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3/19

文化大革命在兩岸的魅力


台灣近年來常把「文化大革命」掛在口中,當然是不是正面的,「文革」在對岸原本 也被定位為「十年浩劫」,不過,歷史定位也會隨時間而改。據帆娃網友在線民與特務 在台灣的美好未來 的回應說「如果你現在在中國做一個地下民調,你會發現85%的中國人更喜歡毛時代…如果你是一個歷史學傢,你就要說:“現在真正該被 平反的是文革!文革長時期的被妖魔化了,我們現在學習的文革根本就不是文革!”」

大陸網友可能 會以為國民黨會對「文化大革命」有什麼宣傳,在我唸書的時代其實民國之後包括49年的歷史固然會在歷史課本中占一席之地,但幾乎不考。「考試引導教學」 下,近代史除非特別有興趣的人才會鑽研。那些XX會戰都是國民黨敗戰的醜事,投共的將領多不勝數,就算國民黨再怎麼不要臉,又怎麼好意思對台灣人教育他們 「失敗的過去」?

生在台灣的我雖然沒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但卻也算是接收了不少相關資訊,當年在中學時,歷史課本介紹的不多,大概不超 過幾頁,「文革」的資料大概都是自己找來看的,有「傷痕文學」,也有跟共產黨有仇的法輪功的介紹,就算是中共官方的「人民網」與「新華網」其實也不少。

換 句話說,以下關於文革的所有介紹跟現在與過去的「國民黨宣傳」都無關,都是我自己看過的資料,我以中國共產黨官方認同的文章來介紹以避免爭議

言 歸正傳,中國80後對文化大革命的嚮往是很特別的,究竟文革的內涵是什麼?帆娃網友提供了一些意見,我整理如下:
1. 文革無法翻案,有部份人已經翻身…所有在文革當中被迫害的人都已經在30年前就平反了,迫害者中依然活著的,要麽因爲太老,退休了,要麽是正當年,那就越 級的提升
2. 那個《決裂》裏面的那個最真實的文革社會,恐怕比今天臺灣社會要民主多了!
3. 文革理論、“四人幫”理論:文革時期科學知識下鄉的運動,在農村開設工農兵大學,讓以前沒有資格上大學的農民勞模上大學,為村裏面服務,普及科學知識,破 除農民的迷信思想,實現全民科技種田,科技養殖。
4.還能怎麽平反呢?如果你真要做一個全民公投來平反文革,那恐怕支持文革的比反對文革的人還 多。中共不敢把文革講得太清楚,因爲如果講清楚了,那恐怕現在支持文革的人要遠遠多於反對文革的人
5. 我問過那麽多人,對文革的看法普遍是“文革其實聼好玩兒的”,“知青下鄉鍛煉人,能有今天的成就,跟下鄉的鍛煉 有很大關係”,“那時候多民主阿,今天都不把老百姓儅回事兒了”,“那個時候人樸實,善良,現在的人壞”,“我沒感覺文革像後來宣傳的那麽可怕,當時也不 知道啊”,“文革時候生活無憂無慮,現在生活壓力大了”,“文革時候跟現在比,哪都好,就是經濟發展的比現在慢”,“文革時候也發展經濟,也是要實現現代 化,但是速度沒有今天快”。

從寫BLOG以來,很少去談大陸時事,主動談的也不多,主要是因 為我認為第一個原因是這些官員的監督應該由大陸民眾為之,多說一句話,很多大陸網友會認為我多管閒事。第二,我所有大陸資訊皆為二手資訊,不是當地人,很 多事說的不一定準。不過,既然帆娃網友如此熱誠的推薦「文革經驗」,我就說點我的看法,也對台灣社會普遍使用「文化大革命」的狀態表示點意見。

一、文革光榮嗎?

文革在新一代中國人心中是好事,但 在過去那輩就未必,余秋雨這位相當有名的作家曾經被指控為文革時期的「文化打手」,有本書「懺悔還是不懺悔」收錄了不少批余的文章,余秋雨也揚言要告許多 人。可見,余秋雨覺得說他站在四人幫那邊是一種污辱。

二、文革的核心價值(1)-反傳統封建 文化

文革時代有許多紅衛兵批鬥自己的師長,破四舊打倒孔家店也很多,但我印象所及,從 來沒有看過哪個人洋洋得意的說「我在文革狠狠的賞了我老師一巴掌」或「某個地主被我打的死去活來…」,更沒看到有人說「我砸了佛像、孔廟是天大的功勞」云 云,現在中國的80後,會認為毆打老師是「光榮的好事」嗎?為什麼不去砸那些傳統文化了?為什麼要申請聯合國的世界文化遺產?又為什麼要對韓國人說「孔子 是韓國人」生氣?

三、文革的核心價值(2)-老舍之死

老舍被批鬥時,在他自殺前一天,他被打到渾身是血,其中一個「罪狀」就是老舍把《駱駝祥子》賣給美國人,版 稅不要人民幣要美金。現在的中國呢?多少人把2008奧運當寶,又把邀請外國人當光榮。

現在中國政府的外匯存底2.4兆美元,賺美金是一 種錯嗎?多少以「賺美金」為目的的廠商都是「大毒草」?

四、文革的核心價值(3)-乘風破浪 大躍進,一天等於二十年

一天有幾個小時呢?偏偏毛澤東要說「一天等於二十年」。

若 要硬說「兩彈一星」跟文革有關,若要硬說「原子彈」跟文革有關,那些科學家難道是文革培養的嗎?毛澤東的「成就」是文革造就的嗎?

知青下 鄉「鍛鍊」,有幾人願意?中學生到鄉下耕作,不看那些「資本主義特色」的靡靡之音、電視,至少電腦也是「小資情調」的毒草吧,中國青少年能長期離開電腦 嗎?

五、文革的核心價值(4)-這是哪一種「民主」?

帆娃網友說文革比「臺式民主」還「民主」,並舉了例,一個農村村婦因為認真工作,大家認為她「有資格上大 學」,這是「民主」。

我也常指控部份階級特權,就像我在 「外省人在台大」說:「台大教授駱明慶寫的「誰是台大學生」有些問題,我在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5>打破吳念真的「神話」提到張茂桂指導的一篇論文,這個 研究生同時訪問一個眷村社區與非眷村的外省軍眷違建「海南村」,非眷村的外省軍眷很多是一次退的人,娶的是原住民為多,當時政府要拆遷他們且沒 有補償,研究生問他們為什麼不向國家爭取,他們認命的說「這是國家的政策」。但當這個研究生在眷村中看到眷村人跟小組長吵「你們不怎麼怎麼樣我們就投票給 新黨,他們答應我們什麼什麼…」,他感嘆階級的差異。

是啊,要是「海南村」能出一個「拿獎學金」出國的「台大教授」,也輪不到駱明慶 寫「誰是台大學生」了。」

但這不代表應該提供他們「免試入學」的機會,而是該給他們從小有學習 的機會,我舉過這個例子:
小時候看過課本的一篇文章,史懷哲幼年時在非洲與同齡的黑人小朋友賽跑,史懷哲 跑贏了,他很高興,那位黑 人小朋友說『要是我跟你一樣每週喝一碗肉湯,我一定可以跑的跟你一樣快…』

小 史懷哲在非洲與同齡的黑人小朋友「有機會」一起賽跑,但營養不良的黑人是必敗的!所以,重點不在「一起跑」,重點在「喝肉湯」,難道把北大都由農民 塞滿就可以改變農民的地位嗎?

「白卷英雄」當然不是民主,中國農民的地位現在改善了嗎?


帆娃網友與我都同意「說 實話要倒楣」是文革特色,民主應該包括「言論自由」吧,「說實話就要倒楣」是哪種民主?民主只有「說假話的自由」嗎?

六、高貴的靈魂-巴金

毛澤東在「百花齊放」下「引蛇出 洞」,開始批鬥許多作家「右傾」,1962年5月9日巴金批評那些打手,美聯社5月25日發表了巴金的講話被毛澤東知道後震怒道「他巴金要什麼樣的自由!要的是資產階級的自由!」,張春橋放狠話要槍斃他,巴金為 了活命開始批判其他人,但還是免不了被批評,《徹底揭露巴金的反革命真面目》、《鬥倒批臭文藝界反動”權威”巴金》、《徹底鬥倒批臭無產階級專政的死敵巴 金》之類的文章多不勝數。文革之後,巴金寫下了5本《隨想錄》,並說除了《隨想錄》,他什麼也沒有留下,《開卷》1980年9月號選了港大學生的評論,他 們說「缺點正是忽略了文學技巧,以 致文字意義太膚淺,太表面化」、「就文學的觀點而言,《隨想錄》是一本徹底失敗的作品。」 ,《隨想錄》究竟寫了什麼?

序言「沒有神」說:
我明明記得我曾經由人變獸,有人告訴我這 不過是十年一夢。還會再做夢嗎?為什麼不會呢?我的心還在發痛,它還在出血。但是我不要再做夢了。我不會忘記自己 是一個人,也下定決心不再變為獸,無論誰拿著鞭子在我背上鞭打,我也不再進入夢鄉。當然我也不再相信夢話!  沒有神,也就沒有獸。大家都是人。

巴金等於是在他的餘生不斷的控訴文革,他痛恨自己受到壓迫而寫了那些文章,他說在「絕不會忘記」又說:
有人討厭這些作品,稱它們為“傷痕文學”、“暴露文學”,說這些作品“難免使人傷悲”,使人“覺得命運之難測、前途 之渺茫”。也有人說:“鬥爭才是主流”,“寫反抗的令人感憤”。我很奇怪,究竟是我在做夢,還是別人在做夢?難道那十一年中間我自己的經歷全是虛假?難道 文藝界遭受到的那一場浩劫只是幻景?

巴金並沒有壓迫老舍,但他說「我們這些活著的人真是罪該萬 死,怎麼能不把他保護下來?」

這些香港學生後來有沒有寫過超過巴金的作品呢?文采很重要嗎?

巴金對別人勸他不要再談那苦 難的過去,他說:
我感謝他的勸告,我也願意聽從他的勸告。但是我沒有辦法使自己趕快變成《未來世界》中的 “三百型機器人”,那種機器人除了朝前走外,什麼都看不見。很可 惜,“四人幫”開動了他們的全部機器改造我十年,卻始終不曾把我改造成機器人。過去的事我偏偏記得很牢。

還 有很多很多…

文革不是我一篇文章能說盡的,如果文革不好,為什麼大家如此嚮往?

我用楊匡滿一本無法在中國出版的書《迷惘 與懺悔》作結:

真實坦誠地面對我們苦難、曲折的歷史


劉:您是怎麼想起要寫這麼一本書呢?

楊:我是想通過這麼一本書告訴大家,這樣10年動亂的情況是不能夠再出現了。前不久,開作家代表大會的時候,我遇到上海作協一位 作家,他說,很多年輕人在他的博客上跟帖子,說,現在就是要用文革的辦法,來對付你們這些貪官污吏。他們希望再來一次文革。現在的年輕人不知道文革是怎麼 回事,文革的破壞 性他們不知道。
我還遇到一位部隊作家,他告訴我,他的兒子對他說,就是要用文革的辦法來對付你們這些貪官污吏。

我想,文革這樣的災難在中國再一次發生,不是沒有可能。我和許多朋友討論過這個問題。由於社會條件變了,全面發生的可能性也許不大,但局部發生的可能性是 有的,尤其是現在社會問題這麼嚴重,貧富差距這麼大,腐敗現象這麼嚴重,大的社會動亂是有可能再現的。如果不把當年真實的情況告訴下一代,是不好 的。我們要對歷史負責,要把那一段歷史原原本本地告訴下一代。



楊:不要老是阿Q精神,老是認為“我們祖上闊著 呢”,這和我們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完全是兩碼事。我們從沒否定我們民族光輝燦爛的一面,但是我們曾經 作了一些愚昧的愚蠢的事情,反思一下是有好處的。歷 史是連續的,不知道過去,怎麼面對今天?怎麼走向明天?不准這個,不准那個,既有違憲法,也不符合黨的 決議精神。這就是我為什麼要在全國政協會上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館》(提案原文附後)的提案的出發點。
我在那個提案中說:“德國人全民族對二戰的反思贏得了全世界的尊敬。在歷史問題上,我們要學德國人,不學日本人。”勃蘭特是個反法西斯的戰士,他以德國總 理的身份訪問波蘭時,在紀念二戰中死在德國法西斯集中營的猶太人地碑前下跪,跪下來的是一個勃蘭特,站起來的是整個德意志民族,這個民族獲得了新生。
學會反思,學會懺悔,真實坦誠地去面對我們苦難、曲折的歷史,將促使我們民族素質實現一次跨越,會成為我們民族真正的軟實力。

第三章 從癲狂到迷惘到失落 楊匡滿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19



線民與特務在台灣的美好未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文革、轉型正義、白色恐怖與五子哭墓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