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0/01

左派難為

  【天下縱橫談】看到一篇文章欽差與防疫 (之七 / 總結):反智探源 ,作者應該是一位醫生,文章寫的很好,我也去看了他的blog,看了近一個小時還留連忘返,文章、問答都是一絕,有意思。

 但在那篇文中上下把左派跟「工農兵進大學的極左時代」與張鐵生、毛澤東痛罵臭老九、倒楣的馬寅初相互連繫,好像左派反智,這我就有點意見(憤青反智就可討論了)。

 毛澤東是左派?文革是極左時代嗎?左派反過智嗎?(各位可去看原文,我誤解了他的話也不一定)

 那天在圖書館看了「台灣社會研究季刊」「台社20週年會議:超克當前知識困境」,翻了幾頁,看到一篇文提到:當初「七一五聲明」中的某親綠學者說「還是搞台獨容易,左派的一些書很難懂看不完」,左派的書大堆頭很多,連個教授都這麼說,當左派,白卷英雄張鐵生應該還是不行。

 左派不是貧下中農翻身當大官進大學這麼簡單吧?

 「七一五聲明」時,有學生拿海報發言批判助學貸款健保費太貴,中研院台史所助研究員吳叡人表示『坐在台上的人多是學運出身,歡迎提出激烈批判,但從事社會運動是一種自我成長的過程,學生也應study hard think hard(努力學習、努力思考)』,好像他們搞學運的也study hard

 曾遇過個學長,學運時去過中正廟,他的印象除了台大幫掌握全局外就是沒上什麼課,那時的學運有整天看書嗎?

 台灣大學農經系助理教授羅竹平在中國時報投稿「台大將成為貴族大學?」有位網友回應的很爆笑,他說「可仿效NBA制度,讓後面的學校先挑學生,台大挑後段的,一可破除貴族現象,二可看老師們的本事」,呵呵!

 我雖批台大很多,但我不認為菁英教育應該做到讓基本能力都不足的人去玩,問題是台大花的是全民的錢,既然健保制度改革要讓薪水多的人如志玲「姐姐」與郭台銘繳較高額的保費,為什麼公立大學的學費這麼低?

 真的要把大學當成菁英教育,應該在學費要有差異,考上公立就像中幾十萬的獎券外,更是學術界不成文的「門檻」。有兩個老師剛好都教過我,剛好留學同樣的外國學校拿博士,但一個從公立大學畢業,另一個是私立,回國後也分別進公私立大學,他們研究領域相仿,但聲音與地位就不同了。如果沒有哪個老師比較差的問題,從畢業大學就決定學者未來的學術成就,公平嗎?台大教授哪個沒有台大淵源?

 寫到這裡,要說的是:

1.左派並不反智

2.左的意義紛歧,文革也不代表左

3.我認為所謂「憤青」的「左」只是激進,民族主義也有很激進的,這些人思想右的很。

 台聯過去說要走「中間偏左」引起一堆人猜忌他們要「親共」去了,其實共產黨就「左」嗎?

 當過兵的都知道,轉彎口號只有「向右轉」,目標在左邊非要繞個圈,聽說是當時「文人向左轉」「軍隊向左轉」讓國民黨軍隊「怕怕」才沒有「向左轉」的口令。台灣懼左成病,左派,不恐怖之外,要學的東西其實不少。

 部份愛台灣派其實像是極右的思想警察,看你的東西要看成份,看有沒有一點思想不純,還有連去大陸的都說成替中國殖民台灣,台灣人不用中國貨嗎?

 我對左派理論說不定連個大概都說不清,只是看了很多人說不少「堅持理想的左派」中晚年都窮困潦倒,這也難怪,全心投入跟工農弱勢混的人怎麼賺大錢呢?

 左派難為,特別在台灣。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10/1

 *看到yichun花這麼多時間寫七篇文回應網友,這很難得,我也不是不會這麼做,有些人說這叫「小題大作」「藉題發揮」。不過,我們這麼做未必是為了針對一個人,而是要講一個想法才會寫成一串,當然,yichun寫的就高層次多了。




將到鳳凰博報開blog的感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論蕭登標的「我不是泛藍」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