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7/25

民進黨與納粹

當年我看「紐倫堡大審」時,記得看到身心障礙者講納粹強迫其絕育,想到台灣優生保健法的墮胎條款倒也相似,連優生二字亦照抄。如今民進黨針對長照制度,亦以「管他去死」作巷口長照原則,只有像民進黨立委陳節如這種高級人類,才有無微不至的照顧。(請見 卑微陳長文,傲慢陳節如:論殘忍的民進黨立委)    

聯合報社論「長照2.0讓照顧升級了嗎?」就批評長照2.0對居家服務的時數每人每天只多分得八十元,民進黨照樣反對住宿機構,民進黨照樣不支持外籍看護。我看,這八成是民進黨立委陳節如等人所主導。 

我提過,民進黨立委陳節如有子為極重度的多重殘障,因為她位高權重,是台灣的高等人類,所以她可以全家總動員,又可以「搭配臨托保育員日間的協助」,她還提過可以「鄰托」呢。

所謂「鄰托」就是鄰居會好心的幫忙,但是,第一,鄰居有這能力?第二,鄰居有無意願?

在老年化的地區,把老人給老人照顧?陳節如有這天大的面子,賤民是沒有的。

我當年曾因為父親失能申請居家服務,陳水扁的民進黨政府說沒人,我要是有陳節如這種社經地位,我看連社會局長都會到府訪視了。

有人說,這種事「本來就要靠自己…」

一般人這樣想叫「認命」,政府這樣想與納粹何異?既然要身心障礙者自生自滅,要把他們放棄,那就早說嘛!以後任何人因公傷殘,政府也不會救吧。

台灣政府既然視身心障礙者為負擔,也忽略任何人有可能走到這一步,倒不如學日本傳統「棄老」,把老人丟到山上。但即使與日本相較,沈政男醫師在「斷腳長照2.0」亦批評「蔡政府是不是認為,台灣的老人家不值得像其他國家一樣,花那麼多錢照顧晚年?」

辛巴威總統穆加比出席第70屆聯合國大會總辯論發言時,說出:「我們不是同志。」”We are not gays!”,既然民進黨對長照意興闌珊,蔡英文何不學辛巴威總統穆加比說實話?民進黨何不學學辛巴威總統穆加比這樣老實,就是不承認身心障礙者是人?民進黨何不把自己不管一般身心障礙者及老人死活的真面目露出來?

blackjack 2016/7/25

聯合/長照2.0讓照顧升級了嗎?
2016-07-25 02:22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新政府上任兩個月,國人期盼甚殷的「長照十年計畫2.0」內容終於揭曉:增列四種服務對象;在社區分級建立長照據點,依規模分為長照「旗艦店、專賣店、柑仔店」;並為照服員加薪,時薪制改為保障月薪三萬元。

衛福部次長呂寶靜說,過去的長照十年1.0版,七十六萬名失能失智者中,僅一成能使用政府長照資源;但經過這次改版,她「拍胸脯保證」,長照十年2.0一定好用。真的是這樣嗎?

檢視衛福部長照十年2.0洋洋灑灑的內容,確有可喜的進化。例如:服務的可近性,三四年內增設近四千處長照據點,長者「走到巷口就有服務」;增加日間托老設計,並重視失能預防,以免增加長照體系的負擔等。但是,新版成品好不好用,不是賣家說了算,還要看實際推動的成果;這點,還得民眾實際用過,方知真正的感受。

事實上,現行長照十年計畫之所以被認為「不好用」,主要原因是服務時數嚴重不足;輕度失能者每月僅得廿五小時的居家服務,中度失能者五十小時、重度失能者九十小時,皆屬不足。簡言之,嚴重失能的臥床老人,一天只能獲得三小時的居家服務;其他的時間,全靠家屬自理,這是嚴重的折磨。政府因服務量能不足,所能提供的服務僅及民眾所需之半數或三分之一,有些家庭甚至完全無法獲得服務,其落差極為嚴重。

如此「若有似無」的服務,家屬最終只能放棄政府的長照服務,轉而自力救濟。民眾自救之路有三:一是聘用外籍看護,二是送往養護機構,三是家屬自行照顧;然而,這三條路都不在政府的選項之中。同樣繳稅,卻得不到照顧,這公平嗎?

那麼,長照2.0增加了居家服務的時數嗎?答案並不樂觀。儘管明年長照預算增為二○七億元,但服務對象也由五十一萬人增為七十四萬人;換算下來,每人每天只多分得八十元,這能增加什麼服務?衛福部雖辯稱估算失真,因為「不會每個失能者都來申請服務」;但這種心態,其實也意味政府仍打算把擔子放在民眾身上。

這也留下了一個懸念:為何長照2.0要「擴大服務對象」,而不是增補對原有失能者的照顧服務,滿足他們的基本照顧需求?可以理解的是,要擴及輕度失智者,是為了預防失能,但財源明明捉襟見肘,面對服務廣度和深度的兩難問題,政府為何如此抉擇,仍欠人民一個解釋。

再看長照的服務網絡,2.0版最大的亮點應是「三級設計」:從鄉鎮到村里各設置不同規模與功能的據點,分別是長照旗艦店、專賣店、柑仔店。名字雖取得親切俏皮,但不論叫什麼,民眾能在這些店家買到自己需要的服務嗎?

這樣的三級設計,是出於「社區化」、「居家式」服務優先的思維,但看得出來,長照2.0依舊將「社區化的住宿式機構」排除在外。可以想見,學者通常不喜歡住宿機構,因為不符合「在地老化」理想;但是,排斥此一選項的結果,就是繼續讓養護機構處在私有化、市場化的局勢中。

其實,政府對安老的想像,應該可以更多元、更貼近需求。例如,在社區設立眾多家庭式的小型住宿機構,接受補助與管理,讓家屬足以負擔,且就近能探望、監督。再如健康老人共住的「熟年公寓」,共享護理、清潔人員,也是政府可以在社會住宅中納入的多元規畫。

說穿了,長照網無法涵蓋人民需求,根本原因是缺錢。要不要加稅救長照,林全仍舉棋不定,甚至傳出其內閣一致反對任何加稅舉措。尤其近日公布的經濟數字難看,連「保一」都岌岌可危,蔡英文要調漲遺贈稅及營業稅以挹注長照的政見,恐怕也受到內部掣肘。然而,籌措財源、健全長照,是人民需求的重中之重,需要的是政治決心而非時機,不能一鼓作氣,就永遠是半調。

**********


「我們不是GAY」辛巴威總統UN發言引訕笑
2015年10月01日 04:01 簡恒宇
高齡91歲的辛巴威總統穆加比,先前在國會開議典禮上,重讀8月已講過的舊講稿而引起笑話,他日前出席第70屆聯合國大會總辯論發言時,又讓現場與會人士噗嗤笑了出來,因為他脫口說出:「我們不是同志。」

穆加比表示,「我們拒絕認同『新人權』,其違背了我們的價值、風俗、傳統及信仰」,並說「我們不是同志」,讓現場與會人士笑了出來,但也有人給予掌聲支持。不過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接著稱,「互助及尊重,才能促進全球人權發展」。

同志在辛巴威是犯罪行為,因此受到歐美國家譴責,但穆加比仍堅持反同志立場。2011年,他稱英國首相卡麥隆支持同志人權是「崇拜撒旦」;今年6月,美國全國同性婚姻合法化,穆加比則諷刺稱「撒旦不是同性戀」。

(中時)


戴立忍從小被教導做堂堂正正中國人,為何成為投機的台獨份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為什麼要給日本人捐款世界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