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6/16

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20:農民工與學生工的自由意志?反對「製造誰的甘願?從布若威的架構討論富士康的生產體制」

朱柔若〈製造誰的甘願:從布若威的架構討論富士康的生產體系〉對富士康有新解,但其顯然忽略了學生工的甘願並非自由意志下的選擇,臥底報告中,農民工也根本沒加入虛假工會的運作及利用廠區設施,圖書館也不存在,顯然朱柔若過度相信富士康的一面之辭,或並未真實做出田野調查及其他相佐資料的收集。

在內文中,朱柔若把趕工競賽(the game of making out)、內部勞力市場(internal labor  market)、以及由工會與協商制度所構成的內部國家(internal state)的三大機制、布若威「製造甘願說(manufacturing consent)」的核心架構套入,即:漠視次等公民待遇推促了農民工的甘願(三無「無身分證、無暫居證、無用工證」農民工的二等公民地位自我剝削)、黨國體系下府際競爭造就了地方政府的甘願(地方政府須面對上級政府考核壓力而不等於地方居民福利增加)、配合美國公平勞動協會(Fair  Labor  Association)推動「管理階層全面退出工會事務、培訓基層員工投票選舉工會代表」行動計畫的富士康新工會云云。

先談形同虛設的工會:朱柔若這份2014的論文並未update 2013的報導,如富士康工會選舉被指流於形式 員工拿白紙條投票,2013年7月29日 提到:
員工拿白紙條投票,富士康工會選舉被指流於形式,鄭州富士康一名員工爆料稱,“領導找來十幾個最底層員工,每人手拿一張白紙條,擺著一個投票箱,配合拍照來選舉工會小組組長。員工一臉疑問,不知道這是在幹什麼,工會小組組長就選出來了

2015年,大陸全國總工會公布了2014年10起勞動關係領域的違法案件和勞動事件,而富士康作為「長期違法安排勞動者長時間加班」的企業代表,被點了名,各界因此質疑「工會組織在富士康形同虛設」(see 王刚桥:更该问富士康的工会做了什么,2015-02-05 15:09:55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王刚桥)

郭台銘藐視工會幹部更在2017-09-13 09:04嗆「全部改選」郭董被爆當眾飆罵富士康工會幹部 - 自由財經報導顯露無疑:郭台銘亦曾於內部演講揚言要換掉工會幹部當慶生

可見,朱柔若在論文稱「就個人看來,權益爭議爆發當下,透過草根自主動員模式爭取勞工權益,猶如先進國家工會運動早期的野貓罷工階段的景象,必然會持續相當一段時期。」(93頁以下),在富士康形同虛設的工會,顯然期望過高。
 
其次,在「制度綁架下的侍從主義:打造職業學校的甘願」(87頁以下)提到:
學校機構在1.逐利潮流、2.被動地在地方政府的壓力下、3.積極配合與企業聯手開發廉價勞動力、4.透過地方政府的中介,富士康各廠區主動開發與廠區所在地的職業學校之間侍從恩主關係模式(clientelism)而取得職業學校校方甘願之後,學生工便構成了在侍從關係下,校方向富士康輸送的交易品…。

就朱柔若所舉的例子(89頁):
被派往富士康煙台廠區實習的西安工業大學北方信息工程學院、負責組裝索尼遊戲機的學生工報復強迫加班,遂將不滿的情緒發洩在組裝過程中─「吐痰在主板上後直接焊上」、「隨手往地上摔」,以致於 2013年 11 月爆發在美國正式發售的、出自中國大陸富士康煙台代工工廠的索尼次世代主機 PS4,居然有 3 分之 1 的消費者購買到的是瑕疵品。

朱柔若對這個例子說”職業學校供應的學生工是否為高素質的勞動力,就得看「高素質」的定義了。教育程度高的勞動力不見得是有紀律的順服勞工。”,我認為這不是本末倒置嗎?顯然這些學生就是因為被因為畢業證書被校方「綁架」,而不得不屈服並做出「小小」的反抗!?

這怎說得上是「甘願」呢?  

至於農民工身為中國的次等公民,又因為三無成為流浪到都市而替富士康打工的不得不,當他們必須自我剝削求一份「體面的薪水」乃至「餬口的薪水」時,真的是「甘願」嗎?

「甘願」應該是自由意志下的選擇,如果朱柔若看過相關臥底報告及論文,例如本系列之前提到的2018年6月10日的中國勞工觀察,衡陽富士康工廠調查報告!臥底員工當選擇加班、不加班、夜班時面對的並非「兩可情境」而是「兩難情境」,甚至是不得不的選擇(see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18-1:現在進行式!2018報告指出亞馬遜任由富士康壓榨派遣工人,收益建立在惡劣環境下超時工作),就從朱教授舉的「教育程度高的勞動力不見得是有紀律的順服勞工」的例子來說,請問朱教授:

如果貴校您的學生被迫做一件完全跟他專業無關的工作,然後他們怠工或「不敬業」,您還會用「教育程度高的勞動力不見得是有紀律的順服勞工」這樣的話酸這些被迫的「學生黑工」嗎?

正如我提過柯志恩踢爆台灣的新南向計畫招來的學生變成某些私校的「黑工」,竟然要站著包裝十個小時的隱形眼鏡,台灣有臉說這是30位印尼學生的「甘願」嗎?     

朱柔若教授應該知道農民工早年被歧視性的稱為「盲流」(農民盲目流入城市),這些農民工是鄉村的「剩餘勞動力」,如果留在鄉村將難以為繼,但去都市卻因為大陸結構性的歧視農民而讓他們別無選擇為了活下去只能進富士康之類的工廠,而富士康正是利用這點給予農民工至少低於平均薪資四成以下的薪水聘用他們!

這算是「甘願」嗎?

農民工在面臨回鄉或進富士康打工的選擇並非像進入飲料店要選果汁或咖啡的「兩可選擇」,而是兩者都看不到希望的兩難:若進入富士康打工,農民工不但升遷無望也必然無法在都市落地生根,薪水更是勉強比生存線高一點。若是回鄉,卻又是世代貧窮,《盲井》、《盲山》、《盲道》式的絕望或許未必全然仍在如今中國存在,但二元戶籍制度卻是血汗工廠荼毒中國人權的共犯!

最可惡的是,台灣血汗工廠「趁人之危」吃了人血饅頭而茁壯,這究竟算是誰的「甘願」?
 
至於黨國體系下府際競爭造就了地方政府的甘願部分,在陸劇「人民的名義」談到中國大陸官員最重視就是他那個區域的GDP,各省上下官員根本不要看「民意」的臉色,不然怎會有為了蓋富士康鄭州廠,就把一位63歲釘子戶打死的村委存在?

一切的「甘願」,只奠基在郭台銘富士康集團奴役中國農民工究竟要做的多絕的程度上,而無論是學生工或農民工根本沒有選擇餘地。

中共維持的二元戶籍制度與血汗工廠的共生關係就是中共不願改革農民無法落籍城市的問題,然後富士康等代工廠利用這個制度牟利,繼而地方政府認為富士康來設廠可以促進進出口額的高額成長,實際上是每裝一支手機不過賺百來元新台幣的蠅頭小利,藉著農民工的積沙成塔,郭台銘財富累積成台灣首富,各省也有漂亮的經濟數字,但農民工依然困苦。

這種「甘願」,豈有自由意志可言?

Blackjack 2019/6/16

論文出處:論文名稱(篇名) 〈製造誰的甘願:從布若威的架構討論富士康的生產體系〉
期刊名 《展望與探索月刊》第12卷第10期:76-95。
出版日期 2014-10-00
作者中文名 朱柔若
作者英文名 Jou-juo Chu
全部作者 朱柔若


*****

淫媒仲介來台 斯國學生淪黑工
04:122018/11/07 中國時報
林志成 、 李侑珊 、郭佩凌

康寧大學靠仲介招收69位斯里蘭卡學生,他們有人淪為屠宰場的黑工,表示「再也不相信台灣人」。全國私立學校產業工會理事長尤榮輝6日踢爆,政府推動教育新南向,但不良仲介橫行,許多學校因此被詐騙,康寧大學就是栽在一個有很大爭議的仲介手裡。

學生:再也不相信台灣人

據了解,康寧大學找的朱姓仲介,2016年曾安排大陸雜技團、舞蹈團來台演出,最後卻變成妓女團賣淫,被移民署查獲桃園專勤隊破獲後,移送法辦。

一位在康寧大學讀書的斯里蘭卡學生表示,去年底康寧大學高層、旅行社人員和斯國政府官員等一行人到他家鄉的7、8所高中辦說明會,康寧高層對他們說,「只要付機票,到台灣免費讀大學,又可打工賺錢」,他信以為真,來台灣才發現是一場騙局。

這位學生說,他進到台灣時,還沒開始讀書,就被安排到家禽屠宰場工作,工作環境惡劣,但仲介卻騙他「要先工作才能讀書」。過去這段時間,他感覺自己不是在讀書,而是在打工,他後悔到台灣,以後也不會相信台灣人。

誤認可免費工讀變屠夫

尤榮輝指出,這批來台的斯里蘭卡學生,都有收到康寧大學的入學許可,但很奇怪的是,他們卻是持觀光簽證來台,一進台灣後,不是進學校讀書,而是直接去打工,可能因為不同科系,有的人在台北、有的在台南打工。

除了朱姓仲介很有問題外,康寧大學台南校區的一位行政主管,竟然安排斯里蘭卡學生到地下工廠、屠宰場打工,剛開始是非法的,所以都在半夜工作,而且不穩定,一個人可能在短期換了好幾次工作。

私校招生敗壞情況嚴重

教育部去年12月接獲康寧大學斯里蘭卡學生的檢舉,立即介入處理,要求學校召回這批學生學習及幫他們辦理工作證,才回到常軌。當時來的斯里蘭卡學生,20多人已回國,現在還有41人在校,其中約20位一邊讀書、一邊打工。

「這個朱姓仲介,過去還擔任某個私立大學的校務顧問。」尤榮輝說,許多私立大學招不到學生,因此在政府推動教育新南向下,讓不良仲介有可乘之機,私校招生敗壞可見一斑。

***

急踩剎車 印尼不建議學生來台讀四技
04:102019/06/10 中國時報
林志成

新南向國家學生來台灣讀書,曾爆發多起「學工」爭議,引起國際關注。教育部昨證實,自107學年第2學期起,印尼政府「不建議」他們的高中畢業生來台學四技,改採「2+i」合作模式,由印尼政府提供獎學金選送優秀的二專或三專畢業生來台讀二技。

改提2+i 選送優秀專科生

去年12月底,國民黨立委柯志恩踢爆,醒吾科大安排30位印尼學生到隱形眼鏡包裝工廠打工,每天站10小時包裝隱形眼鏡,將這些學生當「學工」。不過醒吾科大喊冤說,好意幫學生安排打工,一切都照規定,未違法。

雖然如此,印尼政府仍決定,107學年第2學期起,「不建議」高中畢業生來台讀四技,而改採「2+i」模式(二技產學合作專班,i是實習半年或1年),由他們選送優秀二專或三專畢業生來台讀二技,且提供第一年機票及生活費約新台幣2萬元。

全國私立學校產業工會理事長尤榮輝說,印尼政府「不建議」學生來台讀四技,其實就是「禁止」的委婉說法。台灣推動「教育新南向」,印尼及越南是最主要學生來源,現在印尼政府不讓他們高中畢業生來台讀四技,「台灣踢到鐵板」,值得警惕。

逾20歲適應力佳 對雙方都有利

教育部技職司長楊玉惠說,印尼政府認為18歲高中畢業生還太小,到台灣留學,生活、文化都不易適應,因此決定暫緩。印尼政府主動向我方提出「2+i」模式,由他們選送優秀專科畢業生到台灣讀書,可避免仲介介入,加上學生都超過20歲,適應能力較好,對雙方都有利。

楊玉惠指出,印尼學生來台讀「2+i」專班,前3學期在校上課,但課餘時間每周可有20小時合法工讀,第4學期才會安排學生實習。107學年第二學期試辦階段有4校招生,共開設4班收了88位學生,108學年希望可擴大。目前在台灣的印尼學生約3000人。

科大則表示,「2+i」專班學生是由印尼政府先挑選過,我方學校再派員前往面試,因此獲錄取學生的程度非常好,跟來讀四技專班學生比「是天與地的差別」。不過因為該計畫第一年不收學雜費,盼教育部的補助能長期穩定。

link:







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19:富士康究竟死了幾個農民工?從朱柔若教授”台商高科技產業從沿海到中西部”談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沈富雄說挺郭台銘的黃智賢被罵到痛哭「原來我連狗都不如」,談蔡衍明卻不敢動黃智賢節目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