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8/19

台灣人念中國文言文一點必要也沒有!從《師任堂,光的日記》談起

高中國文課綱採取黑箱作業,準備將文言文選文由廿篇降為十篇,而且還用網路票選選出歧視原住民及日本人寫的文言文。我看,與其打爛仗,不如廢除文言文教學,台灣人學國學常識要做啥?看不懂文言文又不會死,台灣人就算沒有文言文的詞彙,難道不會自己創造嗎?難道不能從本土語言及外來語借用嗎?為什麼非要懂文言文不可?難道是為了體驗中國文學之美?台灣這麼瘋狂仇中,體驗個屁啦!

舉例來說,在韓劇《師任堂,光的日記》中,李英愛扮演的徐智允是韓國大學美術史講師,好像還有博士或至少是碩士學歷。她研究的「金剛山圖」因為有偽作疑雲,所以要研究相關史料。沒想到這個學者看到「師任堂日記」的漢字文言文全看不懂,常常要韓尚弦幫忙解譯師任堂日記…。 

「師任堂日記」的漢字文言文以我來說是很簡單的文言文,但對專業的韓國大學美術史學者是天書,看不懂,我覺得快要笑死了。然而,沒有這麼差勁文言文解讀能力的學者,懂文言文的韓尚弦要那裡混飯吃呢?

要知道,該片獲得韓國文化部支持,好像也沒有要替這個不懂文言文美術史學者說話的意思,可見韓國人不懂文言文應該是常態。但是,不懂文言文的韓國人在各方面有比台灣差嗎?

李家同說有電機系畢業生A到Z不會寫,想當年我們念大學理科要看英文原文書,文科也要看原典,現在竟有A到Z不會寫的電機系畢業生,我想他們大概就是念文言文念太多念壞了。我認為,現在台灣教育應該改弦易轍,從幼兒園就開始訓練背字母,以後才有國際競爭力!

看!台灣人A到Z都會寫而且背得很溜喔!以後我們就可以向美國人炫耀啦!

A到Z都不會寫還念啥文言文,而且全台灣都不唸文言文後,中文系的畢業生才有「競爭力」,要不然我們這些阿貓阿狗自己也看得懂文言文,中文系畢業生又一定比我們強嗎?

沒有文言文的好處就是:台灣人以後講話作文都不必引經據典,像我常用的「靠妖」就可以成為台灣人的發語詞,無論說話寫作都有本土情懷。反正台灣人現在也常用大陸族繁不及備載如「小鮮肉、接地氣…」的詞彙,根本不需要文言文就能充分表達意見啦!

總之,沒有文言文教學後,文言文就能成為中文系畢業生的「必殺技」,台灣人也有時間開始背英文字母A到Z了!

這豈不是:一兼二顧,摸蜊仔兼洗褲?

Blackjack 2017/8/19


這是師任堂,光的日記的海報。 此海報作品的版權據信屬於電視的發行者、電視的出品方或者海報設計者。引自wiki
新課綱國文 網路票選挨批黑箱
2017-08-19 07:50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張錦弘/台北報導

教育部明召開中小學課程審議會大會,討論高中國文課綱推薦哪些文言文選文,教改論壇昨舉行記者會,除質疑課審會部分委員有意將文言文選文由廿篇降為十篇,更首次提出網路票選版,十篇文言文中僅四篇是專業教師聯合推薦的選文,其他六篇都是與台灣相關的文言文,甚至包括歧視原住民、或日本人寫的文言文。

北一女國文老師段心儀指出,若明天開會推翻之前國文領綱小組的專業意見,採用網路投票選的文言文,國文老師將「有所行動」、走上街頭。

北一女國文老師歐陽宜璋指出,現行高中國文課綱文言文占四成五到六成,推薦文言文選文卅篇,國立教育研究院花費兩年多時間,先委託六十餘位教授教師、並向五百多位高中國文教師進行問卷徵詢,訂出文言文占四成五到五成五的新課綱草案,再徵詢各級老師意見,從原本卅篇選文縮減出廿篇。

然而,草案送到教育部課審會第一階段領綱會議時,少數委員主導,提出六個議案,其中第五案為「將文言文課數比率降為三成」、第六個議案是將「推薦選文從廿篇降至十五篇」。這些提案到了課審會普通高中分組手中,又將文言文選文再降為十篇,並舉行為期僅一周的網路投票「課審會普高分組文言文選文」。

此一網路票選,由委員自行選出五十四篇古文及詩詞選單,由五百七十一位網友投票選出前十名。前十名文言文中,只有四篇是國語文領綱小組的選文(桃花源記、赤壁賦、鴻門宴、岳陽樓記),其他六篇都是新增、與台灣相關的文言文。

台大名譽教授黃光國指出,這六篇與台灣相關的文言文,有灣生(日據時代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寫的文言文,還有出現歧視原住民言論的「大甲婦」,「不倫不類」。

段心儀認為,此一網路投票並未宣傳,淪為知情者的「黑箱作業」。這五百七十一位投票者中,高中國文老師只占兩成,大學生和高中生卻占三成八,「不能作為十二年國教語文領綱永久施行之可信數據來源。」

********
網路票選凌駕老師意見? 教改論壇憂高中國文變黑箱
2017-08-18 23:55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即時報導


北一女中國文老師段心儀質疑課審會將推翻專業老師的意見,採用網路票選的高中文言文選...
北一女中國文老師段心儀質疑課審會將推翻專業老師的意見,採用網路票選的高中文言文選文。記者陳宛茜/攝影
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課程審議會大會20日召開。教改論壇今天舉行記者會,表示課審會部分委員有意將高中推薦選文中的文言文由20篇降為10篇,所提出的網路票選版,十篇文言文中僅四篇是國語文領綱小組的選文,其他六篇都是與台灣相關的文言文。

北一女中國文老師段心儀表示,若開會後推翻之前國文領綱小組的專業意見,採用這些網路投票選出的文言文,國文老師將「有所行動」、走上街頭。

北一女國文老師歐陽宜璋指出,現行高中國文課綱文言文占4成5到6成,推薦文言文選文30篇,國立教育研究院花費兩年多時間,先委託60餘位教授教師、並向500多位高中國文教師進行問卷徵詢,訂出文言文占4成5到5成5的新課綱草案,再徵詢各級老師意見,從原本30篇選文縮減出20篇。

然而,草案送到教育部課審會第一階段領綱會議時,少數委員主導,提出六個議案,其中第五案為「將文言文課數比率降為三成」、第六個議案是將「推薦選文從20篇降至15篇」。

這些提案到了課程會普通高中分組手中,又將文言文選文再降為10篇,並舉行為期僅一周的網路投票「課審會普高分組文言文選文」。

此一網路票選,由委員自行選出54篇古文及詩詞選單,由571位網友投票選出前10名。前10名文言文中,只有四篇是國語文領綱小組的選文(桃花源記、赤壁賦、鴻門宴、岳陽樓記),其他六篇都是新增、與台灣相關的文言文。

台大名譽教授黃光國指出,這六篇與台灣相關的文言文,有灣生(日據時代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寫的文言文,還有出現歧視原住民言論的「大甲婦」,「不倫不類」。

段心儀認為,此一網路投票並未公開宣傳,淪為知情者的「黑箱作業」。這571位投票者中,高中國文老師只占2成,大學生和高中生卻占3成8,「不能作為12年國教語文領綱永久施行之可信數據來源。」

教改論壇擔心,課審大會將根據此一網路票選結果、推翻國語文領綱小組之前提出的專業選文。段心儀表示,多位高中國文老師已在網路串連,一但惡夢成真,便會走上街頭抗議。

網路投票是否會凌駕專業?對此,教育部次長林騰蛟表示,教育部「不預設立場」,充分尊重課審大會的決定。

林騰蛟指出,該課審大會由45位審議委員組成,20日是第一天議程,第一輪討論的便是國文新課綱。包括國語文領綱小組提出的20篇文言文,以及課審會普通高中分組提出的10篇網路票選文言文,都會一併呈上,由審議委員討論、表決。

課審會普高中分組委員、靜宜大學學生林致宇表示,當初國教院送來國語文領綱小組所選的廿篇選文名單,委員認為這份名單「不合時宜」,也不應該只有老師的意見。才會另立網路票選,但他也同意此一網路票選過程「有瑕疵」,票選名單只是送課審大會的「參考」。

至於高中的文言文篇數,林致宇指出,委員認為「幾十年來都是20篇」,有必要討論「是不是必須去念」。

北一女中國文老師歐陽宜璋指出,高中3年讀10篇文言文,代表一學期只讀一到兩篇文言文,對高中生的國學教育相當不利。據她了解,此一修正將有「連動性」,一但通過高中三年文言文比例降到3成,下一步就是將國中的文言文比例從3成5下修到2成。

******

李家同:電機系畢業生A到Z不會寫 工友都做不成
2017-06-21 13:17聯合報 記者馮靖惠╱即時報導


李家同。聯合報系資料照
李家同。聯合報系資料照
對於日前各大學設立英文畢業門檻引發爭議,李家同今天上電台受訪時,「辦教育不能自欺欺人」,因為現在大學就算有英文畢業門檻,但如果門檻沒過,還是可以再去參加暑期的課程,及格就可以畢業。他直言,大學都在「做假」。

李家同還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個大學電機系畢業生,去應徵工友,公司要求要看得懂英文字,要這名學生從A寫到Z,但這個電機系畢業生寫了兩次,都沒有通過,「連工友都做不成」。他說,現在的問題,不是要談是否要有英文畢業門檻,而是要問大學生英文程度有沒有很大的差距。

李家同指出,小學生就該有最低的標準,到了國中就來不及,最重要的是每一個階段都要有「品質管理」,且對每一個系的要求,應該要有不一樣的標準,例如台清交的電機系要高一點,最低要求要學生看得懂英文教科書,而老師要負這個責任,每周要求學生翻譯一小段原文書,「幾年下來,學生就會變厲害。」




正義之聲:中時社論主張「太陽花無罪 闖總統府當然也無罪」←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美國用301發動對大陸貿易戰,台灣轉型的機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