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2/28

請不要叫我「雜種」:參加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中樞紀念儀式有感

圖片說明:今日參加228拿的導覽文宣與貴賓證

 

 

 

今天,我做了有生以來的第一次貴賓,但我的心裏面有點難過。

 

 

 

在看過國家級的二二八紀念館揭牌,也參觀內部後,我走到了二二八和平公園,看到了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和台北市政府舉辦的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中樞紀念儀式,雖然我不是受難者家屬,但是基金會的人仍然發給我貴賓證。

 

 

 

我從一點半開始,參加這個紀念儀式到4點,上台發言的有郝龍斌市長、蘇貞昌院長、呂秀蓮副總統、陳水扁總統,旁邊的人用國語、台語跟我交談,認為我跟他們是「同一國」的,既不排斥我也沒有辱罵我,我並沒有感覺到『外省人的原罪?

 

 

 

郝龍斌市長在發言的時候,某記者說「他大概是因為得票率太低才來的吧!?」,但當郝龍斌說出「面對二二八事件受難者與家屬,他不能輕易的說他能體會當事人,因為那是埋藏六十年的痛苦,那種冤屈、委曲與怨恨,外人很難體會。」,旁邊的人點點頭說「這才像話」!然而就在前一刻,他她還說昨天打電話去綠色和平罵國民黨、罵十八趴。

 

 

 

輪到了陳水扁,他未如去年連說好幾次「阿扁錯了嗎?」,幾個政治人物卻也不斷的說「寬恕、真相」,聽眾們時而情緒激昂,時而鼓掌,會場成為陳水扁的重新取得「制高點」的場所。

 

 

 

就在那裡,在陳水扁演講前,在所謂「 E世代看228」的節目中,第4E世代,23歲的先生,他講了一句令我訝異與不解的話!他說:「我是外省第三代,我祖父母來自中國大陸,我父親遇到的我的母親是河洛人,然後生下了我,講難聽一點,我是「雜種」,講好聽一點,我是「混血兒」

 

 

 

「雜種」???

 

 

 

身為本省與外省第二代的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但在場有不少人笑了出來。

 

 

 

請問先生,什麼叫做「雜種」?

 

 

 

就語義學來說,既稱「雜種」,什麼血統才「純正」?是先生你所謂的「河洛人」嗎?難道先生你歧視「外省人」?

 

 

 

另一方面,難道先生歧視「河洛人」嗎?我相信以當時的氣氛下,先生應不至於此。

 

 

 

如果本省人與外省人生下的後代在先生的認知中是「雜種」,那外籍配偶與台灣人生下來的是什麼?

 

 

 

如果先生不認為外籍配偶所生之子女是他心中的「雜種」,我不懂為什麼先生要刻意歧視像我一般出身的人。如果先生認為他們是他心中的「雜種」,我要代他們向張先生抗議!!!

 

 

 

還有!先生,你這套「雜種理論」是誰教你的??你有沒有拿這套理論去羞辱你的父母?

 

 

 

我再問你:原住民與河洛人生下來的後代是什麼?原住民與客家人生下來的後代是什麼?河洛人與客家人生下來的後代是什麼?

 

 

 

台灣人與日本人生下來的後代是什麼?台灣人與美國人生下來的後代是什麼?

 

 

 

黑人與白人生下來的後代又是什麼?

 

 

 

我非常訝異,要表示對二二八的認同,有必要以「血統」來分類嗎?有必要指稱本省人與外省人生下的後代是「雜種」嗎?

 

 

 

這難道只是一個不好笑的「笑話」?還是先生潛意識中的種族優越主義作祟?

 

 

 

族群通婚、國別通婚,在全球化的時代,在移民社會的台灣都是非常平常的事,我再也不希望從任何人口中聽到「誰誰誰是雜種」這句話。

 

 

 

特別是在二二八這天。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7/2/28

 

 




替眷村人講解一下「何謂眷村」-回答wiki眷村編輯者之質疑兼論寶藏巖是眷村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替幾個台灣維基人免費上一課--這難道不是「政治審查」?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