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2/25

曲終人散洪一峰

因胰臟癌末期引發多重器官衰竭,感冒引發肺炎,「寶島歌王」洪一峰於二月二十四日病逝,作為一位能夠自我創作的本土老一輩歌星,他的逝去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

 

民國四十幾年、195X年時他便走紅台灣,他與葉俊麟合作的幾首歌更是膾炙人口,像「舊情綿綿」、「思慕的人」都傳唱一時,由於過去那個時代對智慧財產權(知識產權)的保護很薄弱,他們的歌版權以不多的報酬被賣斷,大家翻唱又幾乎不說誰原創,這一直是二位詞曲合作者的遺憾。葉俊麟的女兒葉賽鶯主張為尊重著作權,各音樂會等公開場合演唱歌曲時,都應該唱名作詞與作曲者她是前任高等法院法官,曾被陳水扁提名大法官,還教過我「信託法」。

 

台語歌特殊之處除了唱出庶民的心聲外,讓人聽起來總有點「怨與愁」的感覺,例如在國民黨黑名單橫行的時代,反國民黨的「黨外」被阻於中正國際機場之外不能回鄉,他們只好唱著「黃昏的故鄉」抒發鄉愁,「黃昏的故鄉」、「補破網」曾經是海外台僑的「國歌」。

 

台語歌的風行也曾引起國民黨當局的側目,因為台語歌「賣太好」而曾限制電視一天的播放次數,收視率不敵黨意,台語歌竟承載了如此多涵義,令人不勝欷噓。

 

洪一峰過去曾把一切夢想加諸於自己兒子洪榮宏,嚴父的壓力讓洪榮宏感覺到沒有童年,感情一度疏離,最後藉宗教彌和,洪一峰說他最喜歡的不是「舊情綿綿」,也不是「思慕的人」,他最喜歡的還是輕快的「快樂的牧場」、「山頂一個黑狗兄」,回首過去,洪一峰的心境也有所改變了吧。

 

最讓我動容的還是洪榮宏說捨不得他的父親,洪一峰過世不是因家人拔管,因為他們「從沒想過,阿姨(洪一峰第二任妻子)也說很捨不得他,我們沒放棄過。」

 

這是一個兩難的抉擇,撇開所謂「孝或不孝」,洪一峰最後兩個月需仰賴呼吸器才能維生,中樞神經受損、肺炎、敗血性休克這些幾乎都是不可逆的,留他下來是一種折磨,不留他心又捨不得,沒有身歷其境的人無法體會吧

 

台語歌壇的生態已經改變,也不再那麼樣的「苦」,「寶島歌王」洪一峰走了,願他安息。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2/25

 




藍與綠、本省與外省、黑皮與白牙←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二二八與馬英九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