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8/10

郭台銘富士康「奴工少年團」再度揚名世界,戒不了「學校兒童血汗」的台商?

英國《衛報》9日頭版刊出與「中國勞工觀察」(CLW)合作調查報導,發現鴻海富士康因為缺工把腦筋動到數千名未成年「高中職少年工」並使其違法超時與夜間輪班,而且用的字眼是"Schoolchildren"。當學生不想做夜班與加班時,校方會以在校成績與獎學金為要脅,還買通學校導師擔任「駐地監工」。該報導質疑「一模一樣的勞動醜聞,還要出幾次?」,筆者曾大量閱讀幾十份學術論文,以下介紹各該研究的分析。

.

首先,關於實習學生工的濫用,富士康真的屢犯不改,根據筆者找到的資料就有:

1.2011年1月,富士康十三連跳解密 - 大學線...富士康大規模濫用實習學生。調研組的報告指出,在深圳富士康的部分生產線,學生工的比例高達百分之五十;也有職業中介對調研組表示,在昆山富士康廠區,六萬名員工中有一萬名是學生。…

2.2012年10月17日,最小僅14歲╱招學生工被踢爆 富士康喊卡,自由電子報:...紐約的勞工權益團體中國勞工觀察(China Labor Watch)週一指出,煙台市校方讓「一小部分」學生去富士康實習,年齡介於十四至十六歲。…

3.2012年12月16日,法國媒體採訪富士康工廠確認非法雇用實習生的傳聞,法廣:

…法國電視臺記者秘密採訪了位於河南鄭州生產愛瘋第五款手機的富士康工廠的年輕員工,其中有兩位年輕的女員工向記者表示她們是一所護校的未成年的學生,校方強迫他們到與他們的專業毫無關聯的富士康工廠實習,威脅她們否則將不能拿到畢業證書。她們在富士康被迫加班加點地工作,甚至還被迫違反實習合同上夜班。…

4.2013年10月11日,富士康承認其煙台工廠實習生做法違規,BBC News 中文

5.2017年7月21日,瀋陽一高校被指強制學生到富士康實習學校深夜致歉,鳳凰資訊

6.2017年11月23日,河南富士康工廠緊急叫停實習生超長加班,BBC News 中文

第七件又「揚名」世界的就是本次事件了。

為何富士康戒不了「使用未成年的學生工」呢?

一、富士康不必為「未成年的學生工」負擔工傷保險也無社會保險,可以省下大量勞動成本

根據大陸的勞動法相關規定,未成年的學生不得加班也不得上夜班,但顯然富士康都違法了,在前述「富士康十三連跳解密」指出:「根據勞動與社會保障部的規定,在校學生以學生身分進入單位工作屬於實習,雙方建立的不是勞動契約關係,僱主無需為他們購買保險。但在這種既無工傷保險也無社會保險的情況下,一旦學生工在實習期間發生工傷意外,根本完全沒有保障。」,富士康使用「未成年的學生工」可以省下大量勞動成本

潘毅在「富士康與一個女工的iPhone夢」則說:「因為學生工跟農民工不同,所以富士康無需為學生工繳納社保(因為學生不是勞動法律法規的保護對象),勞動成本進一步降低。就這樣,富士康通過採用嚴格控制工人、對學生進行超級剝削為特徵的勞動體制,實現了資本的快速積累。

二、地方政府成為富士康壓迫學生工的幫兇

中正大學勞工關係學系教授朱柔若於2014年1月法務部調查局「展望與探南」第12卷第1期”富士康與血汗工廠之間:一個集體行為研究取向的解析” (第31頁)提到「農民工」與「學生工」存在的原因在於:「…若無北京政府授予發展主義國家的特許狀,外資臺商豈可能在『低勞動成本』的逐利制度下,不是利用廣大的農民工勞動力後備軍,就是積極與學校掛鉤使用大量的實習學生工,進行跨國的勞動套利呢?

根據前述報導,早在2012年,山東煙台市政府從九月開始,要求各高職、技術學院,派學生去富士康實習一至三個月,和正職員工一樣工作。由於要趕訂單,加班到晚上七、八點成常態,且學生三個星期一輪需值大夜班,時間是晚上八點到隔日清晨五點,經常一值班就是十二個鐘頭。這些未滿十六歲的學生約有五、六十人,且一個月上班都沒有休息。可見富士康並不是「無意間」招攬到這批學生工與兒童加班與上夜班,山東商務職業學院一位系主任更,所有煙臺市高職高專院校都被市里下了“死任務”,最多的學校派去3000多學生。甚至連四川公務員在年底考核中就多了一項內容——能否完成富士康的招工任務。而且當招不到工的時候還要自行頂替。2012年春節前,因為沒有完成富士康的招工任務,劉寶玉(化名)不得不去成都富士康工廠“頂工”。機關領導對她說,“招不到人,只能自己人去”。

更大的問題是,政府與富士康的黑箱交易。在潘毅,陳慧玲,馬克.塞爾登「蘋果背後的生與死──生產線上的富士康工人」35頁以下就指出成都市府協助富士康招工,促成合作的原因是「一些酒水和香菸的禮品往來」。

三、法律屈膝於政府與富士康之前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 》第15條規定,禁止用人單位招用未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38條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招用未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人,國家另有規定的除外。富士康並不是文藝、體育和特種工藝單位亦非國家另有規定的範圍內,為何富士康這十幾年來不斷的違法再犯?

2015年2月全總法律部長郭軍對富士康累犯行為的診斷是「對法律毫無敬畏之心」,他說「富士康等企業長期違法安排勞動者長時間加班,致使部分勞動者出現各種心理健康問題,導致過勞死或自殺現象時有發生。…許多地方僅對投訴舉報的案件進行查處,不能做到有案必查、違法必究。對已經查實的違法案件懲處力度不大,達不到震懾違法用人單位的目的,導致木桶短板效應。很多企業都可以向富士康學習,通過超時勞動,企業可以獲取更多利潤,進入世界五百強…, …如果不能對這些違法企業真正做到有案必查、違法必究,木桶短板效應一定會出現。…

真的是徒法不足以自行嗎?

中國的勞工權利研究者劉開明博士就在「從富士康事件理解新生代工人」質疑說:

政府靠得住嗎?自殺事件發生以後,政府所做的大量工作都是幫富士康掩蓋問題,當工人和記者不斷揭露富士康存在系列嚴重問題的時候,我們看不到政府對富士康的懲罰,公眾也無法從政府那裏得到滿意的解決方案。……富士康靠得了嗎?在這一系列悲劇發生之後,富士康始終不承認自己的責任,郭台銘更是高調否認血汗工廠的指責。但是,工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知道,正是他們的血汗使郭台銘從一個普通商人變成臺灣最大富豪,讓富士康從 200 多員工的小廠發展成 80 多萬人的大企業。…

不是中國政府長久以來漠視與放任,富士康可以從2010年不斷「累犯」到2019年?

四、被剝奪自由意志的學生奴工

聯合新聞網對富士康這次事件給予了「富士康再爆勞動醜聞:湖南衡陽廠Amazon生產線上的『奴工少年團』」的標題,因為學生專業與「實習」內涵大不同,主修電腦工程的小芳她的「實習內容」就是負責安裝Echo Dot音響裡的保護膜,每天目標3,000組,每天工作10小時還得連續工作6天,也就每個星期60個小時,機械式作一些與專業技能無關流水線組裝。當她和生產線上的領班反應,說真的不想超時加班時。領班直接和隨隊導師告了狀,導師則跑來警告如果不配合加班,就不夠格在富士康實習,這不僅與成績有關,還可能影響能否畢業、申請學校獎學金。小芳只能無奈地說:「我沒辦法也沒別的選擇,只能咬牙硬撐過這一關。」2012年法廣採訪護校的未成年的學生也是遇到根本是一模一樣的情況。

對此,朱柔若〈製造誰的甘願:從布若威的架構討論富士康的生產體系〉提到「學校機構在1.逐利潮流、2.被動地在地方政府的壓力下、3.積極配合與企業聯手開發廉價勞動力、4.透過地方政府的中介,富士康各廠區主動開發與廠區所在地的職業學校之間侍從恩主關係模式(clientelism)而取得職業學校校方甘願之後,學生工便構成了在侍從關係下,校方向富士康輸送的交易品…。」,筆者則質疑:

這種甘願,能說有「自由意志」嗎?

針對此一最新爆發的事件,鴻海集團於2019年8月9日主動發出聲明指出,鴻海集團的中央單位已和客戶聯手展開調查,且當地廠區違規情形已立即改正。亞馬遜的發言人也回應,絕對不會容忍供應商違反行為準則的情形,「我們正在緊急調查這些指控,並要求富士康以最高級別處理這個問題。」亞馬遜也已指派其他專業團隊赴現場調查。其實根據2018年6月10日的中國勞工觀察,衡陽富士康工廠調查報告就指出富士康濫用派遣工達40%,已違反《勞務派遣暫行規定》10%的限制。同一個廠這樣屢犯不改,正如2012年度“兩岸三地”高校富士康的調研報告名稱:

富士康,你改過自新了嗎?

為什麼7年來富士康無法改過自新?

2018與2019年的衡陽富士康工廠調查報告,翻攝自 中國勞工觀察網站

筆者認為,富士康長年以來以法律戰恫嚇媒體對其檢驗,臺灣社會也充斥無盡的包容聲音,如上海《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王佑2006年「富士康員工:機器罰你站12小時」及後續報導引起鴻海震怒而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求償三千萬。 2010年,鴻海富士康員工12跳震驚各界,超過150位學者連署要求「終結血汗工廠,捍衛勞動人權」。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直指富士康是台灣之恥,東海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楊友仁也一起召開記者會,結果遭到民眾一大早打電話找上門謾罵、眾多的email、收到恐嚇電話和一堆寄到學校的人身攻擊信,楊友仁教授只好無奈的開了一堂課《血汗工廠社會學》,因為:

授課者體會到一種『不應該批評富士康(或郭台銘) 』的心態,而這種心態,某個程度深深地嵌入台灣社會的深層,它似乎成為一條敏感的神經,在這個『全民拚經濟』以及期待 『鮭魚返鄉』的時刻,被認為不應該輕易挑起。」,筆者認為,正是臺灣社會對富士康的「包容」與「期待」,才導致這個「走偏的孩子」繼續走偏。

上海《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王佑2006年「富士康員工:機器罰你站12小時」及後續報導引起鴻海震怒而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求償三千萬 翻攝自上海《第一財經日報》

《血汗工廠社會學》 翻攝自東海社會系《血汗工廠社會學》課程大綱

如今創造富士康模式的「始作俑者」郭台銘已卸任鴻海董事長,並且進入政治領域,身為大股東的他並不能以一句「對不起,我已經不管鴻海的事,如果沒拿到請員工跟老闆申訴,再不行就辭職」來推拖,因為你郭台銘有「實質影響力」!

無論郭台銘要不要繼續從政,但富士康的污名與郭台銘是分不開的,而富士康與”Taiwanese”更是緊密結合!龍應台於1984年曾發表「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筆者更有理由於2019年再問:

臺灣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富士康的英文維基網頁簡介,其上不但說明其係臺灣人企業,也仍將郭台銘列為key man 翻攝自 英文維基網頁
富士康再爆血汗!數百未成年實習生被迫超時工作

11:432019/08/09 中時電子報 吳映璠

富士康再爆出血汗情事,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引述遭到外洩的富士康內部文件,指出數百大陸中學生以實習生名義進入富士康衡陽廠工作,生產亞馬遜語音助理Alexa,卻被迫每天加班,有學生透露每天工作10小時、一周工作6天,向上級及師長反應,卻被告知恐影響畢業及獎學金申請,學生無奈吐露,「沒有選擇餘地,只能忍受。」

《衛報》8日報導,一份富士康衡陽工廠內部文件以及訪談了多名未成年勞工後發現,他們多是衡陽附近高校及技職學校的學生,年紀分布在16至18歲,他們以「實習生」的名義進入工廠工作,學校老師也被工廠聘僱進去陪同學生工作,他們被要求「鼓勵」不願配合的學生接受超時工作的條件。

文件指,部分製造亞馬遜語音助理Alexa及亞馬遜電子書載具Kindle的學生,被要求在生產顛峰期間增補人力長達2個月,總共約有超過千名學生受雇。

根據大陸現行勞動相關法律,工廠可聘僱16歲以上學生工作,但是不得超時工作,也不得在晚上上工。

訪談內容卻顯示,許多學生被迫在夜間工作、甚至超時工作,明顯違法。許多學生也表示,他們的工作內容和學校所學完全無關。一名化名方曉(Xiao Fang,音譯)的17歲女同學指出,她主修電腦相關,每天卻被要求在3,000台Echo Dots智慧音箱上貼保護膜。她說原本老師告訴她每天工作8小時,最後卻演變成工時10小時,也就是每天超時工作2小時,一周工作6天。

她描述工廠內的燈光開得很亮,工作時很熱。「一開始我非常不習慣在工廠內工作,但是現在工作一個月了,我非常不情願地適應了這份工作,只是每天工作10小時真的很累。」她曾向上級主管表示不願超時工作,但是主管隨後通知了女學生的老師,老師卻告訴她如果不超時工作,她就不能繼續在富士康工作,這可能會影響她畢業,甚至是申請獎學金。方曉說,她「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忍耐。」

文件指出富士康在招募一般員工上遇到困難,因此才將目標轉向學生。一份文件顯示,工廠4月至10月約須招募7,000名員工,但是每周卻僅能募到30人,工廠遂轉向聘僱派遣員工及實習生,實習生目前共佔生產線人力約15%。

文件甚至寫道,為補足短缺的人力以及降低僱用勞工的成本,工廠樂意和當地學校配合聘僱實習生。文件指出,富士康支付每位實習生時薪16.54人民幣(約新台幣73元),這包含加班費及其他加給。另外富士康也支付合作學校額外費用,每推薦一名學生,學校每月就能獲得500人民幣,文件記錄了4所合作學校的合約,總共有900名學生受雇,不過另有文件顯示總受雇學生多達1,800人。

針對報導,富士康承認確實有非法雇用學生的情形,並且表示已經展開行動、改善情況。富士康聲明稿指出:「我們已經加強監督和夥伴學校的實習計畫,以確保任何情況下都不允許學生超時工作或在晚上上工。」

富士康承認,過去確實因為管理團隊的疏失,導致這種情形發生,「儘管受影響的學生都已獲得額外工資,但這種情形不可接受,我們已經採取立即措施,確保這種情形不會再發生。」

亞馬遜的發言人也回應,絕對不會容忍供應商違反行為準則的情形,「我們正在緊急調查這些指控,並要求富士康以最高級別處理這個問題。」亞馬遜也已指派其他專業團隊赴現場調查。

文章來源:Schoolchildren in China work overnight to produce Amazon Alexa devices

(中時電子報)




馬英九欠郭台銘但我們不欠:若聽信皇民後裔黃創夏獻三策促泛藍重新整合,保證國民黨死無葬身之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如果香港失去經濟地位但仍是中國領土呢?解決香港人「吃中國菜喝中國水卻不愛中國」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