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3/17

線民與特務在台灣的美好未來

「記恨」應該是所有生物的本能,只是 人類記的特別久,而且還會「代代相傳」,如果打了隻狗不久後又給牠肉吃,說不定牠還會變得忠心,但人類一定會想「報仇」。

猶太人的苦難很深,仇恨也很深,全體台灣人除了特定被害人外彼此沒有那麼深的仇恨,卻要學起猶太人?這也沒有辦法,歷史上許多深仇大恨都起源於小事,就算 是台灣街上也常有看一眼不順眼便相殺的。

「轉型正義」強調不「重蹈覆轍」,但「歷史給人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不會從歷史上學到教訓」!為什麼第一次世界大戰後還有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什麼又有冷戰? 為什麼現在的大小戰爭仍然不斷?為什麼非洲的種族滅絕仍然在發生?南斯拉夫的種族屠殺更等於是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默許下進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好幾個會 員國可是當初的「盟軍」啊!

我不相信什麼人能從「轉型正義」學到教訓,除了因為他們本身是共犯結構外,「轉型正義」的相關歷史證明,猶太人得到「正義」後卻在以色列對阿拉伯人不正 義,原本應該受「轉型正義」制裁的真正罪魁禍首卻另有任用,到頭來卻是Hanna這類小螺絲釘當替罪羊。

「沒有真相沒有和解」是一個虛幻的口號,網路上有一篇「波蘭清查共產黨線民的 啟示」,提到:
後來到九七年的時候,國會通過了一個叫「清算前共產黨同謀者」的法案。在這個法案中,明確的講,重要的線人要進入政府職位上或社會重要職位的,這些都要 申報、表明,但是你還是可以進去,這大概有三萬人受到影響。…在前一段時間羅馬教廷教宗任命了一個華沙大主教,這個大主教叫維爾古斯,…,他剛剛接到任 命,波蘭的媒體就揭露維爾古斯年輕時曾經給波蘭共產黨充當線民,當時輿論大嘩,馬上展開調查。調查結果確實如此,維爾古斯也承認幹過不光彩的事情,最後就 在就職前幾天,突然宣佈辭職。…,早在波蘭共產黨統治時期,波蘭天主教裡面就有15﹪的人給共產黨充當線民,人數很驚人。主教團開始清查之後,聖座國務卿 就提出要求,應該在全社會進行清查,包括黨政機關。這樣就推到了國會,國會就開始立法,要求對全國七十多萬嫌疑人逐一清查。…

換句話說,特殊的是台灣的道德觀。在波蘭沒有人替線民說他們是如何被迫的,就算是華沙大主教也要辭職,更要對七十多萬嫌疑人逐一清查,台灣呢?

吳乃德在「轉 型正義和歷史記憶:台灣民主化的未竟之業」「近代台灣有兩次 政權轉移/轉型;在這兩次的轉型之後,轉型正義的問題都沒有被完整地處理。第一次是二次大戰之後,日本殖民政權退出台灣由國民政府接收。在這次轉型之後, 和殖民政權合作的台灣人,並沒有受到任何形式的追訴和懲罰。受創最重的,反而是反抗殖民政權運動的本土菁英。(p8)…曾經支持威權體制、尤其是在體制內 工作的人,又應該如何反省這個問題?李登輝似乎很少反省這個問題。如果他至今仍然無法和自己的過去和解,在當時自不可能回顧國民黨的過去。(p10)」,國民黨當然不可能以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而且很多很多人也不敢面對昨日之我,包括那些曾在威權國民黨下高官厚祿,今日 卻與國民黨決裂之人。

「轉型正義」一切都是為了never again!討論過去是為了未來!

是嗎?

台灣的價值觀已經混亂到極點,波斯科的《紐倫堡大審》有段話:我們多數人未從事浮士德的交易;是我們如此美好?或只是未曾去做而已?

但是…過去賣靈魂給魔鬼的人現在竟可以夸夸其言自己在揹十字架?

討論到這裡,我不但認為「轉型正義」遙遙無期,謝長廷「線民門」更證明了國民黨與民進黨聯手毀滅轉型正義的事實,我不同意吳乃德在前文的結論「真正的和解必須暴露可怕、濫用、痛苦、作賤、和真相。揭露真相有時候可能讓情況更惡化。這是一個具有風險的行動。可是從結果 看來,它是值得的。因為揭露真相有助於受害者的痊癒。(p14)」,因為國民黨與民進黨的死鬥中「真相永遠只有 半個」。

什麼叫做正義?

有權力的人說:我就是正義!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17

Link:

轉型正義的 終點-The Reader(為愛/生死朗讀)

從謝長廷論 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

將 這些事擺在你眼前--特務和告密者可以擁有美好的未來嗎?

吳乃德:「轉 型正義和歷史記憶:台灣民主化的未竟之業」

Ps.僅以此文回應Miss B。



轉型正義的終點-The Reader(為愛/生死朗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文化大革命在兩岸的魅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