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2/20

藍與綠、本省與外省、黑皮與白牙

我一直不諱言我是「外省人」,不過我也一直主張我同時也是「本省人」,剛上網談政治時一度很活躍,偶爾也會休息一陣,這大概也可說是風一陣、雨一陣。

 

很多網友因為我是「外省人」而對我的言論有好感,或是因為我批評民進黨而對我的言論有好感,就像小時候一些人玩遊戲會認為:「我們一國」。

 

也有人因為我父親是外省人就認為我是「深藍」,但以所謂反獨網友的立場來看,甚至於有網友看到我寫了外省人無法成為台灣人的原因-讀大陳義胞後代梁文傑blog有感(外省人應如何向台灣人感恩)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二文後覺得我誤解了他們,事實上我沒有誤解,我就是要這樣寫。

 

又有一些網友認為我是深綠,這樣子的人比較少。

 

其實,看一個網友的真實思想或「顏色」,應該看遠一點,看多一點,我跟台獨爭論,不代表我藍,但也不代表我綠。

 

談這些,不是要澄清什麼,而是希望一些默默支持我的網友能認清現實,當我停筆一陣子時,我偶爾會去巡一下我的幾個blog,看到一些網友又是留言希望我繼續寫、又是鼓勵,我知道我或許講的一些話讓這些網友認同,但我未來的話不一定能讓網友認同。

 

所以,我批評大陳義胞村或眷村,絕對不是我筆誤或一時改變了思考,我這類說法至少已經從我20073月時寫的「我眼中只有兩種外省人:在我之上,皆為特權!-再論「外省人的原罪」」就是明確的宣示,如果有人覺得我的批判很突兀,那是因為我的思想已經轉變而沒被注意到。

 

所以,請不要錯誤的期待,否則你們會更失望,除非你們本來就這樣期待。

 

我去探訪過好幾個眷村,有次到了辛亥隧道附近那個捷運站,也就是辛亥站,那邊有堆墳墓聚集的國軍用地,還住著一些人,有部份是老兵,他們說是當時主官管允許他們住的,但現在已經無人承認,時報週刊稱他們為「墳墓村」。

 

他們無法享有眷改利益,也沒辦法主張時效取得,國防部要他們拆屋還地繳回不當得利,深談後我又發現了一些事,在此不提。我看到他們寄給郝龍斌立委與秦麗舫的陳情書,也跑去看看自稱標準眷村子弟的郝龍斌他位於陽明山腳下的巨大豪宅。原來,階級就是這麼回事。

 

家附近有個老兵,父親在世時曾經有次遇到他,老兵要求父親替他買個饅頭,買回來後看到他狼吞虎嚥的吃著,父親認為那個老兵兒子待他不好,後來這老兵在家中上吊自殺。

 

另一個老兵也走了,留下半俸給他的老伴,有次她向鄰居哭訴被我聽到,原來她的半俸被兒子媳婦拿走了,日子過的很辛苦。

 

還有個老兵的印尼老婆跑了沒有子女,他生前跟他的老鄉很好,沒想到這老兵生病時才被發現他戶頭已經沒錢,房子也被過戶,原來這個外省老鄉跟一個本省人合謀吞他的財產,從這老兵生病住院到死之前,外省老鄉跟這個本省人沒有去看這老兵一眼,沒有人在醫院照顧他與送他最後一程。

 

………有很多故事我懶得說了,有一些還是朋友的。

 

對我最大的轉折還是父親的過世,再也沒有任何有形無形的枷鎖限制我想講什麼了,我不再顧忌什麼,就算我批大陳義胞村,就算政治不正確,就算他們都去支持民進黨好了,我不在乎,我一點也不在乎。

 

再看看那些故事,我不明白我應該如何去替那些人說話,我也不認同老兵們繼續去為他們的兒孫做馬牛了,兒孫自有兒孫福!

 

我要做的事要走的路要寫的東西一直很明確,應該是不會變的。

 

談談影響力,我這樣看法的人非主流、政治不正確,寫這麼多年沒有產生過我想像中的力量,不過就是網路牢騷而已。我在「不推薦的原因與其他一些事」一文說過「剩下來應該採取的是政治、法律、學術等手段,我繼續在網路奮鬥可說是不長進。」,寫這些就是留下點雜音而已,這些點閱已經很不錯了,不該抱怨。

 

至於這陣子我批評的大陳義胞村或眷村,光王偉忠的「眷村產業」就驚人不已,「寶島一村」還演到對岸去了,google一下 約有95,000項符合寶島一村的查詢結果,我看90%都是正面的,還有「光陰的故事」連續劇、梁修身的「再見忠貞二村」等,大陳義胞村等人散在各行各業的雄厚政經實力,豈是我講幾句話就能撼動?

 

他們影響力的人數是以數百萬甚至是千萬計算的,我寫的不過幾千而已,差多了。

 

最後總結一下,也回到本文主題。

 

台灣外省人就像黑皮與白牙的幾個同學,因緣使他們一起求學,但往後的路卻大不相同,說「本是同根生」我不完全認同,所以談不上「親痛仇快」。讀者可以把我當成藍或綠,也可以把我當成本省或外省,但很可能我不是你們要的顏色,請不要失望,因為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2/20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曲終人散洪一峰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