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6/13

恐怖郭粉社會學:學者因批評郭台銘富士康血汗工廠,郭粉就打電話找上門謾罵、恐嚇、寄人身攻擊信到學校

2010富士康員工連續跳樓自殺,楊友仁等教授發起「終結血汗工廠,捍衛勞動人權」連署,黃德北批這是台灣之恥、發生問題就跑回台灣類似經濟犯罪,結果楊教授被一大早打電話找上門謾罵、收恐嚇電話和人身攻擊信大量寄到學校,還有一大堆email…,這些恐怖郭粉這樣騷擾大學教授,卻沒有任何媒體大幅報導這些恐怖郭粉的行徑,我也不知道楊教授有沒有對恐怖郭粉提告。不過,我也因為引用新聞報導、學術論文談郭台銘血汗工廠,我就被郭粉警告「請多留意您以後可能必需去面對的民刑事責任」。可見,台灣社會確實存在著強大「不應該批評富士康(或郭台銘)」的心態,這比反旺中「你好大我好怕」更強大,因為旺中媒體是除了旺中媒體以外幾乎都在罵旺中,但要是你敢批評郭台銘血汗工廠,就有郭粉留言警告「請多留意您以後可能必需去面對的民刑事責任」,要是在學校任教的學者,有可能被一大早打電話找上門謾罵、收恐嚇電話和人身攻擊信大量寄到學校,還有一大堆email灌爆信箱呢!


我為什麼會知道此事?因為我在看學術論文時看到楊友仁教授所撰”社會疏離與勞動體制 深圳富士康新生代農民工的都市狀態初探(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第九十五期│2014 年6 月│57-108 頁)60頁以下提到:
…2010 年夏天,富士康深圳廠區發生工人連續跳樓自殺事件,台灣的社會科學界,發起了「終結血汗工廠,捍衛勞動人權」的連署活動,因為在學者召開的記者會上,筆者好友的一句「台灣之恥」,引起軒然大波。筆者體會到一種「不應該批評富士康(或郭台銘)」的心態,這種心態,某個程度嵌入台灣社會的深層,它似乎成為一條敏感的神經,在這個「全民拚經濟」、期待「鮭魚返鄉」的時刻,被認為不應該輕易挑起。…

當我看到「軒然大波」後,我google到楊友仁教授在東海大學社會系大學部開的一堂課《血汗工廠社會學》,其課程介紹為:
『為什麼不能批評富士康呢?』『為什麼會有富士康這種發生員工連續跳樓自殺的工廠呢?』『你們這些名嘴,怎麼能夠那麼確定,富士康絕對不是血汗工廠呢?』
這是本課程背後試著想要去理解的深層疑問與動力所在。2010年夏天,富士康深圳廠區發生工人連續跳樓自殺事件,之後,台灣的社會科學界學者,發起了「終結血汗工廠,捍衛勞動人權」的連署活動,因為在記者會上一句「台灣之恥」,引起了軒然大波,相信各位同學就新聞層面,對這個「台灣之恥」的爭議有一定的了解,在此不多贅述。
授課者位於此風暴的核心,在一連串接受媒體採訪、上call in節目與名嘴對話、與一大早打電話找上門謾罵的民眾溝通、回應眾多的email、收到恐嚇電話和一堆寄到學校的人身攻擊信之後,授課者體會到一種「不應該批評富士康(或郭台銘)」的心態,而這種心態,某個程度深深地嵌入台灣社會的深層,它似乎成為一條敏感的神經,在這個「全民拚經濟」以及期待「鮭魚返鄉」的時刻,被認為不應該輕易挑起。…


看到沒有,與所謂的韓國瑜「韓粉」相較,這些恐怖郭粉連學術自由都無法容忍,竟然「一大早打電話找上門謾罵、收恐嚇電話和人身攻擊信大量寄到學校,還有收一大堆email」!請問,批評韓國瑜的學者何其多,還有罵韓國瑜流寇或更難聽言論的都很多,他們有接受過類似待遇嗎?

大學教授說富士康血汗工廠就被恐嚇,不曉得與政治人物有無關聯,當時行政院長吳敦義說「希望大家多給郭台銘鼓勵」,立法院長王金平也說「媒體應該保護自己人」、「他(郭台銘)的困難,也是國家的困難」,也正是這種「歹子也要疼愛」的變態心理,富士康在去年的衡陽富士康工廠調查報告還是被發現許多持續侵害農民工權益及違反勞動法的案例。

即使台商郭台銘富士康被全世界都認為是血汗工廠的「代表」,還是有許多台灣人就是要站在他那邊,而且為郭台銘去騷擾學者「一大早打電話找上門謾罵、收恐嚇電話和人身攻擊信大量寄到學校,還有收一大堆email」,我覺得郭董你應該作夢也會笑了。

對我而言更妙的是,不會有哪個人因為批評韓國瑜而被韓粉警告「請多留意您以後可能必需去面對的民刑事責任」,因為韓國瑜很少因為被罵就去告,目前也只告吳子嘉而非對所有的名嘴提告。相對來說,郭台銘就威名在外了,我在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7:機器罰你站12小時系列報導,富士康求償三千萬人民幣還假扣押記者汽車房子提到:除了2004年對台灣工商時報記者曠文琪求償3000萬台幣外,上海《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王佑06年「富士康員工:機器罰你站12小時」及後續報導就被富士康提告求償3000萬人民幣,等於求償一億多台幣,而且在“一財”兩位記者收到凍結個人財產的通知書的同時,幾乎所有其他同期報導過富士康勞工狀況的媒體記者也收到了富士康代理律師出具的律師函,媒體人士說:“這個公司做事不計後果,不想惹它”(SEE 中評社 從3千萬到1元:富士康案轉折始末

換句話說,這位理智郭粉正是因為郭台銘素來告記者求取3000萬台幣與人民幣起跳的「威名」,他八成認為我看到「前例」後就會「知道怕」,郭台銘有多恐怖呢?2004/4/29《工商時報》刊登記者曠文琪撰寫的「英特爾新平台─嘉惠鴻海」報導,內容提及鴻海連接器報價7美元(約新台幣225元)等消息。2004年5月,鴻海認為曠文琪報導損害商業利益3千萬,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假扣押獲准。2004年6月,曠文琪每月薪水被扣三分之一,名下財產也遭扣押。在中國大陸的記者也因為若敗訴就要負擔的極高賠償或高額訴訟費的壓力而感到恐懼…

所以,不曉得這算不算「狐假虎威」,因為要用屬虎的郭台銘來嚇我,而富士康的英文又是foxconn,郭台銘最喜歡的動物就是狐,虎與狐嘛!
 
總之,楊友仁教授面對恐怖郭粉的騷擾,他選擇的回應方式是開一堂《血汗工廠社會學》,用學術自由來捍衛他的尊嚴。我呢,目前已經研讀大約幾十份學術論文,由於沒遇到恐怖郭粉,所以我在被郭台銘控告前會陸續在介紹郭台銘血汗工廠如何壓榨中國最弱勢的農民工,敬請期待!

最後,我引用一篇有種的記者寫的文,看看郭台銘的玻璃心!

今日導報 -- 郭台銘之怒 只嚇到吳敦義?
2010-07-26 23:07:13
(本報記者于飛特稿)郭台銘被部分學者批為「台灣之恥」,他受不了,揚言撤出台灣,結果吳敦義出面留人,這幕劇,實在太好笑。

學者的個人之言,被郭台銘當成全台灣都仇視他,身為大企業老闆,他的「邏輯力」會不會有問題,也令人懷疑,他會不會患了被迫害妄想症。其次,台商大老闆這麼多,何以學者只罵郭台銘?這才是重點。

大老闆雖多,但依個人所持有的股票價值計算,只有郭台銘號稱首富。既是首富,依傳統觀念,就該是位大善人。可是,這幾年,郭台銘追女星、擁少妻,妻子滿身名牌,身為首富,他的善行新聞遠低於花邊

另一方面,他的工廠工人,是拿著微薄的薪資在賣命。富士康連續跳樓事件發生後,郭台銘為止血,大手筆加薪,這一加,竟是自暴其短,原來首富這麼摳,給的薪水這麼低

但說郭台銘小氣,也不符實情,眾所皆知,每年鴻海尾牙給的現金和股票等大獎,是各電子大廠之冠。然而,獲利者只有台幹,而且,郭台銘是真心感謝員工的付出嗎?從他的表現,向其他電子廠示威、拚場的意味,還比較高些。

看看其他電子大廠領導人,都不像郭台銘這般,爭議這麼多,鬧這麼多負面新聞。即使廣達的林百里也偶有緋聞,但他在推廣藝術上還有點作為。這些老闆們也財力豐厚,但並不會把金錢犒賞掛在嘴邊;有錢的郭台銘,未贏得尊敬,反令人生嫌,是他自己該好好檢討了。

吳敦義更莫名其妙,富士康加奇美,連續十三跳,這事不發生在別家,都發生在泛鴻海集團,必與上位者的管理及品格有關。這是企業內部的事,與吳敦義何干?郭台銘就是要把事情扯大,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把自己的問題,擴大成國家的事、兩岸的事,轉移焦點與責任;吳敦義跟著起舞,是吃飽太閒,還是想抱資本家大腿?

其實,郭台銘原本就對投資台灣意興闌珊,2008年他說要投資高雄軟體園區,一年內增加五百個工作機會,結果,當地廠商都還在等待「郭董」更積極更有誠意的行動。日前吳敦義為安撫郭台銘,表示鴻海已進駐三百名研發人員,兌現對馬英九的承諾;比照郭董當年的高調,這種成績,只能說雷聲大雨點小。

郭台銘的發跡,固有個人的努力,也有時勢造英雄的機運,更是拜台灣二十多年來高科技產業發展之賜,再說下去,二十年來中國提供的廉價勞力,也是他該感恩的對象。而今出事,他雖有心解決,仍未竟全功,顯然,與他的收穫相比,他的付出,還要更多些。

郭台銘不捫心思過,派個財務長出來嚷嚷,是在恐嚇誰?從目前發展來看,買帳的只有吳敦義。郭台銘不投資,難道就沒有人投資了?郭台銘投資,就能挽救台灣經濟?誰怕郭台銘!

Blackjack 2019/6/13

「終結血汗工廠,捍衛勞動人權─台灣學術界對富士康員工自殺事件的連署聲明」全文如下:

從今年年初開始,台灣鴻海集團所屬的富士康公司位於中國大陸深圳的龍華廠區,驚傳13起員工自殺事件,其中有12起跳樓1起割腕,造成10死3傷的慘劇,令人感¬到震驚與疑惑。除了為死者哀悼之外,事件發生至今,這些員工死亡的真相、涉及本案各方的責任歸屬、公民社會的基本認知、輿論和政府應有的社會及政治責任,卻未得¬到釐清。

我們認為,鴻海富士康員工的連續自殺,是這些年輕工人對於壓迫人性的勞動體制,用生命做出永恆的抗議!這個摧殘工人生命的勞動體制之所以形成,有三方必須負責。

首先,鴻海富士康責無旁貸!

這個事件直接暴露了台商(不只是鴻海富士康)工廠軍事化管理模式的問題,即使相對於中國大陸其他廠商來說,鴻海富士康的工資不算低,但富士康「集中營」式的監督¬、控制工人手段,導致工人在工作與生活中感到非常疏離、孤單,每天十幾個小時的重複勞動,令工人身心俱疲,顯然是工人自殺的主要因素之一,並非宣布一次加薪就可¬以解決。

我們呼籲包括鴻海富士康在內的台商,終結軍事化管理模式,具體改善工作與生活環境,建立合乎人性的生產線流程,這不只是郭台銘一個人,或富士康一個廠的問題,而¬是所有台商需要嚴肅面對的企業責任。

第二個要負責的,是偏袒資方、未能保障工人基本權益的中國大陸政府。

被誤導性地稱為『打工者/打工妹』或『農民工』的私營企業工人,是帶動中國大陸經濟發展成為『世界工廠』的無名英雄,然而這些工人卻必須面對勞動條件與戶口制度¬的雙重壓迫。以富士康為例,雖然其員工每月的工資高過深圳關外最低工資,卻不可能滿足『農民工』全家移入城市生活的基本需求;其次,地方政府多半不願負擔外來工¬人的社會保險、醫療保健或農民工第二代的教育經費。第三,中國大陸的勞動法令並未落實,富士康工會代表人正是老闆郭台銘的助理,勞動合同法執行上也相當鬆散,但¬是這些不合理的勞動條件都『合法』!

我們呼籲中國大陸政府,盡快調高法定基本工資至基本生活需要水準,廢除城鄉或本地與外來者的戶口區隔,並調整既有工會體制,把工會還給基層工人,建立公平理性的¬勞資協商機制。

第三,以蘋果電腦為首的跨國品牌公司,應該為這次慘劇負責。

電子業台商的薪資條件與勞動管理之所以如此嚴苛,與諸如蘋果、惠普、戴爾等歐美客戶的低價競爭要求脫不了關係。這些跨國品牌公司透過壓低委外製造成本、驅動台商¬代工廠削價搶單,取得了巨大的利潤。代工廠訂單的單價降低進一步轉嫁,壓低了中國大陸工人的工資與勞動條件。於是我們看到,全球熱銷的蘋果iPad,每台售價為¬499美元,其中蘋果電腦就賺了約297美元,超過總售價的50%,蘋果電腦支付給鴻海富士康的每台代工費約11美元,約占總售價的2.3%,而負責研發代工的¬台灣工程師與生產線上的中國大陸工人,究竟得到多少呢?

我們強烈譴責像蘋果電腦這種透過全球價值鏈策略塑造血汗工廠而賺取暴利的跨國品牌公司,在蘋果產品時尚光鮮的表面下,是一條交織著血汗勞動與品牌暴利的利益鏈條¬,像iPod這樣極度不公平的價值分配結構,正是全球資本主義吝嗇而卑鄙的寫照。

然而,台灣政府對此事件的反應是非常不恰當的,行政院吳敦義院長說『希望大家多給郭台銘鼓勵,因為他也是在拚經濟』,立法院王金平院長則說「媒體應該保護『自己¬人』」,「他(郭台銘)的困難,也是國家的困難」,王金平、吳敦義兩位院長的論點背後的邏輯是:以拚經濟之名,台灣的財團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到中國大陸或其他國家¬去為非作歹,剝削工人,破壞環境,而且出事的時候台灣媒體不該批評!這種說法等於政府為財團幫兇,鼓勵台商違反普世價值,破壞台灣國際形象與兩岸關係,非常不恰¬當,對於以人權立國為施政理念的馬英九總統來說,更是一大諷刺!

無論在台灣還是在中國大陸,鴻海富士康本來就應該為員工自殘事件負起最大責任,我們希望,台灣的社會大眾與媒體能夠經由這次事件,體認到這些結構性因素對於兩岸¬勞動者的壓迫。

我們強調,台灣社會應該保護的不是跨國的政商共犯結構,而是民主價值與勞動人權。鴻海集團、中國大陸政府與蘋果電腦等跨國品牌公司,都應該為鴻海富士康員工自殺¬事件負責,我們無力阻止已發生的遺憾,但我們有機會努力讓遺憾不再發生。台灣輿論應該監督鴻海富士康改善廠內管理模式、敦促中國大陸政府改善勞動人權,台灣民眾¬更應該對造就多起工人自殺的『血汗哀鳳』第四代進行抵制,直到蘋果等廠商願意投入更多心力,具體改善勞工(包括台灣與大陸工人)的勞動條件為止。

近日來,兩岸官方與媒體已經開始迴避富士康員工自殺事件與中國勞工權益的議題。然而逃避它,淡化它,扭曲它,難道就不會有焦慮、就不會良心不安、就可以「自我感¬覺良好」?鴻海富士康員工自殺事件,終將成為一面高懸的明鏡,永遠提醒我們勿忘台灣社會的良知。

******

台灣之恥!學者重砲轟郭台銘 呼籲吳敦義、王金平不要再為富士康遮羞
2010/06/14
旺報

* 2010-06-14 * 旺報 * 【█記者鄭惠元/台北報導】

台灣多位學者13日舉行150位大學教授針對富士康員工自殺事件的共同聲明記者會,提出不同於主流輿論的闡述,會中高喊口號應終結血汗工廠和無良企業。 (趙雙傑攝)

 鴻海富士康員工12跳震驚各界,超過150 位學者連署要求「終結血汗工廠,捍衛勞動人權」。昨日他們開記者會,直指富士康是台灣之恥,應該被終結。而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更指名立法院長王金平、行政院長吳敦義,要求他們不要再為富士康遮羞了。

 昨日,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助研究員林宗弘、台大社會學系教授藍佩嘉、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所長夏鑄九、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輔大心理系教授何東洪、東海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楊友仁召開記者會,針對富士康員工自殺事件提出譴責與反思,呼籲「停止剝削民工、捍衛勞動人權。」

 要求進入龍華廠調查

 昨日記者會上,楊友仁呼籲鴻海等台商,要終結軍事化管理模式,建立合乎人性的生產線流程。他說,不要以為加薪就沒事了,如果郭董「心裡沒有鬼」,就不要怕、大膽地開放富士康龍華廠,讓他們這些學者組成調查團,徹底調查一番。

 黃德北則表示,他們不歡迎這些造成社會問題的血汗工廠鮭魚返鄉,他覺得像郭台銘這樣子是台灣之恥。黃德北更點名立法院長王金平、行政院長吳敦義,請他們不要再為富士康遮羞了。

 黃德北說,王金平、吳敦義一味的用「自己人」的言論,想要混淆富士康血汗工廠的問題。他說,除了富士康之外,國內本土也有血汗工廠如勝華、洋華,也值得大家關注、監督。

 批勞退基金投資鴻海

 而林宗弘則質疑中華民國政府對此事的態度,他說,這些台商明明在兩岸都從事這種類似經濟犯罪的活動,怎麼回來還有優惠條件呢?他認為,經濟部應該要加強把關。

 林宗弘說,富士康出事的雖然是整個產業鏈條的最末端,也就是大陸的工人,但不要忘記台灣還有許多工程師,也在這個鏈條裡,表示這一整個產業鏈都出現了「壓榨勞動力」的狀況 。

 林宗弘強調,不要以為富士康12連跳,不關台灣的事。事實上,這是一個「跨國界」的壓榨機制,此次學者對富士康的要求,事實上也是在提升台灣的勞動環境。但諷刺的是,台灣的勞退基金竟然還投資鴻海股票;因此林宗弘要求,請勞退基金減少鴻海持股。

 除此之外,與會的台大社會系教授藍佩嘉也突顯大陸當局的責任。

 籲大陸放寬戶口制度

 藍佩嘉說,這些農民工沒有戶口的庇護,他們的處境就像是台灣的外勞一樣。他們所領的工資,根本無法讓他們在城市生活下去,因此他們只得成天窩在宿舍裡,哪兒也不能去。這讓他們的雇主更容易控制、剝削他們。

 鴻海發言人丁祈安表示,請社會各界多給鴻海一些時間,一定虛心檢討,全力改善。

******

學者:不要血汗工廠富士康返鄉
01:282010/06/14 中國時報
林志成

「終結血汗工廠,捍衛勞動人權。」富士康公司接二連三發生員工跳樓事件,國內外一八○位學者連署,不歡迎在中國有勞資爭議的企業「鮭魚返鄉」,以免造成台灣社會問題。他們更要求,勞退基金及勞保基金不該持有或投資鴻海及富士康的股票。

黃德北批郭台銘「台灣之恥」

在昨天記者會中,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黃德北,公開痛批郭台銘是「台灣之恥」、富士康則是「羞辱」的代名詞,台灣不該讓富士康這樣的血汗工廠「鮭魚返鄉」,政府也應停止郭台銘代言的所有公益廣告(如防治H1N1廣告等)。

富士康員工跳樓事件引發中國大陸工潮,在珠江三角洲做勞動調查的中央研究院社會所助研究員林宗弘、東海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楊友仁等人在學術界發起「終結血汗工廠,捍衛勞動人權」連署,獲得台大城鄉所教授夏鑄九、社會系教授陳東升、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瞿海源、政大新聞系教授馮建三等人支持。

管理不當 員工跳樓案頻傳

連署聲明指出,富士康員工跳樓事件,富士康公司責無旁貸,找富士康代工的蘋果電腦等國際品牌公司,也該為這次慘劇負責。連署聲明還要求,在中國大陸造成嚴重勞資問題的企業若要回台投資,政府絕不能讓他們享受國家租稅或土地徵收的優惠,以免成為協助台商殘害中國大陸勞工的幫凶。

夏鑄九表示,富士康生產過程完全機械化,人的角色不見了。富士康員工沒有體力、智力的享受,只能靠軍事化管理來支撐下去,最後難免釀悲劇。

剝削勞工 籲政府勿當幫凶

楊友仁對行政院長吳敦義及立法院長王金平將郭台銘形容為「自己人」,相當不以為然。他說,郭台銘的企業剝削勞工、破壞環境、胡作非為,說這種人是自己人,那種狹隘思維非常可悲。

林宗弘則指出,過去一些企業債留台灣跑到大陸去,現在有些企業在大陸惹了勞資爭議又想回到台灣,他們的表現就是「經濟犯罪」,在原本問題未解決前,政府不該鼓勵這些企業回台投資。他強調,郭台銘如果認為自己的富士康工廠運作符合國際勞動人權,就在七月底開放讓學者前往進行勞動調查。

*******
夏鑄九:「台灣之恥」是黃德北一時措辭
2010/07/22
聯合晚報

【聯合晚報╱記者王彩鸝/台北報導】

2010.07.22 02:59 pm

夏鑄九 記者陳再興/攝影

被學者批評是「血汗工廠」、「台灣之恥」,讓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痛心問「台灣要逼走鴻海嗎」?上個月發起「終結血汗工廠」連署的台大城鄉所教授夏鑄九說,富士康13跳是結構性問題,鴻海不必感到委屈,「逼走鴻海」的問題也不存在。

上月13日,150位學者連署發表「終結血汗工廠,捍衛勞動人權」的共同聲明,發起人之一、目前人在國外的夏鑄九,今天接受本報記者越洋電話訪問時表示,「台灣之恥」只是當天記者會上,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所長黃德北脫口而出的「一時措辭」,不足以代表連署聲明的主旨。

夏鑄九說,如果連署書是以「台灣之恥」為標題,不會有那麼多人連署。他強調,富士康13跳是結構性問題,除了對勞工的剝削率過高、軍事化管理讓城鄉移民的工人承擔過多壓力,也凸顯中國大陸經濟必須轉型。

「工人下班後也是一個人嘛!」夏鑄九說,員工自殺問題不是單純加薪可以解決,更重要的是中國大陸的地方政府有沒有把工人當「市民」看待,並重視「勞動力再生產」的問題,提供教育、醫療、交通、娛樂等都市服務,而這些都市服務,資方也無力負擔,是深圳市政府要提供的。

夏鑄九強調,根本不存在什麼「台灣之恥」或「台灣要逼走鴻海」的問題,鴻海也不必覺得委屈。

至於點名鴻海是「台灣之恥」的世新大學教授黃德北上午在開會,透過秘書表示,「今天不對鴻海相關問題作任何回應」。

【2010/07/22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link:

 
 
 



郭台銘說世上沒有庶民,只有努力跟不努力的人!那我用唐湘龍的話打郭董的臉:「菁英都在受精卵的時刻就決定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共成為跪台辦,郭台銘的台:郭董欺壓中國農民工卻始終未被法辦?因為怕富士康血汗工廠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