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3/04

替李登輝宋楚瑜翻案:國民黨黨魂是不能說的秘密

我素來批評宋楚瑜,對李登輝的批判則不多,我過去的看法如今卻因一些事的發生而改變。前陣子想看看我過去寫了些什麼,動起了想刪文的念頭,後來還是算了,留下來也可看看自己變化的軌跡吧。

其實直到最近為止,泛藍對李登輝的定位比較「友善」的看法是認為他對台灣民主「有功」,但「引進地方黑金勢力」對民主「有害」,過去所謂「紅包本」之類的立委橫行即為明證。

宋楚瑜的功過呢?勤政、臨門一腳踢進李登輝之「過」,及他擔任省長期間大灑錢到處建設蓋了許多「蚊子館」,被認為是破壞台灣財政的原因之一。

一般都說派系能坐大是因為李登輝為了鬥「非主流」而引進地方黑金勢力,「非主流」後來脫黨另組「新黨」,「新黨」自稱「小市民的政黨」並指控李登輝為「黑金教父」,真的如此嗎?

我在前幾篇的討論引領我到現在這個想法,最重要的還是前一篇「形象也不過就是穿著西裝的派系?-談台灣社會最大的偽善」的結論:
「派系」沒有偽善不偽善的問題,問題只在於「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的派系。更進一步該問的問題是,為什麼你國 民黨吸收的是這樣子的派系?民進黨卻不是?究竟是誰的錯?該怪要求你展現「忠誠」的黨,還是本性如此的「派系」?甚至該面對的是,如果黨主席卸任前就是派 系,或派系竟然能當到黨主席,你這個黨該怎麼辦??

我提過,陳學聖在自由時報採訪說「到現在還是不能理解兩名藍軍參選人花這麼多錢,卻得到如此結果,原因到底為何?根本不符政治常理。」,其實陳學聖錯了,這非常符合台灣的「政治常理」。

李登輝在「搞垮」國民黨的過程中其實在「拯救」國民黨,為什麼呢?

桃園縣中壢市立委補選是一個地方小選舉,但這裡的人來頭可不小,吳志揚是吳伯雄的兒子,吳伯雄則是擔任過國民黨黨主席,他過去滿口「忠黨愛國」,又曾見過胡錦濤,他一生的際遇可說是受盡黨國栽培,他還肉麻的說過:…『黨就像空氣一樣,存在的時候沒有感覺,萬一沒有的話,就會覺得這一生非常空虛,一定會興起“有黨真好”的念頭。』(see 吳伯雄:紀律很重要 含淚開鍘

這樣的人,在面對自己利益受損的時候,他又是怎麼想的?

聯合報黑白集「失敗不止一百個爸爸」說「以 桃園補選為例,吳餘東、林香美偏偏要參選,是國民黨失敗的主因,這與「政績」或「改革」難謂直接相關;兩岸和解的「政績」,難道能教「吳氏宗親」不挺吳餘 東嗎?只能說馬英九政績及改革的成效不彰,使「吳氏宗親」敢批其逆麟。至於如今傳出「一千五百萬元」的情節,這若也與馬的政績不佳、改革不彰混為一談, 那就根本是一筆糊塗帳了!…」,陳學聖不明白為何有人堅持在一個只能當1年多的立委花1500萬以上去選,看看下次中壢市立委會提名誰吧,花1500萬可以讓派系活下去,很便宜了!

「派系」有錯嗎?

「派系」也要活下去。

但是,「吳氏宗親」可不是普通人,吳伯雄擔任過國民黨黨主席見過胡錦濤,台灣一堆人甚至於包括對岸的幾億人天真的以為此人什麼「大中國情懷」或「賣台」 時,那都不能當飯吃,所謂「黨國利益」、「國家利益」、「民族利益」都是狗屁,中壢立委補選證明了這一點,謠傳說某「吳氏宗親」在檯面下還去見那個參選的 「吳氏宗親」呢。

但吳伯雄竟擔任過國民黨黨主席,讓胡錦濤欣賞,他的價值真的含有「統獨」嗎?

以探討政黨是否民主的立場,我也認為不應對「吳氏宗親」有任何質疑,因為這個政黨本來就是「利益共同體」。

換句話說,國民黨執政團隊本為利益所共生共存,你侵害我的利益大家就分道揚鑣,很多人不能理解國民黨為什麼這麼多人不在乎「分裂」,非要爭個「魚死網破」,我終於找到了解答,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國民黨立委在立法院佔2/3卻多而無用。

英國人說:沒有永遠的敵人,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就是此意。「吳氏宗親」或任何在國民黨黨內要糖吃的人都沒有錯!那是他們的本能!!

李登輝不當「黑金教父」行嗎?宋楚瑜不拼命「到處建設」行嗎?

那國民黨的「鐵票」呢?

我在『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一文指出所謂大陳義胞來台後國民黨對其百般熱愛,被踢爆是雙面諜的沈之岳還被梁提到,其中的恩庇關係就是「鐵票」的來源,外省軍公教的恩庇關係一直就是如此,這種恩庇關係自然到連入民進黨的梁文傑都不以為忤。

「恩庇」語出張茂桂吳乃德,張茂桂多年前還一直研究「恩庇—侍從」,黃創夏『蘇貞昌贏定了』一文把「樁腳票」納入其實還不夠,張茂桂他其實是研究國民黨對外省籍的「照顧」才說出了「恩庇—侍從」。但是,我看到他在研究大陳義胞時突然轉向,開始強調「外省移民」的悲情了,他的「台灣外省人協會」開始搞「外省記憶」那套,是什麼讓他改變?

說穿了,就是外省人多少受到國民黨的照顧,只有「多跟少」的差別,階級差異張茂桂這個眷村人不敢提,「恩庇—侍從」也不敢再提,張茂桂不敢向大家說外省特權的故事,因為「恩庇—侍從」太廣太廣了,廣到他研究不下去。

也所以,這才能解釋為什麼一些國民黨本省籍立委會那麼孜孜不倦的爭取軍眷利益,因為那是票源嘛…,經過數十年來的統治,「鐵票」終於成形,甚至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也不會認為他所受利益不正當。

這是另一種的「利益結合」,過去新黨親民黨民意代表的表現就能證實,從來沒有「小市民的政黨」這回事。

因此,國民黨沒有理念沒有靈魂,要執政下去只有靠「利益」,這更解釋了李登輝為什麼後來要「搞台獨」。李登輝之所以要「拿香跟著拜」不是他想台 獨,而是他要執政下去,他要替國民黨找靈魂。李登輝時代之所以那麼多國民黨「沒有翻臉」,也就是因為他們只為利益而生...,李登輝確實是先知,他看穿國 民黨只是一具腐朽的屍體,反正「有錢能使鬼推磨」,就算國民黨是鬼又怎麼樣!如果2000年連戰贏了,連戰不會是去北大那個連戰,李登輝也不會是台聯的李 登輝,國民黨也將有新的「靈魂」,儘管是從民進黨那偷來的。

但民進黨贏了,一切都太遲了。

中國時報說「黨性不堅強」的金溥聰進來「改革」如何如何,就因不知「黨性」,金溥聰才不知「利益」就是國民黨「命根子」。

以上說的不是反話,我終於瞭解了李登輝與宋楚瑜的苦心,為什麼國民黨利委們反對陽光法案?為什麼這麼多「改革」都胎死腹中?為什麼分裂黨退黨的人能一再回到國民黨?為什麼受民進黨思想洗禮如此之久的陳文茜會批國民黨挑戰深藍利益,…,這一切都有了答案。

民進黨正在步入國民黨的後塵,但在國民黨真正覆亡前他還會有最後一口氣,國民黨消失前他仍然能活著,國民黨消失後他也將分裂。

現在的狀況則是:國民黨老早就死了,在他來台灣之前就死了,現在不幸有活人闖了進來而已。教父想要從良,但事與願違…,教父第三集的結局是什麼呢?

那就是國民黨的最終歸宿。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4
Link: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

黃創夏:蘇貞昌贏定了
『…根據粗略統計,在台灣約有一五%的選民,一輩子都不投票,有五%的選民,慣例上不投票(除非有重大議題,才會讓他們走出家門)。在一對一的對壘中,約有三二%的選民,必然投給泛藍候選人;約二八%則是必投給「黨外與民進黨」。

扣除這些「基本盤」後,藍綠的消長在剩下的約二○%的「中間選民」,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兩成選民中,約有八%是真正的「策略性投票的中間選民」。他們是一群自有主見,會根據「綜合判斷決定意向」的「理性選民」;另外有一二%卻是「沒有主見,靠派系與樁腳才能動員的選票」。

在過去,由於國民黨的威權政治,八%的理性選民,基於追求民主價值,較傾向支持民進黨與黨外,至於那一二%「樁腳票」,在國民黨過去的「恩庇—侍從」結構中,通常是泛藍的鐵票。

整體而言,扣除永遠不投票的選民群,慣例上,政黨輪替前,泛藍對上泛綠,正好是慣稱的「五五對四五」,泛藍基本盤大於泛綠。

政黨輪替啟動後,這個結構正在逐漸改變當中。

八%的「理性選民」對於黨外與民進黨,有著長期的情感,對於國民黨的「半調子改革」比較疑慮,也更嚴苛。

如果一味相信這些人會因為民進黨執政失敗,就必然投給國民黨,或是他們投給國民黨後,就是泛藍票,這就是自欺欺人,昧於事實。

而在一二%的「樁腳票」中,有資源就是娘,行政資源灑下去,和兩黨的『革命情感』就祇好擺一邊!沒錢灑下去,別想動!‧‧‧』



形象也不過就是穿著西裝的派系?-談台灣社會最大的偽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人看「我們台灣這些年」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