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3/26

醜陋的學術界,學術界的醜陋

李喬寫過一本書叫「台灣人的醜陋 面」,柏楊寫了「醜陋的中國人」,學術界呢?

中央研究院數理組院士丘成桐於2月初獲得今年的沃爾夫數學獎,他同時也是美國科學院院士,俄羅斯科學院與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更是唯一一位獲得數學界“諾 貝爾獎”——菲爾茲獎(Fields Medal)的得主,他的夫人來自台灣…不過,他在中國數學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與他過去的門生田剛的一段「鬥爭史」,原因來自於他寫的一篇「中 国目前教育不可能出一流人才」,針對他陸續的採訪都對北大數學系的批判都很強烈,學閥、造假的強烈指控震動了數學界。

回到台灣,根據趙 委員榮耀、劉委員興善、葛委員永光及周委員陽山專案調查研究︰「行政院所屬各機關委託研究案之探討」之報告 ,猜猜近年來國科會官員與校長領取補 助冠軍是誰?

就是臺灣大學校長李嗣涔。

趙榮耀、葛永光就質疑,大學校長校務繁重,接這麼多計畫「有過勞死的危險」,臺灣大學校長李嗣涔其實就在2009年7月13日中風。中國時報卻還在 2010-01-22「關心學界研究經費 監委別踰矩」社論表示:「…雖然表面上掛了某位校長或某大牌教授,但實 際計畫的執行者卻是大學內或跨大學的許多教授。在這種情況下,大學校長或大牌學者只是依法提送計畫的「收發」與整合者,把他們名下的計畫經費加起來比大 小,有多少實質意義呢?…」,但臺灣大學校長李嗣涔前陣子卻針對中時「資源集中、台大獨霸」澄清並非事實,他表 示「已展開多項校際間合作研究計畫,與國內各大學校院攜手合作、分享資源。」

請問中國時報,難道大學校長掛名不就叫掛名嗎?這難道不是學術界的陋習?

先不管台大校長,中研院翁啟惠院長的研究計劃有沒有比較好呢?

長庚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周成功在2月2日投稿「學界的一齣國王新衣」說:
「 …什麼是「生技醫藥國家型計畫」?別說一般人,就是學術界中,多數人也只是似曾聽聞,沒有人弄得清楚這個準備 花六年,總經費超過一百五十億 台幣的計畫,葫蘆中究竟在賣些什麼藥!但熟悉內情的人的反應,以一位對全球醫藥產業有深厚實務經驗的人所下的評語最為傳神:這是一個還沒開始就注定失敗的 計畫。 …  「生技醫藥國家型計畫」是為延續已作了八年的「基因体醫學國家型計畫」與作了九年的「生技製藥國家型計畫」,而把兩個合併產生的一個新計 畫。「基因體醫學國家型計畫」從二○○二作到今年,總共耗資一百四十六億台幣。而「生技製藥國家型計畫」從二○○○作到今年,總共花費了一○八億台幣。這 兩個執行十年,在國家型計畫保護傘下花了二百五十億經費的研究計畫,究竟取得什麼樣成就?什麼理由它還必需要持續地被保護?… 」

潘震澤在2010-02-12投稿「果真是國王的新衣?」補充說:
「…周教授說:「檢討該計畫執行成效的功課,我們的學術界交了白卷!」不過《台灣經濟研究月刊》去年底有篇孫智麗 及黃奕儒撰寫的〈國家型科技計畫績效評估與效率分析〉文章,補足了部分缺憾。該文針對八項國家型計畫做了評估分析,結論很簡單,無論是「學術」還是「經 濟」產值,基因體醫學都敬陪末座,落實了周教授「國王新衣」的批評。 」

換句話說,如果花14年幾十億台幣這個計劃還沒有成就,中研院翁啟惠院長你要怎麼負責?如果你在美國能這樣搞嗎?

台灣研究環境又如何呢?

出身德國在台灣教了八年書的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文哲,他認為:台灣研究環境不夠客觀,處處講升等、找關係。

還有更奇怪的。

根據聯合報報導:成大外語系教授鄒文莉,執行國科會、教育部研究計畫,涉嫌找學生當「人頭」詐領酬勞及津貼,連孩 子的保母費、家教費也拿來報帳,共詐領約一○八萬元,四十二歲鄒文莉開庭時向檢察官表示:許多教授都像她這樣做,用人頭虛報助理,用來支付研究計畫不易報 銷的行政費用…但檢察官發現,她所詐領的錢用在行政費用上的相當少(學 生當人頭 教授被控詐研究費)還有資歷較淺的大學副教授、助理教授們表示,部分教授因為資深、論文發表多,再加上研究成效不錯,申請的研究計畫經 費逐年提高,金額越多,詐領越容易。 冰山一角/大家都虛報?耗材、助理有黑洞

計程車司機忙一整天,累的半死,油價又一直漲,景氣差賺的就更少,這些教授只要動動筆就有外快,還有研究生當保母,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智慧型犯罪」?

就金額來說,各式各樣大計劃「鯨吞」的威力是幾十億計算的,教授們結黨營私,如鄒文莉教授所說「許多教授都像她這樣做,用人頭虛報助理」則是「蠶食」。過 去還有「蠹蟲專案」,辦的就是教授涉嫌拿了投標廠商的錢再擔任評審委員(當「教授」變 「蠹蟲」… ),更有台大法律系教授蔡茂寅被形容為「號稱國內財政法第一把交椅的台大法律系教授蔡茂寅,A起錢來果然也技高一籌…」( 夫子貪財 台大教授蔡茂寅A兩億),這些教授究竟怎麼了?

「會叫的野獸」毀人不倦外,怎麼有這麼多的教授「夫子貪財」?

現在台灣的學術界又搞政治又搞錢,台灣學術界有沒有如丘成桐所指控大陸學術界的「學閥」、「抄襲」大家心知肚明,毫無學術倫理濫採原住民基因研究的事也一 再發生(研 究倫理 早已經被扭曲),儒家有所謂「作之君、作之師」、「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或許某些人相當不屑封建時代那套,也或許某些教授嫌薪水少,但為 了錢與權勢這樣亂來,什麼叫「道貌岸然」?什麼叫「滿口仁義道德」?

這樣的教授怎麼有臉站在講台上授課?這樣的教授怎麼好意思叫學生不要作弊?

考試是手段,學習才是目的?錯了吧,成績才是目的!這些教授給我們上的最後一課就是:「學問是狗屁,不擇手段的賺錢才是王道!」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26



從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鼓勵生育有病:小孩要政府養,單身老人要誰養?
本文引用網址: