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7/24

不要只笑韓國瑜支持者是Loser,朝野該認真面對經濟弱勢長照問題了

繼前兩篇論及孤獨死長照問題後,本文要探討台灣社會的”Loser”該如何面對老年或長照的問題。這些在選舉期間被輿論甚至政治人物認為是經濟、知識選民「以外」的「低階人民」,受盡各方揶揄,好像他們支持的對象就比較”Low”,是最”Lousy”的政客!在台灣面臨3L的指控時,或許筆者要向這些人質問:

是否我們應該放棄Loser?

就國家為人民的生存照顧義務來說,憲法第15條明定「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針對”Loser”而言,這些「跟不上」台灣經濟發展而落在「後段班」的人民來說,在認為「貧困是因為不努力」的台灣社會中,歸責於「輸家」的看法總是比較主流,但Loser也有「生存權」啊!何況,一般父母生兒育女,莫不希望他她成龍成鳳,但豈能盡如人意?一旦人生遭遇變故,或成為「流沙中年」,或從事的職業因時代變遷而消失,個人競爭力的低落,也未必然能完全算在每個Loser的頭上。

因此,固然每個人都須為自己「養老、長照」負責,在社會安全網的大前提下,協助落後者或幫忙受困者也就成為整個社會體系的責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國民黨於6月29日舉行的總統初選第二場政見會中就指出「目前台灣社會面臨最大的問題,便是高齡化所產生的照護問題,好的照護中心十年都排不進,公立的照護中心更是沒人敢進,而龐大的照護支出,更儼然已經成為年輕人心中的最痛」,從這裡思考應該可以幫助許多身陷長照困境的「苦人們」。

對此,韓國瑜提出「讓政府來照顧您的父母」,仿效日本建構「長照保險制度」,每個人在工作期間都要強制投保,日後每位超過六十五歲的人,若要進入安養中心都不必支付任何費用,一半由長照保險支付,一半由國民年金支付,讓老人照護不再成為年輕人的負擔,由政府來照顧您的父母,完成長照的最後一哩路云云。但筆者前去其臉書,或蒐尋其說帖,皆不得其門而入,韓市長有必要把相關的政見說明得更清楚。

討論政府究竟要為長照付多少錢,或許我們可以先看在需要考慮養老的民眾中,其足以負擔的能力為多少:

根據106年老人狀況調查,65 歲以上認為長期照顧機構或護理之家的每個月可以負擔費用,以「9,999 元以下」的比率占35.59%最高,平均金額為1萬2,626 元。以地區別觀察,南部地區平均每個月可以負擔費用為1萬4,026元最高,金馬地區 9,621 最低。以性別觀察,男性可以負擔費用較女性高。

翻攝自 衛生福利部調查報告-106老人狀況調查翻攝自 衛生福利部調查報告-106老人狀況調查

但若根據2016中正大學林品君碩士論文”臺灣「長期照顧十年計畫」日間照顧中心定價之研究”指出,在《老人福利服務提供者資格要件及服務準則》第 55 條,表列九大項社區式日間照顧服務應提供的服務項目,包含「生活照顧、生活自立訓練、健康促進、文康休閒活動、提供或連結交通服務、家屬教育及諮詢服務、護理服務、復健服務和備餐服務」中,一般日間照顧中心是「多少錢做多少事」(第51頁以下)!除了法規與現實有落差外,政府補助有限,交通方面多為一次性和短期性補助,要求專業人員卻未補助、日間照顧中心不論大小每月補助上限為一萬元等。除此之外,根據林品君統計,輕、中度的收費標準多訂在 10,001 元到 15,000 元,而重度的收費標準以10,001 元以上到 20,000 元為主。訪談資料的三十家日間照顧中心裡,有十二家以輕、中、重分別收費,分別為7,500、11,000、17,200元,也有不論輕度、中度或重度均收費16,200 元的「單一制定價模式」。這還只是「日間照顧中心」而已,若日夜照顧必然遠比一般人民期待的平均值1萬2,626 元還高。

翻攝自 林品君,臺灣「長期照顧十年計畫」日間照顧中心定價之研究,中正大學2016碩士論文,77頁。

由以上研究可知,民眾足以負擔與實際必須支出的差距有多大。那韓國瑜提出「讓政府來照顧您的父母」是否可行,我們來看韓國瑜所稱仿效日本建構「長照保險制度」的他山之石。

根據2017中正大學郭育仁碩士論文” 日本利益團體政治與長照保險制度”70頁以下的介紹,所謂「日本的長照保險制度」係:

"目前日本的長照保險制度採取混合方式,投入資金的 50%是公費支出,另外 50%是向 40 歲以上公民強制收取保險費用。公費支出的 50%中,由中央國庫與地方自治團體各分擔 25%,使中央財政原本負擔二分之一減輕至四分之一。2000年長照保險制度正式實施以前,先推出黃金十年計畫與新黃金十年計畫,類似於我國現正推動之「長期照顧十年計畫」及「長期照護服務量能提升計畫」,日本的兩次黃金十年計畫中各項目均由政府編列預算、以政府稅收來支持高齡者的長照費用。自開辦以來逐年提高的預算費可知日本政府期望盡力滿足各種需求。但是高齡人口比例上升,建立長照保險各項基礎設施又為必要,單靠政府稅收支撐並非長久之策,因此日本政府改而採取稅收合併社會保險的混合制度。 "

該論文介紹,日本的長照保險制度自2000年4月開辦以來,規模與需求擴張,平均每人每月保險費從2,911日圓漲到5,514日圓,每年補助金額從3.6兆日圓提高至10.4兆日圓。如果台灣仿照日本的長照保險制度,台灣的財政是否足以支付,實不無疑問!

根據韓國瑜「讓政府來照顧您的父母」的意旨,不知道是否會「排富」,但至少應該不會「排貧」,但由此又產生了更大的問題。論文提到日本明治學院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岡伸一指出該保險財政改革後對低收入戶的影響加劇:

"當制度由社會福利型態轉變為混合制度時,經濟條件不佳的狀況下,無法納保的低收入戶人數增加,恐將影響貧困階層國民使用長照醫療服務體系的品質,而採取特殊條款另行處理也可能造成額外的財政負擔。"

換言之,若在台灣的情況來說,Loser當然也有可能無法納保及繳納國民年金,也就無法達成韓國瑜「一半由長照保險支付,一半由國民年金支付」的條件,那這些人又該何去何從?

日本與台灣的困境類似,除了在經濟上同樣有失落的二十年外,還有少子化與高齡化的問題,台灣目前似乎對少子化的討論興趣超過長照,可能因為有小孩台灣才有「稅基」,但長照必然是「賠錢貨」的因素所致。但無論如何,總不能讓Loser全部去「孤獨死」吧!?

郭育仁碩士論文也提到安倍晉三在 2015 年 9 月執政自民黨國會議員大會上正式獲得連任自民黨總裁後,提出「安倍經濟學」新三支箭:

第一支箭是「實現戰後以來最大的國內生產毛額(GDP)至 600 兆日圓」,孕育充滿希望的強盛經濟,希望透過創新的風格和提高勞動生產率,喚醒潛在的國內內需市場,形成良性經濟循環;

第二支箭的目標是「提升出生率到 1.8%」,構築支援生育子女的夢想,希望國民安心經營婚姻和生養子女;

第三支箭則有鑑於日本每年看護離職者超過 10 萬人,但社會的需求居高不下,是這個世代的年輕人與高齡者共同的難題,因此希望建立令人安心的社會保障環境,達到「看護離職率零」的目標。

本文認為,這三支箭的方向值得台灣政治人物參考,因為經濟、少子化與高齡化的長照也是台灣「無解」的習題。正如筆者對郭台銘的「身心障礙者保險」可行性與必要性的質疑與期許,任何政策在提出之初都必然不臻完備,但也可以有喚起民眾關注的正面效應。但願所有的政治人物能在選舉年多提出政見激盪,而非僅是指責不同立場者的不是,這樣才對社會政策的正向發展有益,無論Winner或Loser也能各安其命!




解讀最新老人狀況調查:台灣長照的悲劇將越來越嚴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即使承認同婚之後,台灣仍是歧視之島:從身心障礙者的境遇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