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3/01

二二八史學方法論1:林江邁當年十歲女兒林明珠講的話被痛斥,當年一歲林黎彩的地下道滴血聽說變成「證言」

台灣二二八史學研究進入後真相時代,1947當年一歲林黎彩把「地下道滴血聽說」變「證言」,對比當年在現場幫母親賣菸象徵人物林江邁之女林明珠說法「二二八起因是語言溝通不良」,當年十歲在現場的她其證言被否定,不在現場的一歲女嬰林黎彩長大後卻可「證言」!? 

話說從頭:林江邁在天馬茶房賣私菸,現在說法都說是查緝員使用暴力毆打林江邁致其頭部出血而引爆二二八事件,但林江邁之女林明珠卻說是阿兵哥跟她買菸因言語不通引發誤會而有後續的衝突,聯合報報導此事加上北市文化局日前委託民間製作紀錄片訪問林江邁么女林明珠後引起爭議,前阮朝日二二八紀念館館長阮美姝表示非只是單純的「族群語言隔閡」所致,她痛斥林家後人的說法「一派胡言」,更要求應公開向台灣所有二二八受難者家屬道歉,阮美姝說當時賣菸的人是年僅十一歲的林文山而非十歲的林明珠,她還痛斥「一個當年什麼都記不得的十歲女孩,憑什麼光靠自己的記憶,就要改寫二二八的歷史?

根據阮美姝的邏輯,十歲女孩的記憶力比十一歲的男孩記憶力差,阮美姝又聲稱訪問過林明珠,堅稱說這當年的女孩說過她記不得了也不在場。當年究竟是一個小男孩還是小女孩拿著私菸兜售?除了外國有賣火柴的小女孩外,從常情來看,小女孩最能引起同情購買,以賣玉蘭花為例,台灣賣玉蘭花通常找的是阿嬤或小女孩,隨便一搜尋就有:

賣玉蘭花的女孩這樣做大家看了好心疼| 蘋果日報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51204/746501/
2015年12月4日 - 東北季風來襲,為北台灣帶來低溫,但有名女孩卻不畏寒冷,穿梭車陣賣玉蘭花,讓網友看了好心疼。網友在臉書「爆料公社」發文表示,在五股交流道 ...

小妹妹車陣中兜售玉蘭花網友:天氣冷了!心疼! | ETtoday生活 ...
https://www.ettoday.net › ETtoday新聞雲 › 生活 › 生活
2015年12月4日 - 小女孩穿梭車陣賣玉蘭花,網友好心疼。(圖/翻攝自爆料公社,下同). 網搜小組/綜合報導. 受到東北季風影響,今天清晨板橋出現15.7度低溫,白天 ...

交流道下賣玉蘭花父放女童獨賣險遭車撞 - 東森新聞 - 東森電視
https://news.ebc.net.tw/News/Article/64975
2017年5月30日 - 怎麼會在交流道下賣玉蘭花?有民眾拍到在五股交流道往新莊泰山方向,一名大約四歲的小女孩穿梭在車陣當中,熟練的賣著玉蘭花,她的爸爸則是 ...

換言之,阮美姝亦可能因為林江邁之女林明珠所述不符己意而全面否定。

然而,如果說阮美姝所言「一個當年什麼都記不得的十歲女孩,憑什麼光靠自己的記憶,就要改寫二二八的歷史?」為真,當年一歲女孩林黎彩的「聽說」就可以變成證言嗎?

林黎彩說有學生搭火車去高雄唸書「經過地下道都是血,一直滴」,係國軍把所有人趕去地下道然後機槍掃射並投手榴彈。疑點:

一、這位學生為何在二二八事件當時冒著危險也要搭火車去高雄念書?當時火車有正常發車可提供學生通勤嗎?這學生的家長會允許她或他在當時搭火車念書?不是說當時有國軍在火車站前架機槍掃射?為什麼這個學生在機槍掃射的情況下仍要像諾曼第登陸一樣「搶灘」去搭火車念書?

二、所謂「滴血」可能是從天花板上滴,若是把人塞滿地下道機槍掃射後再丟手榴彈,可以炸到天花板上然後滴血嗎?若是旁邊血跡未乾而滴血,顯然當時已經把屍體移走了,不然這學生也不可能走進塞滿屍體的地下道,這學生是屍體剛移走就走進去嗎?一般人敢走進血腥味很重的兇案現場嗎?一般而言,血液中有血小板會凝固以外,血也會乾,要在殺人現場看到血一直滴,除非屍體在上方並化為血水才會「一直滴」,把人塞滿地下道機槍掃射後再丟手榴彈的情況顯然又不是。

套阮美姝所言看待林黎彩發言:「一個當年什麼都記不得的一歲女孩,憑什麼光靠自己的聽說,就可以變成二二八的證言?」   

這個事件有許多邏輯上的問題並沒有解釋,但策展人柳照遠把林黎彩的「聽說」當成證言,柳照遠曾說要研究大陸的二二八學術資料,這位學界中人的「研究態度」可見一斑。

退一步言,如果是CSI犯罪現場或刑事鑑定會講究現場還原與重現,這個場景有重現可能嗎?

要把當年鎮壓二二八的國軍解釋成種族滅絕的屠夫也沒關係,但應該要合於事實也要經得起檢驗。我大學時代寫二二八報告就稱蔣介石要負主要責任,那還是李登輝當總統的時代,這十多年來我也不斷談到二二八,可以發現的長期趨勢是無論把當時的國軍怎麼描繪或陳述「證言」說國民黨十惡不赦,即使國民黨起起落落,但「當年萬惡的國民黨」與「當今的國民黨」並沒有構成強有力的連結。即便2016年民進黨以轉型正義強力追究,仍不可避免2018年民進黨在九合一大選的失敗與國民黨的大勝,不管怎麼解讀,這都證明了這些二二八研究「邊際效用」的遞減。

孰令致之?

大家心裡有數。

Blackjack 2019/3/1

link:

二二八口述「歷史」:從當年周歲的林黎彩聽說「將市民全塞入地下道丟手榴彈引爆」到管仁健父親口述到台共小說的引用談起

二二八仇恨永不止息:風傳媒剪貼共諜何聘儒報導說國軍屠殺台灣人「孕婦、小孩亦不倖免」

 

林江邁之女 原爆人物談228衝突
【記者蔡惠萍/專訪】
林江邁,這個無意間引爆二二八事件轟天巨火的寡婦菸販,成為後來研究二二八文獻中必然被反覆提及的名字,但卻少人追查林江邁的下落。對於自己在某一個程度上成了改寫台灣戰後史的關鍵人物,她的感受是什麼?她又是如何看待二二八事件?
一九四七年二月廿七日,那個影響台灣往後一甲子的關鍵夜晚,跟著林江邁一起賣菸的十歲小女兒林明珠,如今已是七旬老嫗。
幾乎未曾在媒體前曝光的林明珠接受本報專訪,回溯當晚在「天馬茶房」走廊下所發生的事;身為二二八事件「原爆點」的林明珠,顛覆了許多二二八文獻上的記載,她指二二八根本不是從查緝私菸而起,更非「外省人欺壓本省人」,純粹是出自語言溝通不良所產生的糾紛。
「我媽媽是一個歹命的查某!」林明珠如此總結林江邁的一生。林明珠是在父親過世後七個月才出生,林江邁身懷六甲時還不到卅歲,在大家族的妯娌間飽受欺凌。因此,林江邁隻身從桃園龜山來到台北市,為在延平北路開茶行的公婆煮飯,後來茶行結束經營,林江邁就近在延平北路當時台北市最繁華的大稻埕賣菸。
當時,剛光復的國府並沒有發放賣菸執照,因此並沒所謂的公私菸之分。林江邁只是當時在天馬茶房「亭仔腳」為數眾多的菸販之一。
一九四七年二月廿七日,一如往昔的黃昏時刻,放了學的林明珠跑到天馬茶房,「太平町」繁華的夜晚正要開始。當時雖是冬夜,但天還沒全暗,林明珠照例捧著菸盒四處兜售,林江邁則是在離她十幾公尺外。
這時,一個配槍的阿兵哥身影靠近了她,拿起菸盒裡的菸,右手夾著點燃的菸,左手放進口袋準備掏錢,以國語問她「多少錢?」受日本教育只會講日、台語的林明珠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沒想到,一旁的地痞混混見狀立刻在旁鼓譟、叫囂「有人呷免錢的菸!」並且大聲呼喚附近的林江邁,「阿桑,有人欺負妳女兒喔!」
一群人立刻擁上,與阿兵哥拉扯,林明珠手上的菸跟著散落一地,就在語言不通及旁人起鬨下,衝突愈演愈烈。這時阿兵哥掏槍想要嚇退圍堵他的人,一舉起槍,尖銳的槍管剛好頂到了急著衝上前找女兒的林江邁的頭頂,一注鮮血立即順著她的臉流下,圍觀者情緒更加沸騰、激動。這時,被大人拉到一旁的林明珠聽到有人呼喊「阿桑,妳流血啦,還不快倒下!」「阿山仔,打人喔!」
事發後,林明珠立刻被送回龜山鄉下躲藏,從此失學,受傷的林江邁則是被送進附近徐外科診治。林江邁在醫院住了沒幾天就倉皇出院,當時她並不知道,全台灣已經陷入了遍地烽火、風聲鶴唳之中,更沒想到的是,她就是那個點燃引信的導火線。從二二八那天起,國府才開始查緝私菸。
二二八風暴漸次平息後,林江邁從耳語得知賣菸糾紛演變成一場空前災難,但為了生計,仍繼續賣菸,此時她也拿到政府發放的菸牌,林明珠也回到她的身邊。不過,自從二二八受傷後,林江邁就飽受氣喘纏身,身體狀況愈來愈差。
對林江邁折磨更深的不是身體的病痛,而是深鎖在心底、日夜啃噬的巨大秘密。很長一段時間,二二八是台灣社會的禁忌,林明珠不只一次追問她,「那一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曾把在人們竊語中聽聞的「二二八事件」,好奇地拿來詢問母親。
林江邁總是把她拉到屋隅,驚懼發抖地說:「妳嘜講二二八啦!傻瓜,林江邁就是我啦!」唯恐因此招致牢獄之災;林明珠暗夜時偶爾也曾聽聞林江邁悠悠感嘆:「唉,為了一支菸,惹了這麼大的事。」自責自己成了歷史「罪人」。
等不及可以公開談論二二八,以及更後來「二二八受難者」可以要求道歉、賠償,成為某一種「彰顯」的印記時,民國五十八年,六十三歲的林江邁因肝硬化逝世,帶著這道深埋心底的血痕離開了人世。 

【2006/03/06 聯合報】
---------------------------
嫁給老芋仔 「60年傷口該癒合了」
 
記者蔡惠萍/台北報導
 
二二八事件被解讀成日後族群問題的起始,但二二八事件象徵人物—林江邁,卻將唯一女兒林明珠嫁給俗稱「老芋仔」的外省員警曾德順。兩人攜手走過半世紀,曾德順更侍奉林江邁至孝,為族群融合寫下平凡但動人的一頁。
林明珠如今與曾德順住在台北市一處老舊眷村裡,曾德順長期擔任前副總統陳誠、前總統嚴家淦的官邸侍衛。過去有人說,林江邁為了「贖罪」所以把女兒嫁給外省人,這種說法讓林明珠嗤之以鼻。林江邁雖是兩人結緣的觸媒,但他們是自由戀愛而結婚,且曾德順完全不知道自己娶的是「大名鼎鼎」的林江邁之女。
二二八事件後不久,林江邁在太原路遠東戲院前擺攤,當時在附近警官第二隊服勤的曾德順時常向林江邁買菸,後來,曾不僅利用閒暇幫她顧攤,還經常在收攤時幫她把沉重的菸攤架子扛回住處,讓林江邁對這個熱心善良的「外省囝仔」留下極佳印象。
林江邁在家請曾德順吃飯,林明珠因此見到了他,兩人已各有男女朋友,但彼此很快產出好感。不過,林江邁擔心,萬一對方知道林家背景,會不會被「外省仔」抓走?林家人也未對曾德順提起二二八的隻字片語。
婚後,曾德順為林明珠辦遷入戶口時,赫然發現她的身分證母親欄寫著「林江邁」,但是回家後,他什麼也沒說。不久,剛好遇上選舉,夫妻倆前往投開票所投票時,林明珠忍不住拿身分證問他「你知道林江邁是誰嗎?」「我早就知道啦!可是我不敢講。」這下子換林明珠大驚失色,不過他反而揮揮手,「那沒什麼啦!過了就算了。」
只是對於林江邁所背負的二二八「原罪」,仍是曾林兩家的痛。林江邁的孫女林素卿說,後來有了二二八補償條例,大家紛紛去領補償金,但是「我們要找誰領呢?」林江邁雖然沒有在二二八中喪生或入獄,但是她所受到的身心煎熬,及從此跟了她一輩子及下一代的「罪名」,又能向誰討個公道和補償呢?
林明珠說,她之所以願意說出第一手的見證,就是希望釐清外界有意無意對史料的錯誤解讀,一切紛擾、炒作、爭端到此平息,還給台灣平靜和諧的社會。畢竟,六十年的傷口,該癒合了。 

【2006/03/06 聯合報】
阮美姝:林江邁後人說謊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html
2007-01-03
〔記者鄭學庸/台北報導〕再過兩個月,二二八事件就屆滿六十週年。史料以往在談到二二八事件導火線時,無不指向民國三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當天傍晚,菸販林江邁遭專賣局緝私員以槍托擊傷頭部、搶走五十條香菸,從此掀起歷史上的滔天巨浪。
握有證據證明 導因外來政權壓迫
曾至林家調查這段歷史的前阮朝日二二八紀念館館長阮美姝表示,她握有充分證據足以證明二二八事件絕對導因於外來政權的殖民壓迫,而非只是單純的「族群語言隔閡」所致,她痛斥林家後人的說法「一派胡言」,更要求應公開向台灣所有二二八受難者家屬道歉。
北市文化局日前委託民間製作紀錄片訪問林江邁么女林明珠。林明珠在片中表示,民國三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她和母親在大稻埕外騎樓下擺攤賣菸,有個軍人模樣的人走過來,拿起她盤子裡的散菸抽,但對方沒先付錢,卻將一手伸進口袋,旁人以為他要掏槍,開始鼓譟大喊:「伊在做什麼?」軍人聽不懂旁人所說的台語,頓時緊張起來,以為自己將遭到不利,因此立刻付錢,轉身跑走,之後才有菸警前來查緝私菸、打傷林江邁並誤殺路人事件。
阮美姝表示,林明珠在紀錄片中說法完全是一派胡言。二○○一年她曾訪問林明珠,並透過林明珠找到住在桃園的大哥林匏螺,林匏螺轉述母親林江邁的回憶表示,當時跟在母親身邊賣菸的是三子林文山,緝私員前來查緝私菸時,林江邁要年僅十一歲的林文山趕緊把菸帶走,但林文山還是讓整箱菸都被拿走,林江邁向緝私員哀求還菸,被緝私員以步槍槍托擊中頭部,隨即被旁人送往診所就醫。
阮美姝說,當年林明珠曾對她說,二二八事件發生時自己只有十歲,對當時的狀況沒有太多記憶,才請她訪問自己的大哥林匏螺,如今林明珠的母親、大哥都已過世,「一個當年什麼都記不得的十歲女孩,憑什麼光靠自己的記憶,就要改寫二二八的歷史?」
   台灣二二八史學研究進入後真相時代,1947當年一歲林黎彩把「地下道滴血聽說」變「證言」,對比當年在現場幫母親賣菸象徵人物林江邁之女林明珠說法「二二八起因是語言溝通不良」,當年十歲在現場的她其證言被否定,不在現場的一歲女嬰林黎彩長大後卻可「證言」!?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53130
2016年3月5日 ... 可見,「該死的外省人!」大概也是台灣目前的主流思維,這由我看到的許多 ...... 該死 的不死,該生的不生。」我開始相信當年學者所說嫌老、惡老、仇老 ...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74951
2018年3月10日 ... 黃惠君陳儀深們對二二八外省平民受難者的藐視也是二二八仇恨之火的根源黃惠君「二二八是對立的燃劑還是民主基石」又把外省婦女被強姦及 ...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58776
2017年2月28日 ... 然後又引用謝雪紅前男友台共林木順小說《台灣二月革命》及說法為史料?這些人一 方面說台共二二八不是重要角色,另一方面又極重視他們的 ...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59097
2017年3月18日 ... 然後又引用謝雪紅前男友台共林木順小說《台灣二月革命》及說法為史料?這些人一 方面說台共二二八不是重要角色,另一方面又極重視他們的 ...
 



二二八仇恨永不止息:風傳媒剪貼共諜何聘儒報導說國軍屠殺台灣人「孕婦、小孩亦不倖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二二八史學方法論2:獨派學者說二二八是對抗整個中國的「一支掃帚」,國台辦從「二二八起義」變成「挑撥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