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7/15

可以用「國籍」或其他條件選擇客人嗎?從拒絕日本客的拉麵店談起

日本石垣市鬧區商店街內的拉麵店「麵屋 八重山style」七月公告表示至9月底止都拒絕日本客人入店,原因是「日本人觀光客的禮貌一年比一年差」,這件事引起台灣民眾的關心,因為這違反了大家的刻板印象:「被拒絕的奧客」不是一向是「陸客」的「專利」嗎?

照片取自 麵屋 八重山style 臉書照片取自 麵屋 八重山style 臉書

就台灣的社會氛圍來看,媒體一向愛報導陸客被排斥,各主流媒體也把台灣商家排斥陸客以「霸氣」或「紅了」報導。例如在高雄新堀江附近的日本料理餐廳曾公告「因為本店師傅為日本人,十分重視禮節…由於近日接待陸客造成的不愉快,恕本店將不再接待陸客」,還引起了部分網民的追捧。但當日本人也容忍不了「自己日本人」的「禮節」時,我們該如何看待店家拒絕客人的「主張」?

圖/截自●【爆料公社】● 引自 聯合新聞網 不接待陸客!高雄餐廳這張公告紅了...

由於該高雄日本料理餐廳並未說明日籍料理師傅如何不滿陸客的禮節,我們就以日本拉麵店「麵屋 八重山style」老闆有馬明男說的說法來討論:他說店內空間有限櫃台區只有8個座位,所以公告要求入店客人每人必須點一碗麵,也拒絕嬰幼兒入內。但日本客人仍帶嬰幼兒入店消費,被工讀生告知上述兩項規則更暴怒說「我從奈良來的耶,也付了旁邊停車場的費用了」、「你們是做什麼生意啊」。還有禁帶外食規則也被大學生無視,當店家勸告時,大學生強辯說「店內沒寫不行就是可以吧」!

42歲的店長有馬明男因此感嘆「日本人觀光客的禮貌真是一年比一年差」,日本人所謂「顧客就是神」讓他精神上跟體力上都已到了極限,工讀生因疲於應付日本客人的抱怨,紛紛請辭而只剩他一人苦撐,日本人觀光客違反他訂的規則已超過他的忍耐限度,他甚至考慮未來日本客人採會員制方式消費。

由於「麵屋 八重山style」老闆有馬明男表示「相較於日本客人,外國觀光客的禮貌就好得多」而未排斥陸客,許多對陸客有負面觀感的台灣人因此十分訝異,尤其近來又常報導日本的「珍珠奶茶之亂」,也就讓人訝異日本人的「禮節」是否不同於台灣人的想像。

老闆有馬明男說的說法,取自 八重山style 臉書

無論如何,本文想要討論的是,可否因為某些因素,店家就預先排除客人呢?我們先從外國的例子來看。

第一個例子是英國的例子:2015年,經營「Blinks of Bicester」美容院的老闆在臉書上說無論客戶是否擁有英國護照,該店主張no Muslims 而將不再接受任何穆斯林客戶的預約,又說「抱歉,是時候把國家放在第一位了、我希望你家能被ISIS炸掉」,隨後因違反英國公共秩序法第19條「散播威脅,辱罵或侮辱並挑起種族仇恨」而遭到逮捕。

第二個例子是美國的例子:2012年,科羅拉多州「傑作蛋糕店」(Masterpiece Cakeshop)老闆菲力普斯,於2012年時拒絕替同性戀伴侶設計製作結婚蛋糕,美國最高法院於2018年6月4日裁定老闆勝訴,菲力普斯有權利因宗教信仰而拒絕,並非控歧視同性戀。在七比二的票數中,受矚目的是曾裁定同性婚姻合法的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Kennedy),他表示民權委員會侵犯了菲力普斯的宗教信仰自由、「科羅拉多州法律保障同性戀者享有與其他公民一樣的權利與服務,但這些必須以宗教中立為準的來施行」,他對雙方也補充說「這些糾紛都需要以寬容來解決,不得蔑視他人真誠的信仰,也不得讓同性戀者在市場上尋求商品和服務時感受到侮辱。」

第三個例子仍是英國的例子:2014年,北愛同性戀權益活動人士加里斯•李在貝爾法斯特的Ashers蛋糕店訂購一個蛋糕,蛋糕上面有芝麻街的伯特和恩尼兩個布偶圖案,上面寫著「支持同性婚姻」的字樣。Ashers蛋糕店一開始接受這個蛋糕預訂,也收了錢,但兩天後蛋糕店通知顧客加里斯•李,表示蛋糕店不能製作這樣的蛋糕。2018年英國最高法院判決說,信仰基督教的Ashers蛋糕店店主拒絶製作一個帶有支持同性婚姻口號的蛋糕,並不算是歧視。最高法院5位法官全體一致同意達成這個判決。

這三個例子都可以視為是店家老闆主張「言論自由」的一種表現,除了第一個例子因為涉及挑起種族仇恨而被否定其主張外,後兩個「同志婚禮蛋糕案」在美國、英國的案例中,最高法院的法官都把天平偏向了言論自由的那一方。

台灣在面對這些形同對特定族群特別是陸客排斥乃至於有「歧視」疑慮的限制時,媒體「樂觀其成」外,雖有律師質疑疑這種言論已經違反了《公民政治國際權利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消除一切形式對婦女歧視公約》這些具有內國法效力的國際人權公約,但我們也未曾聽聞過此起彼落「排斥陸客」的任何商家有受到任何來自官方處罰或關切的案例或報導。

從德國的實證法來說,可能因為德國過去歧視猶太人的歷史所致,他們對於這類行為特別「警戒」:在德國的《一般平等待遇法》第19、20條規定私法上的債之關係中,均不得因為種族、出身、性別、宗教、世界觀、身心障礙、年齡與性傾向而為差別待遇。換句話說,上述無論是蛋糕、美容、餐飲之類的交易並不能以「契約自由」而由店主任意限制。

台灣應該思考的是,當「不得歧視」變成限制私法行為的法律時,究竟是一種的進步還是退步呢?我們該學英美還是德國?

我們再看兩個例子。

2013年,患有唐氏症的王姓女子到麥當勞高雄右昌店用餐,高雄麥當勞報警「有流浪漢大聲咆哮」,但事實是王姓女子一點聲音也沒有。當時到場處理員警指麥當勞店家認為王姓婦女會「影響其他客人觀感、不然我們幹什麼要報警」而堅持要警方把王女帶走,警方雖然覺得「她沒有違法呀!就很安靜坐在那邊!」,但還是只好聯繫王婦的家人把她接回。台灣麥當勞公關部襄理蔡佳潓先表示「麥當勞不會道歉,歡迎唐氏症女繼續來用餐」,三天後,台灣麥當勞才對王女士及其家人與社會大眾鄭重致歉

2018年,美國費城兩名非裔男子在星巴克等人要用店內廁所,店員以沒有消費為由拒絕,並要求他們離開及報警逮捕。此事引起全美憤慨後,星巴克執行長強生(Kevin Johnson)除希望能「面對面」向兩名非裔男子道歉外,並於5月29日下午關閉他們美國8000間咖啡門市,讓17萬5000名員工接受種族包容訓練。

本文認為,很遺憾的,「歧視非我族類」是一種「人類的天性」,尤其台灣時常發生種種形形色色的歧視行為。2004年,北縣某社區主委當街以狗鍊套住八歲台越混血男童脖子拖行,其表示「當時只是想和小男孩玩遊戲,展現台灣人的親和力」。2018年,一名遠從上海到高雄讀書的女大生到某知名髮廊剪髮時,當場被設計師叫「426」(”死阿陸”的諧音)...。

以上這些無所不在而不斷發生的歧視行為,光是靠「儆醒」是沒有用的。或許店家因為態度極差「顧客」發生經營上的困難,但應該採取的方式是拒絕這些客人不當的消費行為,而非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歧視」,像「麵屋 八重山style」老闆未來只做熟客的考慮就比拒絕所有日本客的公告還好。

或許有人要問,我們不是應該追求「100%的言論自由」嗎?

這些因為特定因素而拒絕客人的行為除了言論還包括「行動」,並且也使相對人感覺「被歧視、被冒犯」,上面處理同婚蛋糕案的大法官說「這些糾紛都需要以寬容來解決」,但有些事情「寬容」是無法解決的。

至少歧視就不行。

blackjack 2019/7/15




柯文哲給郭台銘「郭家養」是上策:從柯P譏笑找林飛帆搶青年票又不是「湘西趕屍」一貼見效談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唐湘龍們害死郭董,郭台銘陣營聲明不會脫黨!「假郭粉」破壞郭董形象,讓他像把國民黨始亂終棄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