幫到更多台灣民眾。圖/本報資料照片******
長照給付新制 民眾大夢中驚醒
04:102018/02/01 中國時報
朱雲鵬

政府長照給付新制於去年年底公布,隨即在元旦上路。原意是把支付制度從核定時數改為較進步的核定服務項目,並降低自付比例,不可謂不善;但實施近月,依據基層反應看來,發生不少問題。看來新制的陣痛比原先預計的要更大更久,必須正視。

以居家服務為例,在舊制下,失能者依其程度分為輕中重三級,分別可以獲得每月25、50和90小時的居家服務;依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提供資料,如以每小時200元計算,則每月成本分別約為5000、1萬及1萬8000元,其中家庭自付30%,也就是1500,3000及5400元。

新制之下,照顧管理中心所核定的照顧計畫,把需要居家服務的失能細分為7級,由居服提供者依據11種照顧問題清單,定出各種不同類別的服務項目,例如:身體照顧服務大類的「上下樓梯」,日常生活照顧及家事服務大類的「陪同就醫」,陪伴服務大類的「日間陪伴服務」,以及加成服務中的「周六日及假日服務」等,總金額從10020元到36180元不等。這些額度普遍較舊制為高;此外,自付比例以一般戶為例則從30%降到16%。

照理說,這個制度比之前合理,既然如此,為何許多居服提供者在實施的過程中遭到困難與抗議?舉一個關懷總會所提,來自嘉義市的例子:「某里長3年前請照服員照顧91歲母親,依舊制照服員時薪200元,一般戶負擔30%,也就是60元;照服員在1小時內幫忙洗澡、剪指甲、陪散步,1個月22小時1320元。如今按項目收費計價,剪指甲、洗澡、散步三項加起來共要795元,共自付127元,比過去1小時60元足足漲一倍多。」

這個例子貼切地說明了一個重點,就是長期照顧的實際成本很高,超過多數家庭過去所習慣的標準。以前在總時數制度的掩蓋下,受照顧戶相當程度對於核定時數下的照顧服務員作不合理的「過度使用」。現在的新制,把制度導向合理化,對服務人員有利,但卻讓受照顧者從夢中驚醒,進而抗議。政府雖然提高了給付標準的總額,也降低了自付比率,但無法彌補民眾驚醒後發現需要新增的成本。隨著新制的普及,驚醒的情況會日漸嚴重。

新制或許有助於鼓勵更多的勞動力加入長期照顧的行列:原先1小時要被催促著做很多樣事,疲於奔命,但居家服務員只拿到不到200元。現在按事計酬,同樣時間內,完成多樣服務,各自可以計費。對於有經驗的好手和快手而言是利多,其薪水的確可能大幅提高。

依照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的說法,以「編號AA06」的身體困難照顧加成計算,照顧有管路、體重超過70公斤、移位困難者,照服員要協助移位、起床,若服務時間是晚上8時以後,1個月應可拿到1萬元加成;加上原本的月薪,可以上看4萬元。舊制沒有依服務對象難易做區隔,故而照服員只想做簡單的如打掃、家務等工作,導致重症者找不到人協助翻身、洗澡、移位;新制上路以實質的「薪資成就」提高照服員從事困難任務的意願。

但照服員薪水的增加同時代表了受照顧家庭負擔的增加,導致這些家庭對長期照顧實質成本認知上的「幻想破滅」,是以對於本國居家服務的需求將降低,逼迫更多的家庭走回或走向家屬或外勞照顧的老路。

政府不願意看到或提到,多數勞團也偏過臉不願正視的一個鐵的事實就是:從目前到可預見的未來,家庭成員和外勞照顧還會是我國長期照顧的主力。在台外籍看護工已突破23萬人,而且隨著人口老化,還在快速增加中,是本國居家服務人員數目的20多倍。

我們呼籲,政府和民眾都必須認清事實,不能鴕鳥。政府應當推出措施,把聘用外勞的家庭列為推廣長期妥善照顧的關懷對象。民眾更需警覺,未雨綢繆,早日以儲蓄或年金保險等私人保障工具,來確保自己或家人的尊嚴老化。

(作者為台北醫學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




從酒駕「亂世用重典」看台灣馬路死亡率東亞第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放言民調快報:郭台銘只有苟合柯文哲才能同時戰勝蔡英文與韓國瑜,否則任何組合都輸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