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7/19

貿易戰的贏家與輸家

中美貿易戰似乎看不到盡頭,「贏家是誰」的討論此起彼落也莫衷一是,如「華爾街日報」(WSJ)報導,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經濟學家指出川普加徵關稅,固然使美國自中國的進口下滑,但也將使美國家庭年支出增加,真正贏家是台灣、南韓與東南亞國家。野村證券報告則指出美中貿易戰使超過一半美國和大陸訂單由其他地方替代,越南與台灣受益最大。但越南海關報告指出,有些中國公司「洗產地」混淆貨物來源。所以,越南並非是「新世界工廠」,而是「逐漸成為亞洲產品供應鏈的最終集合點」。而台越對美出口激增的狀況,當然也備受美國注意川普更威脅說「越南佔大家便宜幾乎是最嚴重的,雖比中國規模小很多,但幾乎是最糟的。」

此外,日韓貿易戰是近來引起注意的另一戰場,這場因為歷史問題引起的貿易戰中,雖然一般咸認為日本會給韓國半導體產業重創,但日本業者也可能受傷。早稻田大學商學院教授 Alsushi Osanai 就指出「日本和南韓製造業唇齒相依。唯一的贏家將是中國,因為他們正傾全國之力想在尖端產業超越韓、日」,美國財經媒體專欄作家高燦鳴(Tim Culpan)對此也持相同看法。在轉單效應下,台廠成為贏家的說法也是此起彼落。

日韓貿易戰的起因跟歷史有關,目的則跟選舉有關,許多人都懷疑安倍的強硬是為了7月21日的參議院選舉。中美貿易戰與川普長期指控中國「佔便宜」而開啟貿易戰,其目標之一也是為了選舉,這從他指控民主黨「我認為中國覺得他們在最近的談判中被打得太慘,所以他們還不如等到2020年下次大選,看看自己是否運氣好,等到一個民主黨人獲勝,這樣就可以繼續每年坑美國5000億美元」就可以看得出來。

貿易戰的影響下,日本經濟新聞社指出全球供應鏈或分化為「中國」和「非中國」,但其實許多零組件仍須從中國輸出到新製造地。無論如何,這種「超全球化」似乎走到了轉捩點,台灣一些專家認為「貿易戰使得台商受傷,但台灣經濟受益」,朱雲鵬則認為這是一場沒有贏家的對決

如前所述,中美、日韓貿易戰中,部分台廠可以獲利,但也有可能使雙方生產商品的成本變貴,進而影響到一般人的生活,整體來說,絕大多數的消費者是輸家。正如日韓貿易戰影響下,已帶動DRAM和儲存型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現貨價漲勢

貿易戰的起因與政治有關,除了廠商之外,必須花更多錢的一般平民可謂遍地輸家。而政治與經濟本來就密不可分,就像兩千年前法利賽人問耶穌納稅的問題,耶穌叫他們拿一個納稅的錢來看,由於錢幣上一邊有凱撒的像,耶穌因而說「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而讓質疑者不得不離開。然耶穌仍避不了政治,因為最後耶穌仍被羅馬追捕而受難。

這場貿易戰帶來的利弊得失正如狄更斯『雙城記』開頭的一段話「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或許很多廠商可以找到商機而成為「最好的時代」,但對歷經過「全球化紅利」的平民來說,則是「最壞的時代」。
blackjack 2019/7/19




假如鄭文燦當副手可以影響來回30萬票,蔡英文讓鄭文燦當副手搞桃園票才有最大機會連任總統喔←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如何面對將來到的「孤獨死」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