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2/26

二二八與馬英九

今年蠻特殊的,台灣紀念「二二八」的氣氛越來越淡,以前台灣在越接近二月底時,「二二八」的相關議題就越被媒體提起,相關團體的紀念活動也陸續舉辦,整個活動氣氛甚至於會讓民視記者錯亂到說「慶祝二二八」的情況(SEE 自由電子報- 慶祝二二八?),去年與今年的「冷清」可說有點異常,或是該說漸漸正常?

 

「二二八」氣氛淡有幾個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時間上沒有很接近的選舉,前幾年還有「紀念二二八,不做中國人」的活動,後來又有「二二八牽手護台灣」,今年只有立委補選,政黨就沒有動力辦活動了。

 

第二個原因就是因為太接近元宵節,台灣各地拼命辦燈會,即使民進黨縣市首長也不例外,應該沒有任何一個民進黨縣市首長因為「二二八」的沉痛心情而不參加燈會。

 

其實馬英九當選後最大現象有兩個,一個是「外省人的焦慮」降低,少了陳水扁一干人等演出,又加上外省人都當到總統,談什麼「被壓迫」或「被排擠」呢?其實「外省人的焦慮」一直是假象,在台灣從政的障礙一直都是階級而非省籍。

 

「對外省人的焦慮」其實在馬英九當選後有昇高過一陣子,最高峰就在於「郭冠英-范藍欽事件」,但這種情緒也不持久,主要原因還在於郭冠英的身份與發語權並沒有足以維持長久有對抗性的地位,如果郭冠英是一個立委,那這件事還會繼續下去。

 

今年的「二二八」如果沒有「意外」,馬英九應該還是會參加相關紀念活動,應該還是會有人「嗆聲」,照例還是會有外省人對馬英九「一直道歉」不滿,照例還是會有人認為馬英九「誠意不夠」

 

「二二八」變得「儀式化」之後會讓許多人覺得「煩」,這應該是真正看重「二二八」意義的人所不願見的,「二二八」是一個歷史事件,也可以說因此開始了許多「政治事件」,又由於現代政客過度的操作使它異化。

 

「二二八」是個悲劇,很多人不論正反卻藉它演出很多鬧劇,究竟能不能有一天有個正常的「二二八」呢?

 

如果「選舉日期」離「二二八」遠一點或許可以改善,但如果政客能離「二二八」更遠一點,正常的「二二八」也就不遠了。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2/26

 

我對馬英九在二二八道歉的看法

 

我對二二八認識的「啟蒙」是李敖對二二八的研究,後來陸續接觸到一些口述歷史及學者研究,兩極的研究我或多或少都接觸過一些,從之前以李敖為尊,到現在,我的思想有所轉變,我認為,何必「為國民黨隱」?

 

以戰並不能止戰!

 

就讓歷史是歷史,該負責的人應該負責,就算刑事責任已無法追究,「政治責任」仍然可以探究下去,這並不是政治清算,這只是就二二八給蔣的評價。

 

外省人則應該看、聽二二八,了解自己,了解二二八,長久以來,我一直被自己的「心魔」所苦,諸如「是外省人就應該替兩蔣說話」、「是外省人就應該有什麼史觀」,這顯然是錯的,何況,我的母親是本省人,套句民進黨的老梗,我算是「新台灣之子」,只不過有點老就是了。總之,國民黨對我無恩,不必另眼相看。

 

在民進黨轉向以族群仇恨為發展策略前,民進黨及台獨是把我「這類外省人」與國民黨分開的,在我居住的地方,我居然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一個國民黨或親民黨的立委來拉票過,國民黨或親民黨的立委可以為「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跟民進黨吵翻天,卻從來不肯關心我們這些外省賤民階級,我一直想告訴他們,民主不是無條件的支持,蔣介石對我來說不是精神領袖,是歷史人物

 

馬英九身為國民黨主席,道歉是對的,他傾聽家屬言論的做法也很對,也許有人不願意接受他,但他不必說服每一個人,只要說服願意接受他的人即可,我對馬英九的態度很欣賞,固然有人說他是為了選舉,為了選舉是未必一定要做到這樣的。

 

道歉不是示弱,是誠懇,總要有一個外省政治人物先跨一步,馬英九這麼做是好的

 

現在民進黨有個說法,該譴責的的是國民黨的統治階級,我認為,他們總算找對路了,冤有頭債有主。但其實國民黨的名門將相之後不必心驚肉跳,就法律而言,帳算不到這些貴族身上,再難堪也不會比蔣孝嚴難堪,蔣孝嚴算是蔣家身世最「淒慘」的一個,如果蔣家在道義上應該道歉,那些蔣家之後才應該去道歉。

 

「二二八」的價值正在蛻變,應該賦予它一個新的時代意義,就是不應該利用權勢去壓迫,無論是心靈上的、身體上的,「二二八」的起因是公賣局查緝員查緝私菸的事件處理失當,並引起進一步的衝突,換言之,可以說是統治者濫用職權引起的悲劇。

 

在「二二八」這天,該記得的是其核心價值是,佔優勢的對居劣勢的人不應該以任何理由欺壓弱小,如果誰有理由可以「被犧牲」,有一天,這種事將會輪到自己頭上,相信沒有人覺得自己「應該被犧牲」。

 

所以,受難者及其家屬認為這些事不能輕易的「算了」,外省人覺得自己不應該被「原罪化」,都是為了警惕世人,當有形、無形的壓迫存在時,悲劇就可能發生。

 

不管有人因此上法院,或是展開學術論戰,真理應可越辯越明,我唯一希望的是,不要再有政黨以此來獲得利益。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6/2/26

相關主題:

1.論外省人的「原罪」

2.民進黨對二二八的貢獻與傷害

3.睜眼看二二八,並走下去

4.「二二八」不該成為民進黨的「資產」

5.我們在二二八的族群想像是什麼?




曲終人散洪一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國民黨與陳學聖落敗的啟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