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8/03

站在納粹還是旺中的同一邊?

 

 

言論自由與思想是千古難題,一個大家都耳熟能詳的例子,伽利略說地動說,教庭要把他滅了,伽利略認罪後仍說其實地球是圓的而且一直在轉動。

jun5238兄因為我認為人類的言論自由包含不表意自由而發怒,終於說了一句怪話:

的確,馬丁尼莫拉是懊悔當年沒做的事,沒說出來的話,就這點而言,他不如你,可是他是站在納粹的對立面,版主可是站在旺中的同一邊啊。...

我不知道說了人類的言論自由包含不表意自由為什麼代表「站在旺中的同一邊」?

別人care或不care旺中不關我屁事,朱學恆不care旺中也不關我屁事,我要說或不說什麼話也不關別人屁事,但我沒說要站在或不站在旺中的同一邊,認為朱學恆可以沉默代表了什麼嗎?

jun5238兄要重回戒嚴時期刑法100條以個人想法入罪很奇怪,其實jun5238兄就自白說「言論自由的定義,是如此晦莫難解」,我就不懂,不講話何時在台灣也變成一種罪了?我從來不因為某些人不批判一些人以種族仇恨攻擊我而認為他們有錯,不然,以jun5238兄邏輯,jun5238兄豈不是跟納粹站在同一邊?

jun5238兄也別裝,因為你真的把朱學恆當神而認為他該說些什麼,例如「當社會上一般人看到朱學恆對Makiyo事件上,那種追求社會正義的形象所感動,碰上旺中追殺走路工事件,自然很想聽聽正義之士,朱學恆的意見...」,說實在我就完全沒去看朱學恆對Makiyo事件說了什麼話也不想看當時新聞,那到底有什麼重要的?

Makiyo事件不管當時在社會有多大影響又怎麼樣,現在還有什麼影響嗎?jun5238兄到現在每天都夢到Makiyo嗎?

地球不是照樣轉動?

jun5238兄不要因為對Makiyo有什麼特殊感情而對朱學恆念念不忘,好嗎?

 

坦白說,誰對誰說了什麼話只要不涉及種族仇恨我都不會認為很重要,這跟我的出身有關,我父親不能如jun5238兄父親一樣這麼高級的打報告退伍,jun5238兄失能親人也有姊姊會代勞孝順,我父母可不一樣囉,但我只會因為我抱怨公車拒載身心障礙者與老人時有些網友罵我「為什麼不買kia」而稍微煩惱一下。我不怎麼關心有線電視因為我家裝不起,怎麼了,jun5238兄會罵裝不起有線電視的人嗎?

或者痛快的罵啊!裝不起有線電視也應該關心有線電視!

jun5238兄你是不是很想學CJS兄一樣?

或許jun5238兄是那種「吃素也該關心別人肉怎麼煮」的人,但你要不看有線電視的人管什麼呢?jun5238兄喜歡狗拿耗子,我可沒興趣啊。

我在之前「朱學恒沒反旺中就要慘死在台灣?」就提過,我根本很多年不買報紙也不裝有線電視還拒看爛節目,一週電視可能看不到半小時,jun5238兄愛看爛節目又愛抱怨,這叫「被虐待狂」,你們不管反什麼,為什麼不拒看呢?

jun5238兄自稱反旺中叫「我在向權力Say:NO!」,我批判絲柏客因為我說「外省人」一詞而批評我, chinghunglin認使用「外省人」一詞是「為中國打殺台灣、只認中國不認台灣」,amisgin網友在該文助勢也是幫兇這幾年也是「向種族仇恨Say:NO!」啊,現在我不過說,jun5238兄應擺脫拜神的妄想不要期待朱學恆說什麼話就是「站在旺中的同一邊」?

jun5238兄說「言論自由的定義,是如此晦莫難解」真是確切,不尊重人權的人很難理解言論自由的定義。至於jun5238兄說「只是層次上的差異,我想的比您深一點」這話妙,其實我並不「站在旺中的同一邊」,我也沒站在炒地皮賺大錢林榮三自由時報那邊,我還沒站在蘋果與聯合那邊,我老早說「我建議jun5238兄把家裡的cable與報紙退了吧」,我應該是站在所有媒體的另一邊

我現在跟以後都不想裝有線電視與買他們的報紙!

jun5238兄不要裝有線電視買報紙了,讓台灣媒體窮一點他們就會乖一點。

最後免費替jun5238兄上一課,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是一切自由最基本的基礎,從來沒有捨棄這最基礎自由去求所謂「深一點」的東西,人的本身存在就是目的,人不能當作手段,當jun5238兄或任何人以毀壞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的手段去追求所謂「更高目的」時,已經把人類基本尊嚴給毀滅了。

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其本身就是目的,而且就是最高的目的。

我知道跟jun5238兄談言論自由思想自由是對牛談琴,當然jun5238兄可以搞「誅心」那套,當然jun5238兄可以搞「思想檢查」那套,當然jun5238兄可以因為某人不說話就「入人於罪」那套...

但我知道那絕對不是民主與人權。

jun5238兄真要我選邊,我站在人權的那一邊。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8/3

 

link

旺中案正反言論自由:送給把宅神當神的人

朱學恒沒反旺中就要慘死在台灣?

jun5238兄回應原文:2012/08/03 21:13

旺中案正反言論自由:送給把宅神當神的人

的確,馬丁尼莫拉是懊悔當年沒做的事,沒說出來的話,就這點而言,他不如你,可是他是站在納粹的對立面,版主可是站在旺中的同一邊啊。

我在向權力Say:NO!這格子的文章「反旺中,I don't care!!!」留下一段話,我說他其實是向權力說:Ya!

「我實在看不懂朱學恆說「沒在關切」有甚麼好屌的?如果這要叫做屌,馬總統對事事都不關切『我只知道我一毛錢都沒拿,但是別人有沒有拿,我通通不知 道。』這樣不是更屌?只不過貪腐就跟美牛,油電雙漲一樣,在他選上連任後,沒有選舉的負擔,一一爆了出來。但若要比屌,請看老子..『天地不仁,以萬物為 芻狗。』

這個最屌!」

至於誅心之論,我們也不必畏如蛇蠍,培根說:『人類的思考,取決於動機;語言取決於學識;行動取決於習慣。』於 是,當社會上一般人看到朱學恆對Makiyo事件上,那種追求社會正義的形象所感動,碰上旺中追殺走路工事件,自然很想聽聽正義之士,朱學恆的意見,一聽 到他說「沒關切,不研究」難免大失所望,懂點心理分析的,想去另有隱情,這也是人情之常,人的腦子要怎麼想,誰都管不了,甚至自己都管不了,好比說,要你 別想甚麼,你就偏會想到甚麼。您要把這段想成這只是單純的言論自由或不言論自由,這並沒有錯,只是層次上的差異,我想的比您深一點..

怎麼碰上Makiyo,就言論很自由,遇到旺中,就沒研究沒關切,有不言論自由?跟版主這一席討論,我愈來愈沒有答案,也許只能到門外叼根菸,徐徐吐出煙圈,然後語重心長對著懵懂的鄰居小朋友說..

孩子,這個就是人蔘啊...




旺中案正反言論自由:送給把宅神當神的人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譴責媒體:清華畢業生當澳洲屠夫不是「淪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