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8/07

從「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到「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聯合報查標案就查出民進黨吃銅吃鐵

如果我看到一個人被圍毆打的很可憐,遍體鱗傷被打個半死,但事後發現原來他身上有防身武器,可以保護自己,但因為難以理解的原因拒絕還手自衛,寧可眼睜睜看自己重視的人與價值受傷害,大家必然難以理解他,沒錯,我說的就是韓國瑜。

我在韓國瑜參選2020總統敗選後就以「韓國瑜面對市長罷免案的十點建議」建議他把高雄所有的標案查個底朝天,我認為要具備的能力有三:識字、會上網、中等智商。但韓國瑜雖然號稱要恢復特偵組,但他對查弊一點興趣也沒有,他的屬下也是。而國民黨或韓國瑜做不到的事,聯合報做到了。

聯合報調查發現,蔡政府上任後,公部門標案評委常見由民進黨前黨工、前官員變身的「固定班底」,包括李厚慶、林育卉、林閣雍、羅瓊雅、許嘉恬、邵立中等六人,最近四年共擔任七四四件標案評委,光李厚慶就經手二九八件居冠。…

換句話說,這也不是這幾天發生的事,為何國民黨查弊的功力這麼差,不是曾經擁有公權力?身為高雄市長與一大堆官員查弊不如一個報紙?

看了這個報導,對民進黨的看法沒有改變,因為民進黨從2000年上台後的德行就這樣了,大家還投他們是因為認同他們搞錢或是同路人。那你韓國瑜明知民進黨吃銅吃鐵卻不查,又怎回事?

別人要把你往死裡整,卻裝的好像修行人一樣割肉餵鷹?

我對韓國瑜不查陳菊任內標案感到反感,我相信所有民進黨經手的標案評委挑人SOP應該都是半斤八兩,聯合報能查但國民黨不查,原因是不是國民黨其實也很想執政後「能混就混能撈就撈」?千萬不能破壞「前例」?

加上國民黨這種「佛系」韓國瑜,或是「袖手派」侯友宜盧秀燕,根本全是「德之賊」或「想當賊」。

而現在傳出一堆立委涉嫌收賄,我其實不怎麼關心,因為狗吃屎跟狗去電線桿拉尿是「常識」,我沒有那麼沒有sense。

馬凱寫了「民主一定會敗壞?」,其結語是「民主政治要長保不敗壞,除了清廉與法治之外,常需具備幾個條件…這些條件台灣幾皆不具,民主的道路怎會好走?」,可見他認為台灣民主見鬼是必然的,而這文的題目該去掉問號!

我的看法很簡單,天底下的政客都是一樣的,「心黑、臉皮厚」,那你們政壇生涯的起伏跌宕,也是你們自己搞的,我們連看好戲都不必有興趣。

這叫,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

又,韓國瑜最喜歡以歇後語比喻,那台灣民主就是「武大郎玩夜貓子」,看到台灣政客貪污搞鬼,又何必太驚訝呢?

Blackjack 2020/8/7

聯合報社論/行銷萬歲:民進黨中生代通吃祕笈
2020-08-07 01:07 聯合報 / 聯合報社論
文化總會秘書長林錦昌被指和幫推、投石關係密切,但他強調和創辦這兩家公司的年輕人只是「好夥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文化總會秘書長林錦昌被指和幫推、投石關係密切,但他強調和創辦這兩家公司的年輕人只是「好夥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調查報導,對於公部門的招標案件,行政院雖備有各種專長的四千名評委名單,但有六名民進黨前黨工公職人員卻儼然為固定班底。其中,文化總會副秘書長李厚慶近三年即審理近三百件,案量驚人。國民黨爆料,凡是李厚慶參與的案件,三立電視台得標率將近九成。兩項資訊,勾勒出蔡政府以標案圖利綠色近親的現象,此中「御用評委」扮演重要角色。

消息傳出後,故宮開出第一槍,宣布李厚慶擔任評委的「故宮南院品牌塑造」七百多萬元標案無效,該案得標者正是三立電視。故宮也以「未利益迴避」為由,取消李厚慶在另一標案的評委資格。試想,一人一年擔任上百件標案的評委,幾乎兩三天就要審查一案,能有時間思考嗎?假設每標金額為五百萬元,他一年即決定五億經費的流向,有如標案的「發包中心」了。尤其,先前爆出常獲政府標案的「幫推」、「投石」公司,李厚慶就被指為幕後老闆。他一手主導公關公司,一手擔任標案評委,另一手護航妻子任職的媒體,豈非如八爪章魚?

但在民進黨包山包海的生態中,李厚慶說穿了也只是個「代名詞」。在所謂「御用評委」中,李厚慶之外,其他評委分別曾具民進黨中央網路部主任、文宣部主任、青年部主任、族群事務部主任等頭銜,個個「根正苗綠」。換言之,這些人脫下黨袍,換上專家制服,即可以外部評委身分在評審會上居間指導或帶風向,影響其他評委的決定。也難怪,他們被稱為「偽外評委」。

「李厚慶們」當然不會只有六人,但他們具有共同的特徵:民進黨中生代新貴,皆曾任位階不低之黨、政職務;雖因政治排序無法立即擠進公務體系,卻能轉以專家名義在政府部門周邊影響標案的分發。和綠營上一世代不同的是,「李厚慶們」未必志在自己從政,而在利用機會擴大民進黨的影響力乃至個人基業;這類機會,在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變得唾手可得。羅文嘉對民進黨的「世俗化」感到憂心,除了政商關係,這類中生代競逐標案的趨勢應該也是其中之一。

在這樣的潮流中,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中生代的「李厚慶們」都擅長文宣和行銷,尤其是網路造勢。這點,是民進黨執政世代比較欠佳的能力,因此必須倚重中生代新貴的長才。也正因為如此,外界看到近年一些頗受爭議的標案,全都是行銷宣傳類型的案件,而非工程或科技類標案,因為這是最容易入手的領域。例如,「幫推」和「投石」四年拿下政府八千多萬元行銷案;「春露」拿下農委會一四五○行銷案後,又吃下台鐵標案;楊蕙如的「品原」和「易始」,也拿下政府廿多個標案,創造了數千萬元營收。

不可否認,政府部門確實有些施政需要藉由行銷宣傳,來增進民眾的理解。但是,如果是為了粉飾太平而擴大宣傳,乃至是為了圖利綠色公關公司而硬擠出預算去做行銷,那就是本末倒置了。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台鐵。台鐵最近兩個網路行銷案計一五四九萬元,都由「春露」公司取得。問題是,台鐵還積欠員工五、六兩月的加班費三千萬元未發,卻花大錢去做臉增進顏值,是不是本末倒置?但如果沒有上級的授意,台鐵會這麼做嗎?

民進黨的世俗化,如今走到「行銷萬歲」的境地,讓人大開眼界。除了從公部門挖標案給自己人,還讓「御用評委」居間分配主導,甚至乾脆自己派人成立公司參與競標,全案通吃。如此,彷彿只要靠著話術和網路行銷,就能締造無盡的政績光環。民進黨用老百姓的錢洗老百姓的腦、兼圖利自己人,這比起當年國民黨的「黑金政治」,也算進化嗎?

調查報導/6「御用評委」 奪公部門標案班底
2020-08-05 00:14 聯合報 / 記者劉宛琳、侯俐安、林政忠/調查採訪
圖/聯合報提供
圖/聯合報提供


行政院公共工程會提供四千位評委名單資料庫,可供公部門標案遴選。本報調查發現,蔡政府上任後,公部門標案評委常見由民進黨前黨工、前官員變身的「固定班底」,包括李厚慶、林育卉、林閣雍、羅瓊雅、許嘉恬、邵立中等六人,最近四年共擔任七四四件標案評委,光李厚慶就經手二九八件居冠。國民黨諷綠色「御用評委」,蔡政府內舉不避親。

工程會企劃處長陳尤佳說,政府採購法第九十四條規定,機關辦理評選應成立五人以上評選委員會,專家學者不得少於三分之一;工程會提供評選名單資料庫約四千多位專家學者,機關可針對採購標案的特性遴聘委員,各界也可檢視委員專業是否符合標案。

自己人審 壟斷公家標案
資深評委指出,魔鬼藏在細節裡,評審委員幾乎都是首長勾選,內行人從評委的名單就可以預測得標的結果,彼此心照不宣;民進黨中央或地方政府的標案,常由居絕對多數的親綠評委審核,親綠的幫推、投石公司能拿下多數蔡政府標案就不足為奇。公部門的標案不可能違法,但自己人的標案由自己人審、自己人得標,形成結構性壟斷的結果。

一位評委指出,標案分為內外評委,內委是自己官員、外委常找綠色評委,像桃機一○九年「媒體行銷採購委託專業服務案」,九位評審有五位是內部評委,李厚慶、羅瓊雅擔任其中兩位外聘評委,前黨工變成「偽外評委」,幾乎都是自己人在玩。

是方電訊顧問林育卉過去曾任民進黨族群事務部政務副主任與行政院發言人辦公室主任,長期在親綠節目評論時事;蔡英文擔任黨主席時,林閣雍是首任民進黨網路部主任;觀光協會秘書長羅瓊雅曾任民進黨新聞部副主任;許嘉恬曾任職民進黨婦女部主任;邵立中曾任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辦公室主任、央廣總台長。每一位都是「根正苗綠」,跟民進黨淵源深厚,公正性引發質疑。

李厚慶任評委 年接上百案
根據政府電子採購網顯示,李厚慶從一○六年六月至今接了二九八標案,一年最高曾達一一一件;林閣雍經手一四八案,雖然林使用行政院顧問的名義出任評委,但黨工色彩濃厚遭外界強烈質疑;林育卉也有一二六案,林過去擔任「海派」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的幕僚,又是三立政論節目常客,也引發爭議。

這些「御用評委」合體威力更強大,李厚慶和林育卉共同參與的標案,今年半年有五件,加林閣雍也有四件;去年李厚慶、林育卉、林閣雍和羅瓊雅共同擔任評委的標案有三件。

「行政院一○八年政策溝通行銷案」評委更是全員聚集,時任民進黨中央黨部主任丁允恭也出席會議,並非依法規定的學者專家,該案最後也由三立得標,金額一一一○萬元。一○九年的溝通行銷案也是三立獨得,由林閣雍、林育卉、許嘉恬、邵立中擔任評委,金額一一七○萬元。

台鐵行銷案 評委也親綠
本報調查,工程建設暨政策網路行銷去年十一月廿九日開標,由春露得標,當時評審委員,除了有三名台鐵局官方代表,外聘委員分別是台灣觀光策略發展協會理事長游智維、林育卉。今年五月廿九日標案評選委員中,兩名外部評委,則分別是社計事務所共同創辦人吳漢中、小御宅經濟有限公司執行長邵立中。

游智維是風尚旅行社總經理,曾表態力挺蔡英文總統連任。吳漢中是台中市前市長林佳龍的花博設計總監,林佳龍任交通部長後,吳漢中成為台鐵美學小組召集人,近期台鐵鳴日號、微笑大廳,都是他穿針引線。

游智維、吳漢中雖「親綠」,但在專業領域占有一席之地;林育卉、邵立中深綠且獨派的背景更引人關注。

林育卉曾任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辦公室主任,因在臉書批評反年金改革的退休警消人員「趁清明不會早點去死」,遭暫停職務後請辭;她同時也是綠色和平電台主持人、長期在政論節目擔任名嘴。

邵立中則是「綠色逗陣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曾是總統府秘書長室參事、央廣總台長。綠色逗陣工作籌備團隊,就包含前監委陳師孟、總統府前資政辜寬敏,和林育卉、邵立中。

***

馬凱/民主一定會敗壞?

2020-08-06 00:37 聯合報 / 馬凱(經濟評論者)

捲入收賄案的六位前、現任立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先後兩大頭條新聞;前一天,各大報一半以上的篇幅都在報導,「民主先生」前總統李登輝高齡辭世;後一天,幾乎同樣大的篇幅所報導的,則是民進黨、國民黨及時代力量黨五位現任、前任立委涉賄。卅年前,李前總統因為讓資深民代去職、國會全面改選而贏得民主先生的稱號。但台灣的民主政治發展了卅年之後,幾個主要政黨的立委卻收賄為企業護航,這充分顯示,民主體制的開創原本就不是由公民直接選舉代議士及總統,即能成事,更明確地告訴我們,要讓民主政治走正軌,是無比艱難的任務。


四年前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其荒誕的言行,以及撕裂美國社會的治理方式,讓人對民主政治心生疑慮。台灣也不遑多讓,這幾位民意代表,恰是一個有力的佐證。


其實,民主政治先天上就潛存著敗壞的因子。民主本就是以數人頭代替打破人頭,以多數壓倒少數做成決定。但所有的人都忽略了一件事:任何重大決定的做成,都會涉及利益的分配;而做成任何決定,都必須付出「交易成本」。所謂「交易成本」,就是為了做出決定,必須經過意見的溝通與整合;而參與者愈多,所需的空間、時間也就愈多,一旦人數上百、上千乃至上萬,不但開會的場地難尋,這成千上萬的人要找到共同的時間,大家七嘴八舌的意見要能充分表達,意見不同時激烈爭辯到最後達成共識,所耗費的成本會是天文數字。這就是民主政治必須面對的交易成本。


交易成本既隨參與人數而超比例上升,因而利害衝突時,人少的一方即占有優勢;而且人變少,交易成本愈低,就愈輕易可形成共識。於是一方只有三、五人,另一方則數十百萬;顯而易見,人少的一方稍微花些力氣,就能獲勝。於是,號稱為多數人謀福利的民主政治,到頭來,卻是為少數人的利益服務。尤其實施間接民主的國家,只要能掌握區區數位民意代表,即能輕易操縱攸關大眾利益的法案、預算案乃至政府的政策。這就是弊案層出不窮的癥結。


這個潛在因子幾乎可見於任何民主國家,倘無法有效抑制,任何民主政治都難免敗壞。法治健全、徹底肅貪,都是最起碼而且必需的手段;而盡可能讓一切訊息透明化,也能減少上下其手的機會。但如何讓民意代表真正代表多數選民的利益,不被少數人的利益所操縱,則非易事。


尤其在今天的選舉制度之下,要選上民意代表所費不貲;連一些低層級的民代選舉經費動輒也要數千萬到上億元。若不能貪汙納賄收取不義之財,就只有靠財力雄厚者資助;但拿人手短,在權衡取捨之際,就要面臨極大的挑戰。而在監督民代行事作為時,由於多數的一方,交易成本極其高昂;而少數這一方,則因每人分得的利益十分巨大,掌控權在誰手,何待辭費?


面對這樣的原罪,民主政治要長保不敗壞,除了清廉與法治之外,常需具備幾個條件:其一,規模不能太大,愈大則交易成本愈難控制。其二,國民的素質要高,有愈多知識素質良好的公民,愈能看清每個選擇的利弊得失。其三,不論是透過政黨還是國家,個人的選舉成本務要減輕。這些條件台灣幾皆不具,民主的道路怎會好走?




從陳水扁指李登輝遺願非下葬五指山,再看蔣介石蔣經國移靈五指山費用已花近四千萬的荒謬←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國大陸的經濟內循環,應該永遠將台灣排除在外:台積電拒賣華為晶片、iphone在大陸若不能用微信可能下跌9成銷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